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特殊病患

神级农场 +A -A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客运南站,在城区拥堵的道路中停停走走,大约半个小时后上了绕城快速路,车速也提了起来。

  夏若飞一直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心情却是有些激荡。

  这花瓣溶液对那么严重的急性心梗都有奇效,也让夏若飞对治好虎子母亲的尿毒症有了更强的信心。

  他睁开眼睛,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张名片看了一下。

  只见上面写着“三山大学生命科学与工程学院田儒文教授”,上面还有他的办公室电话和私人手机、邮箱等信息。

  没想到自己救的那个老人,居然还是一个大学教授?夏若飞也是微微地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这个事情对夏若飞而言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他之所以收下名片,只不过是为了尽快脱身,以免误了车子,并没有挟恩图报的想法,以后肯定也是不可能会联系这位田老教授的。

  ……

  就在夏若飞乘坐的中巴车朝着长平县驶去的时候,三山市人民医院门口,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正肃立等待,进出的医护人员明显都变得有些拘谨,很显然,这群白大褂都是医院的领导。

  一辆黑色的奥迪A6以很快的速度行驶过来,停在了医院门诊大楼前。

  副驾驶侧的车门迅速打开,一个三十出头、穿着米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快速下车。不过还没等她绕到后座这边,后座的车门就已经直接打开了,一位穿着黑色职业小西服的女士一脸焦急地下了车来。

  这位女士大约四十五六岁,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看起来有几分丰腴但却绝不肥胖,颇有些风韵犹存的感觉。

  她下车往那一站,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这一种气势。这种气势必然是久居上位日积月累形成的,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具有。

  等候在门诊楼前的医院领导们见到这辆奥迪A6,就已经快步迎了上来,只是他们也没料到这位女士居然没等秘书开门,就直接自己推门下车了,因此领导们不得不加快脚步,直接是小跑着来到了那位女士的面前。

  其中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白大褂领先其他医院领导半步,来到那位女士的面前,带着一丝恭敬叫道:

  “田市长!”

  如果经常关注本地新闻的人,定然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位穿着黑色职业小西服的********,就是三山市的市长田慧兰。

  这可是一位政治明星。

  本身在父权社会里,女性官员尤其是女性高官就是凤毛麟角,而这位田市长在四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跻身正厅级领导岗位,而且是省会城市三山市的市长,这就更加惹人注目了。

  如今她任职已有五六年时间,这五六年也是三山市大踏步发展的五六年,亮眼的政绩数不胜数。

  今年是换届年,坊间传言田市长很可能会更进一步,接替即将到龄退休的杜书记,担任三山市的********。

  要知道省会城市的书记都是省委常委兼任的,也就是说,这位女市长极有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副部级的高官,而且还是拥有很大实权的省委常委。

  这样的大人物驾临,也难怪市人民医院的领导班子“倾巢而出”,一个不落地全都来到了门口迎接。

  田慧兰脸上写满了焦急,也顾不得和这些医院领导寒暄,直接问道:

  “何院长,我父亲怎么样了?”

  “田市长,接到您的电话之后我马上就去了解了情况,田教授确实是我院收治的。”何院长连忙汇报道,“初步诊断是急性心肌梗死,不过您放心,情况不算很严重,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田慧兰一听,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接着又皱眉说道:

  “我父亲的心脏一直都挺不错的呀!怎么会突发心梗呢?”

  何院长连忙解释道:

  “田市长,有的心血管病变,初期可能症状不是很明显,病人本身是察觉不到的,甚至例行的体检也不一定能查出来。而且田教授年龄这么大了,身体器官出现一些小问题也是正常的……”

  田慧兰点了点头,说道:

  “何院长,我父亲现在在哪儿?”

  “我已经安排了心血管内科的陈主任亲自跟进,现在应该正在进行全面的检查,我这就带您过去!”何院长说道。

  田慧兰点了点头,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医院领导们,说道:

  “何院长陪着我就可以了,同志们都回去工作吧!”

  本来医院领导班子齐齐出现,就是为了体现对领导的重视。但人家现在老爷子突发急病住院,自然不可能像平时视察一般前呼后拥,作个指示什么的。

  所以医院领导们立刻识趣地纷纷告辞离去。

  何院长则陪着田慧兰和她的秘书吴丽倩快步走向了电梯。

  在电梯里,何院长接到了一个电话,匆匆说了几句之后他立刻就挂掉了,然后对田慧兰说道:

  “田院长,田教授已经完成了检查,我们已经安排了高干病房……”

  “那我们直接去病房等吧!”田慧兰立刻说道。

  “好的好的。”何院长一边说,一边按下楼层按钮。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安排好的高干病房,这是市人民医院条件最好的病房,不但有小型的会客厅,而且还有书房、陪护房和小厨房,各类设施相当完备。

  田慧兰一行人在病房里等了一小会儿,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田教授的声音:

  “既然我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就不用住院这么麻烦了吧!我想直接回去了!”

  “田教授,急性心梗可不是开玩笑的,您必须留院观察才行!”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

  田慧兰连忙打开病房门走出去,一出门她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一脸无奈地坐在一个轮椅上,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正推着轮椅,另外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一边走一边和他解释着。

  这个老人正是夏若飞在客运南站救下的那位田教授。

  夏若飞也不会想到,自己恰逢其会救下的一个老人,竟然是三山市父母官、耀眼的女政治明星的父亲。

  田教授一头银白的头发有点乱,额头上还贴着一块纱布――他晕倒的时候在地上磕破了额头,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田慧兰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她快步走上前去,带着一丝哽咽问道:

  “爸!您感觉怎么样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