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惊动市长

神级农场 +A -A

  田教授一见到田慧兰,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说道:

  “慧兰,你跟他们说说,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让我马上出院!”

  田慧兰面露难色地说道:

  “爸!心脏的问题不容小视,我们还是听医生的吧!”

  说完,田慧兰又朝何院长使了个眼色。

  何院长连忙心领神会地上前说道:

  “田教授,急性心梗可不是一般的小病,您虽然现在检查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保险起见还是要留院观察一两天的,万一病情出现变化,我们也好及时处置……”

  一直陪在田教授身边的那位中年医生也说道:

  “田教授,从检查结果来看,虽然暂时没有发现太严重的问题,但是具体的我们还需要组织专家会诊,您现在贸然出院的话,有可能会发生不可预知的危险啊!”

  田教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算了算了……住院就住院吧!”

  田教授也深知自己以女儿的地位,医院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草率地让自己出院的,真要出了问题他们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这在他通知田慧兰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如果不是另有事情要田慧兰办,田教授肯定不会惊动自己的女儿。

  田慧兰见自己的父亲语气松动,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正准备详细询问一下父亲的病情的时候,田教授又开口说道:

  “慧兰,你跟我进来一下,我有事情找你。”

  “哦……好的!”

  田慧兰接替那女护士,亲手推着轮椅进了病房。

  何院长等人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地跟进去,一个个都站在门口等候。

  田慧兰关好病房门,回身说道:

  “爸,您怎么又一个人出门了?我不是让小沈跟着您吗?这次还好没导致严重的后果,不然……”

  田教授摆了摆手,说道:

  “不说这个了,慧兰,我通知你过来是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办!”

  “您说。”田慧兰连忙说道,认真地做出倾听的样子。

  田慧兰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向低调,在大学里除了一些老同事之外,甚少有人知道他就是田市长的父亲。这次如果不是他主动打电话通知自己,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肯定也都认不出他来。

  所以,父亲这么做,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田教授开口说道:

  “我这次能转危为安,多亏了一个小伙子,如果不是他给我急救,我恐怕都撑不到救护车来……”

  接着田教授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田慧兰一听脸色大变,她没想到父亲这次病发如此凶险,现在也不禁后背一阵发凉,心里十分后怕。

  “那我们真是要好好感谢人家……”田慧兰说道。

  田教授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说的就是这个事儿,但是现场很乱,那小伙子又不愿意留下联系方式,虽然我把名片给了他,但恐怕人家也不一定会主动联系我。所以你马上安排人查一下那个小伙子的身份,回头我们要好好谢谢他!”

  田慧兰立刻正色说道:

  “我知道了,这个事儿我会马上安排的。”

  事发地段监控很多,而且夏若飞还在窗口购买了车票,以田慧兰的身份地位,要查出他的身份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爸,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您就在这儿好好休息吧!千万别再说什么出院的事情了……”田慧兰接着说道。

  她刚才听到田教授说病发时那么严重的情况,早就吓得心砰砰跳了,更加坚持要田教授留在医院了。

  田慧兰扶着田教授在病床上躺下,给他盖好被子之后,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病房。

  门口何院长和心内科的陈主任还在等待,见田慧兰出来,他们也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田慧兰朝他们摆了摆手,接着又对自己的秘书说道:

  “小吴,你过来一下。”

  女秘书吴丽晴快步走到田慧兰的身边,恭敬地问道:

  “田市长,有什么指示?”

  田慧兰低声地将田教授吩咐的事情向小吴说了一遍,然后说道:

  “我这边你不用管了,你现在就去负责这个事情,下午下班前我要看到结果!”

  “是!”吴丽晴说道,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田慧兰安排完田教授交办的事情,这才走向何院长和陈主任,问道:

  “麻烦两位给我说说我父亲的病情吧!”

  何院长和陈主任两人都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陈主任连忙说道:

  “田市长,到我办公室说吧!”

  两人的神色之所以会有些奇怪,是因为刚刚交流过田教授的病情。

  刚才田慧兰与田教授进了病房之后,何院长就把陈主任拉到一边了解情况。

  陈主任本来就被田教授的病情搞得一头雾水,只不过田慧兰和田教授在场他不好说什么,何院长一问他自然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田教授的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心脏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各方面指标相对于田教授这个年纪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好,根本没有心梗的情况。

  可是出诊医生的诊断就是急性心梗。在120赶到现场的时候,虽然情况不算很危急,但症状是非常明显的,这些在出诊报告里都有体现,应该就是急性心梗无疑。

  也正是因为这前后矛盾的两个结果,让陈主任百思不得其解。

  出诊医生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失误,而这次检查的结果却又摆在这儿,实在是没法解释。

  其实陈主任哪里知道,夏若飞给田教授喂进去的花瓣溶液对各种病症都有奇效,只不过他担心惊世骇俗,所以使用的量有点少,不然田教授当时就直接没事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120的医生到现场的时候,田教授还有一些心肌梗死的症状。但是等到救护车回到医院,那花瓣溶液已经彻底发挥了效果,田教授心脏的病变已经完全被治愈了。

  何院长和陈主任也是面面相觑,半天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来。

  总不能告诉田市长,您父亲没有任何毛病,心脏比一般人都要健康吧?

  人家明明是晕倒送院的,难道是装病不成?再说这个结论一下,万一以后除了什么问题,这个责任谁负得起?

  人家可是田市长的父亲啊!

  所以来到陈主任的办公室后,他们向田慧兰汇报的时候也只能含糊其辞,说从检查结果看问题不是很严重,建议再留院观察几天,同时开点药物调理一下之类的。

  何院长和陈主任汇报的时候难免夹杂了一些专业词汇,田慧兰也听不太懂。

  不过她只要知道父亲没有生命危险就行了。

  田慧兰听了汇报之后,对那个向父亲伸出援手的年轻人也是更加感激。在她看来肯定是那年轻人身上刚好带了心脏病的急救药物,才及时挽救了父亲的生命。

  公务繁忙的田慧兰听完病情介绍后,对何院长和陈主任表示了感谢,然后又回到病房去和父亲说了会儿话,叮嘱他要遵从医嘱,安心住几天院,然后就离开医院返回了市政府。

  还不知道自己救了市长大人父亲的夏若飞,此时才刚刚抵达长平县城的汽车站,满心想着的都是去给虎子母亲治病的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