第二十五章 咄咄逼人

神级农场 +A -A

  为首的是一个挂着一杠三星的警察,其余三人都是挂着两拐的见习警员的警衔,胸前也没有警号,臂章上写着“辅警”两个字,显然并不是正式的民警。

  夏若飞对军衔了如指掌,对警衔则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他至少知道那个一杠三星的正式警察是这一行人里的领导。

  所以夏若飞微微皱眉,对那名警察说道:

  “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那名警察脸膛红通通的,嘴巴里还散发着浓烈的酒味,斜着眼瞥了夏若飞一眼,说道:

  “我们刚刚接到报警,你涉嫌殴打他人,现在我们正式传唤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吧!”

  夏若飞眼角的余光看到警车后座有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他心里哪里还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夏若飞开口,在夏若飞背上的虎子母亲就连忙说道:

  “李所长,若飞他年轻不懂事,你能不能通融通融?”

  这名一杠三星的警察本身也是小屿村的人,他就是钟强的舅舅李正义,现在是长平县临海镇派出所的副所长。

  这个李正义算是白瞎了他充满正气的名字,为人可是一点儿都不正义。这些年来他和身为小屿村村主任的钟强父亲互相勾结,横行乡里,狗屁倒灶的事情可没少干。

  所以虎子母亲自然也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恶名在外的李正义出现,让虎子的母亲无比担心。

  李正义轻哼了一声,说道:

  “通融?你以为国家的法律都是儿戏吗?犯了法通融通融就没事了吗?”

  这些年李正义伙同钟家人不知道做了多少犯法的事情,但这却并不妨碍他鼻孔朝天地打官腔。

  林巧在一旁壮着胆说道:

  “刚才明明是钟强带着人来要打若飞哥!若飞哥只是正当防卫!”

  李正义眼珠子一瞪,厉声道:

  “小姑娘,说话小心一点,你这是在质疑我吗?你是警察我是警察?我们办案需要你教吗?”

  林巧轻轻咬了咬下唇,还想为夏若飞辩解。夏若飞摆了摆手制止了她,然后对李正义说道:

  “警察同志,我可以跟你们去派出所。不过今天的事情和她们俩没关系,可以让她们离开吗?”

  夏若飞并不担心自己到了派出所会吃亏,他们这些从特战突击队退役的人员,地方政府都会有备案,即便执法机关要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都会有专门的机构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和协调。

  像今天这种情况,哪怕李正义要给夏若飞报个治安拘留,都立刻就会在内部系统中被中止,并且有专人马上前来临海镇派出所进行处理、调查。

  原因很简单,夏若飞这类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最危险的人形凶器,一旦他们遭受不公正待遇暴起伤人的话,将会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所以政府和军队在这方面是非常谨慎的。

  当然,如果真的是特战退役人员触犯了法律,那还是照样会依法处理的,只不过会将安保和看管级别提升到很高的程度。

  夏若飞唯一担心的就是虎子母亲和林巧了。

  他早就看出来这个李所长和钟强根本就是坑瀣一气,而钟强对林巧也是觊觎已久,一旦林巧也进了派出所,那钟强还能不趁机动手动脚?更何况虎子母亲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和惊吓。

  “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李正义冷哼道,“打架斗殴就发生了在林家,她们俩跟这事也脱不了干系!你们三人都得跟我去派出所!”

  夏若飞眼睛眯了起来,看着李正义淡淡地问道:

  “李所长,你确认要这么做?”

  被夏若飞盯住的这一刻,李正义莫名地感觉一阵心悸,就好像被凶猛地猎豹锁定目标了一样,情不自禁地低垂眼睛避开了夏若飞的目光。

  随后他又马上抬起了头,似乎为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怯懦感到恼羞成怒,又或者是在给自己壮胆,他狠声说道:

  “没错!你们三个人都得去派出所!怎么?你还想暴力抗法不成?”

  夏若飞强忍着怒火说道:

  “阿姨和林巧是烈士家属,而且人是我打的,你们又何必为难两个孤儿寡母呢?”

  李正义冷笑道:

  “烈士家属?烈士家属值几毛钱一斤?在临海镇就没有老子不能抓的人!你再�嗦就是暴力抗法,到时候罪加一等!”

