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要走一起走

神级农场 +A -A

  “你……你想干什么?”钟强吓得连砍刀都拿不稳,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他连连退后,色厉内荏地喊道:

  “别过来!我舅舅可是派出所的副所长,你敢动我就死定了!”

  夏若飞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依然不急不缓地朝着钟强走去。

  虽然夏若飞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步步地走向钟强,但是钟强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他到现在都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带来的十几个人,怎么连一分钟不到就全被放倒了呢?我们这边还都带了武器,这小子可是赤手空拳啊!

  他……简直是个魔鬼!

  钟强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大叫了一声扭头就朝门外跑去,至于那十几个狐朋狗友,他才没空去管了呢!

  夏若飞冷哼了一声,助跑了几步一个飞腿,钟强整个人顿时飞了起来,摔了个嘴啃泥,牙齿刚好磕在门槛上,两颗门牙一下子就磕掉了,疼得他哇哇叫了起来。

  夏若飞走上前去,单手轻松地将钟强拎了起来,眼中不带丝毫感情,淡淡地说道:

  “你刚刚说什么?烈属不算啥?你还想揍虎子?”

  “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饶了我吧!”钟强又痛又怕,忍不住哭了起来。

  泪水混着嘴巴里的血水,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狼狈。

  夏若飞厌恶地看了痛哭流涕的钟强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出手快如闪电地连续扇了他十几个耳光,然后一松手,钟强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夏若飞出手极重,钟强一嘴的牙齿几乎都被打掉了,两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猪头一样,十分的凄惨。

  “带上你的人消失!”夏若飞淡淡地说道,“再有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系系系……我们马上滚……”钟强缺了牙齿说话有点漏风。

  他和十几个小混混互相搀扶着,屁滚尿流地消失在了夏若飞和林巧的视线中。

  “若飞哥!你太厉害了!”林巧眼睛里放光,微微仰头看着夏若飞说道。

  她的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崇拜。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

  “几个小混混罢了,我跟你哥当年可是连穷凶极恶的国际毒贩都抓过的!”

  夏若飞说到这的时候,声音突然一顿,他和林巧两人同时露出了黯然的神色,他们自然是又想到了牺牲的虎子。

  林巧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她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然后挤出一丝微笑说道:

  “若飞哥,我们进去吧!我妈肯定还在担心呢!”

  两人回到屋内,虎子母亲果然一脸焦急地坐在床边,见两人进来连忙问道:

  “怎么样了?我好像听到外面打起来了,若飞你没受伤吧?”

  夏若飞还没有开口,林巧就笑着说道:

  “妈!若飞哥可厉害了!您刚才是没看到,若飞哥一个人打他们十几个,两三下就把所有人都放倒了,钟强都被若飞哥打成猪头了!”

  这些日子林巧没少受到钟强的骚扰,今天看到夏若飞痛揍钟强,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爽快感。

  虎子母亲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说道:

  “若飞,你又把钟强打了?”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

  “阿姨,我也不想动手的,只是这帮人出言不逊,实在是太可恶,而且也是他们先动的手……”

  “这可怎么是好啊……”虎子母亲一脸的焦急,说道,“若飞,你赶快走!离开小屿村,钟强家里势力很大,我们平头百姓惹不起他的……”

  这时,林巧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忙说道:

  “对对对,若飞哥,你快走!只要离开小屿村,离开长平县,钟强势力再大也奈何不了你的!”

  她一边说一边将夏若飞往门外推。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刚才一通乱揍,痛快是痛快了,但是后遗症似乎也不小。

  他当然不能这么一走了之。

  他走了以后,剩下虎子母亲和林巧孤儿寡母两个,钟强要是来报复的话,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虎子不在了,而且是为了救自己牺牲的,自己怎么可能丢下她们娘俩不管,自顾自地离去呢?

  夏若飞略一思忖,就开口说道:

  “阿姨,林巧,要不这样吧!你们俩也跟我一起走,先到三山市去住几天,剩下的事情回头再说。”

  虎子母亲说道:

  “若飞,你别管我们了!阿姨在这村子里住了几十年,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只要你不在这里,钟家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林巧脸色微微一变,嘴巴张了张,不过却啥也没说。

  夏若飞哪里不知道虎子母亲这是安慰自己?就钟强那个尿性,如果自己一走了之,她们娘俩肯定要倒霉。

  所以夏若飞说道:

  “阿姨,您要是不跟我一起走,那我也不走了。就留在这里等着!看看那个钟强能翻出什么花来!”

  “你……”虎子母亲没想到夏若飞这么犟,“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

  夏若飞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自顾自地找了椅子坐下来,说道:

  “阿姨,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您看着办吧……”

  虎子母亲一脸的焦急,她知道再拖下去时间就来不及了。这些年来钟强横行乡里,他的那些手段自己都清楚得很,夏若飞身手再好,遇上官家的人也一样要吃亏。

  最后,虎子母亲只能无奈地妥协道:

  “好吧……那我们一起走……若飞,动作快一点,不然真来不及了!”

  夏若飞咧嘴一笑,说道:

  “这就对了嘛!阿姨,您这病正好也需要到三山市去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咱们这就走吧!”

  林巧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显然刚才她对于要留下来这件事情,也是心存顾忌的。

  “东西不用收拾了!到三山市买新的就好了!”夏若飞说道,“巧儿,你把阿姨扶过来,我背她走!”

  很快,夏若飞便背着虎子母亲走出了门,林巧则紧紧地跟在两人身后。

  至于院门,早就被钟强等人踢坏了,加上家里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干脆也就没有管。

  要回市区,必须到村口的县道上才能拦到车,所以夏若飞背着虎子母亲,带着林巧径直朝村外的公路走去。

  然而一行三人来到村口后,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等到路过的中巴车。

  这时,夏若飞听到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很快就看到一辆警车来到了村口。

  看着三四个穿着警服的人下车后径直朝自己这边跑来,夏若飞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