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立竿见影

神级农场 +A -A

  林巧端着一杯水过来给夏若飞,见夏若飞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出来,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若飞哥,这是中药吗?”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

  “差不多吧!巧儿,你去拿个杯子来,快!”

  林巧连忙去找了一个小玻璃杯出来,就是喝啤酒的那种一口杯。

  她把杯子清洗干净,又用开水烫了一遍,这才递给了夏若飞。

  夏若飞拧开矿泉水瓶盖,倒了一杯稀释过的花瓣溶液出来,对虎子母亲说道:

  “阿姨……快把药喝了……”

  虎子母亲心里其实是不报任何希望的,她十分清楚自己的病如果不换肾的话,就会日渐加重,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偏方可以治疗。

  不过夏若飞大老远的送药来,她也不好拂了人家一片好心,因此艰难地点了点头,虚弱地说道:

  “谢谢……若飞,你有心了!”

  “阿姨!我跟虎子是过命的交情,客气话您就别说了,快喝药吧!”夏若飞说道。

  然后他上前去一手撑着虎子母亲的后背,另一手拿着杯子,小心地将一杯花瓣溶液喂虎子母亲喝了下去。

  连续喂虎子母亲喝了三杯花瓣溶液,夏若飞也略微安心了一些。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虎子的母亲看。

  一旁的林巧有些好笑地说道:

  “若飞哥!我妈刚喝完药,就算是这药对症也不可能这么快见效的……”

  夏若飞微微一笑,没有去反驳林巧的话。

  而虎子母亲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说道:

  “巧儿,这……这药好像真的有效!我感觉比刚才好多了……”

  “啊?不会吧!真的这么快就见效?”林巧惊得瞪大了眼睛道。

  就在林巧大惊小怪的时候,夏若飞已经仔细地观察了虎子母亲的情况,发现花瓣溶液喝下去之后,她的脸色明显开始变得有血色了,而且水肿竟然也在慢慢消退。

  见此情景,夏若飞这颗心总算是彻底放下了。

  “若飞、巧儿,我好像感觉肚子里暖烘烘的,整个人都有力气多了,也不那么难受了!”虎子的母亲说道。

  她说话的中气明显都足了很多。

  林巧也发现自己母亲的面色开始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明显有精神了。她开始只是惊讶,但紧接着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眼眶一下子红了。

  她拉了拉夏若飞的衣袖,示意他出去说话,见夏若飞没有反应,干脆拉着夏若飞的手就往外走。

  夏若飞本来还想再观察一下虎子母亲的情况,没想到林巧一个劲儿把他往外拉,他也只能一头雾水地跟着出了屋。

  一出门夏若飞就看到林巧眼眶红红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了,连忙问道:

  “巧儿,怎么了?”

  “若飞哥……我……我妈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林巧哽咽地说道,“她……她该不会是……”

  “是什么呀?”夏若飞不解地说道,“我看她挺好的呀!那药效果明显嘛!”

  林巧焦急道:

  “不是啊!我……我听人说……病人在……在去世之前会突然变得有精神起来,那……”

  夏若飞不禁哑然失笑,说道:

  “你是说回光返照?”

  林巧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带着哭腔道:

  “连你也这么觉得?”

  夏若飞忍不住轻轻地拍了一下林巧的头,说道:

  “你这丫头成天胡思乱想啥呢?连回光返照都出来了……阿姨明明好好的,你可别咒她啊!”

  “真的不是回光返照?”林巧眼中露出了一丝希冀。

  “我说不是就不是!你还信不过若飞哥?”夏若飞说道,“拜托你对我带来的药有点信心好不好……”

  这时,从屋子里传来了虎子母亲的声音:

  “巧儿,你拉你若飞哥出去嘀咕啥呢?快进来给我倒杯水!”

  林巧听到母亲的声音也是中气十足,加上夏若飞也已经打了包票,这才破涕为笑,朝夏若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高声应道:

  “来啦!”

  说完,她就蹦蹦跳跳地跑进屋去给母亲倒水了。

  夏若飞看着林巧青春逼人的背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回到屋内,只见虎子母亲坐在床边,自己拿着水杯在大口喝水。

  她看到夏若飞进来,便把水杯递给林巧,然后问道:

  “若飞啊!你带来的是什么药啊?这效果也太好了……”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

  “阿姨,效果好是好事儿啊!这瓶药喝完我再给您送,您每天喝坚持喝三杯,早中晚各一杯,要不了多久估计病就会彻底好了。”

  不换肾就治好自己的病,虎子母亲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但喝了夏若飞带来的药之后,她却莫名地有了信心。

  因为这药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虎子母亲微笑着点了点头,林巧此刻也终于相信母亲根本不是回光返照,而是因为服用了夏若飞带来的药物,病情出现了极大好转,她一双妙目也是充满了感激地望向了夏若飞。

  接着,林巧又想起了那钟强的事情,脸色微微一变说道:

  “若飞哥,这边没什么事了,你还是快走吧!”

  虎子母亲听了,不禁责怪道:

  “巧儿,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礼数?你若飞哥大老远赶来给我送药,连口热水都没喝,怎么就赶人家走啊?”

  林巧急得满脸通红,说道:

  “妈,你误会了,不是我要赶若飞哥走,是……哎呀这是急死了,若飞哥,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虎子母亲见状更是一头雾水,她正想开口询问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嚣张的声音:

  “走?往哪儿走?在小屿村还没有人能在打了我之后一走了之的!”

  “是钟强!”虎子母亲脸色大变,问道,“若飞,你和钟强发生冲突了?”

  “他们在村口缠着巧儿,我随手教训了他一顿。”夏若飞若无其事地说道,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显然并不把这个钟强放在心上。

  虎子母亲听了立刻就挣扎着要下床,说道:

  “若飞,我……我去和他说说好话,毕竟我是长辈……”

  夏若飞连忙拦住了虎子母亲,说道:

  “阿姨,您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千万不能下床。”

  说完,夏若飞又望向了林巧,说道:

  “巧儿,照顾好阿姨!”

  林巧点了点头,接着又担心地看了看门口,说道:

  “可是……”

  这时门外的钟强还在叫嚣:

  “小子,刚才不是很吊吗?怎么当起缩头乌龟来了?再不滚出来我可就踹门啦!哈哈,你该不会是正在和母女花玩双飞吧……”

  “那这小子惨了,被强哥这么一吓,估计以后都要不举了,哈哈哈哈……”钟强带来的小混混们也跟着肆意戏谑。

  夏若飞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寒芒,不过很快就收敛了,他在看向林巧的时候,目光又恢复了温和,说道:

  “没事儿的,几个小角色而已,我出去把他们打发了……”

  说完,他迈步就朝门外走去。

  林巧也想跟上来,却被夏若飞的目光制止了,她望着夏若飞不急不缓往外走的背影,这一刻那背影似乎变得很高大巍峨,她心中的惶恐不安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