  夏若飞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眼睛里喷出怒火来,狠狠地盯着得意洋洋的李正义。

  李正义吓得后退了一步,手抓住了枪把,说道:

  “你想干什么?”

  他来之前就听钟强说过夏若飞那恐怖的身手,所以见状也是如临大敌。

  虎子母亲连忙扯了扯夏若飞的衣服,说道:

  “若飞,冷静点……”

  夏若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

  “阿姨,我没事的……”

  夏若飞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地看着李正义说道:

  “好,我们跟你去派出所,希望一会儿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李正义冷笑道:

  “少废话!给我上车!”

  说完他从旁边一个辅警使了个眼色,那辅警立刻拿着手铐走了上来,夏若飞也没有反抗,只是脸上带着冷笑任由那辅警将自己铐上。

  至于林巧和虎子母亲,倒是没有被戴上手铐――在李正义眼中,只有夏若飞才是最大的威胁,那母女俩弱不禁风的样子,根本不会让他有所担心。

  一行人来到警车前,夏若飞三人被押送上了警车后部用来关押嫌疑人的铁笼中,两个辅警也跟着进了铁笼,警惕地盯着夏若飞。

  坐在警车后座的钟强这时看到夏若飞已经被上了手铐,也是心中大定。回头隔着铁笼朝夏若飞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说道:

  “小子,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夏若飞对钟强的威胁视而不见,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钟强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他有些贪婪地打量了惊恐的林巧几眼,这才恋恋不舍地转过了头去。

  警车在村口调头,朝着临海镇飞驰而去。

  警车内,夏若飞戴着手铐的手别扭地伸进了衣兜里,那两名辅警如临大敌,其中一人厉声问道:

  “你干什么?”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掏出自己的山寨手机说道:

  “我打个电话不行吗?”

  “不许打!”辅警厉喝道,说着就起身要过来抢夺夏若飞的手机。

  铁笼内空间十分狭小,而夏若飞又戴着手铐,那辅警满以为自己会手到擒来。

  可是他没想到夏若飞突然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用膝盖重重一顶,他顿时感觉肚子遭受重击,差点当场就吐了出来。

  紧接着那辅警眼前一花,夏若飞已经闪身到了他身后,两手往他的脖子上一勒,手铐之间的铁链顿时卡在了他的喉咙上。

  那辅警双手抓住手铐,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但是却掰不动分毫,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

  这时另外一个辅警也回过神来了,不过夏若飞却已经占据了铁笼一角的有利位置,而且还挟持了自己的同伴,他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坐在警车后座的李正义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后面的情况,连忙掏出配枪,隔着铁丝对准了夏若飞,喊道:

  “快住手!不然我开枪了!”

  夏若飞早已将那名辅警当做了自己的人肉盾牌,利用狭小的地形将自己隐藏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惧怕李正义的威胁。

  虎子母亲和林巧已经被刚才的一幕吓呆了,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虎子母亲连忙说道:

  “若飞,别冲动……”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

  “阿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说完他又谑笑着对李正义说道:

  “别紧张!我只不过是想打个电话而已,不过你如果再不把枪放下,你这位兄弟就真的要憋死了……”

  这时那名辅警已经因为缺氧,脸膛憋得紫红紫红的。

  李正义也有些慌了,把枪收了起来,说道:

  “你快松开他!你这是袭警知道吗?”

  夏若飞见他把枪收了,手头也稍微放松了一些,那辅警连忙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有一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觉。

  钟强看到这一幕,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是感觉一阵狂喜――打架斗殴事情并不大,就算找关系出个比较严重的伤情鉴定,最多也就是判几年,现在这小子自己找死,居然在警车上挟持警务人员,这下罪可就大了!

  夏若飞对钟强的想法自然没有半点兴趣,对李正义的威胁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用山寨手机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然后将耳朵凑到了手机上。

  他手中戴着手铐,而且手铐还绕过身前辅警的脖子,这样打电话姿势自然是十分的别扭。

  不过这对于特种精英夏若飞来说,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一个沉稳的声音强压着激动道:

  “你个臭小子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他娘的人间蒸发了呢!”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