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摧枯拉朽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推开门,面沉如水地走到屋外。

  破败的院子里站着十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钢管、砍刀等武器,那破旧的院门已经被他们踢倒了,在地上裂成了几块。

  为首的正是在村口调戏林巧的钟强。

  钟强的脸高高肿起,一边眼眶青肿,更是平添了几分狰狞。

  见到夏若飞出来,钟强的眼中流露出了狠厉之色,冷笑道:

  “小子有种!打了我竟然还敢留在小屿村,今天爷爷不好好教训你一顿,还真是对不起你啊!”

  之前在村口钟强三人毫无抵抗之力就被夏若飞撂倒,所以他也知道夏若飞身手不错,这次过来报复一下子就喊了十几个小混混,而且每个人都拿着武器。

  在钟强看来,夏若飞就算再厉害也敌不过他们这么多人的。

  夏若飞眼神平淡地看了这些摩拳擦掌的小混混一眼,然后才盯着钟强的眼睛,平静地问道:

  “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钟强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想干什么?大军,告诉他我们想干什么?”

  钟强旁边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染着一头黄毛的青年立刻谑笑着说道:

  “小子,我们来这里,当然是搞你了!难道还找你喝茶聊天不成?”

  小混混们也都哄堂大笑起来,纷纷说道:

  “哈哈!这****脑子有毛病吧?”

  “我看他是被强哥吓傻了吧……”

  大军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说道:

  “小子,现在跪下来给强哥赔礼道歉,我们下手的时候还可以轻一点,要不然……嘿嘿!”

  夏若飞冷眼看着这群嚣张跋扈的混混,嘴角轻轻一撇,望着钟强说道:

  “这么说,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了?”

  夏若飞的冷静和无视,让钟强有些恼怒,他冷哼了一声说道:

  “谈个屁啊!在小屿村敢打老子的人,你还是第一个。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废,就跟你姓!还有这林家也脱不了干系,一会儿老子就把这破房子给拆了!”

  夏若飞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说道:

  “林家可是烈属,她们的房子你也敢动?”

  钟强嚣张地大笑了起来,说道:

  “烈属?烈属算个屁啊!林虎那小子以前我就看他不顺眼,要不是他在部队挂了,老子连他也一起打!”

  夏若飞心中的一团烈火开始熊熊燃烧,眼神变得无比凌厉,整个人身上突然就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息――这是在战场上真正见过血的军人身上才有的杀气。

  钟强之前怎么嚣张跋扈,怎么冷嘲热讽,夏若飞都并没有动真火,毕竟在他眼中这种小混混完全上不了台面。

  但是钟强说到烈属时的那种不屑,尤其是言语中侮辱了虎子,夏若飞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股嗜杀之意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距离夏若飞最近的钟强莫名其妙感觉身上一阵发冷,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心底产生一股凉意,好像眼前这个年轻人一下子变成了杀神一般。

  夏若飞的双拳慢慢的握紧,两只眼睛也变得血红。

  其实这种状态很危险。

  夏若飞和虎子都是出自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接受过最严苛的特种兵训练,还经历过许多次实战的考验。可以说他们就是最锐利的人形杀人武器,哪怕是赤手空拳也危险无比。

  人身上是有许多脆弱的致命部位的,夏若飞无疑对这些部位了如指掌。

  他的情绪一旦失控,毫不夸张地说,眼前这十几个小混混绝对有性命之忧。

  此时的夏若飞,就处在情绪失控的边缘。

  就在这时,一个脆生生地声音响了起来:

  “若飞哥!”

  原来是林巧在屋里觉得不放心,壮着胆子走出来看看情况。

  夏若飞一听到林巧的声音,心中那股快要沸腾的杀意一下子就收敛了下去。

  而钟强等人也一下子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巧儿,你怎么出来了?”夏若飞微微皱眉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进去。”

  “我不要!”林巧一看钟强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哪里还肯进去?她一把抓住夏若飞的手臂,对钟强说道,“钟强,今天的事情跟若飞哥没关系,你有什么冲我来!”

  钟强刚刚被夏若飞吓退了一步,在自己小弟面前自然感觉大丢面子。现在他又看到林巧和夏若飞这么亲密,心中更是又妒又恨,咬牙切齿地说道:

  “兄弟们!一起上,好好教教这小子怎么做人!”

  小混混们哄然答应,一个个举着钢管、砍刀,不怀好意地看着夏若飞,朝他围了过来。

  林巧顿时吓得小脸都白了,夏若飞将她护在身后,淡淡地说道:

  “巧儿,把眼睛闭上……”

  “啊?”林巧楞了一下。

  “听话。”夏若飞平静地说道。

  然后林巧就感觉自己的柔荑被夏若飞抓住,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夏若飞不慌不忙地将林巧的手抬起来挡住她的眼睛,说道:

  “站在这里不要动。”

  林巧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风掠过,然后耳边就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她忍不住偷偷地将手指张开一条缝往外望去,只见夏若飞一个人犹如虎入狼群,十几个拿着管制刀具、钢管、车链的小混混围着他,却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

  倒是夏若飞每次出手,就一定有一个甚至好几个小混混被打倒。

  只要是被夏若飞打到的小混混,倒地之后每一个站得起来的,全都龇牙咧嘴地在地上惨叫。

  一转眼工夫,十几个小混混就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每个人都疼得直哼哼,根本起不了身。

  就只剩下钟强还站着。

  他的眼中露出了极度的恐惧,身体瑟瑟发抖,手上还举着一把砍刀,就如泥塑一般地愣在了那里,看起来十分滑稽。

  夏若飞连头发都没有乱,十分轻松地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冷笑,迈步朝着钟强走了过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