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急性心梗

神级农场 +A -A

  虎子家住在三山市的郊县长平县。

  夏若飞出门之后就直奔客运南站,三山到长平的中巴车半个小时就有一班,夏若飞很快就在售票窗口买到了最近一班去长平的车票,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发车。

  夏若飞离开售票窗口就准备直接进站候车。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和惊叫,夏若飞转头望去,远远的看见有个老人躺在地上,很快旁边就围了一些人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不过就是没有人上前去。

  夏若飞连忙快步走过去。

  这时老人身边已经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夏若飞用力地挤进去,还有人不满地叫道:

  “挤什么挤?”

  夏若飞无暇跟人计较,他看到一个大约七八十岁,满头银发的老人痛苦地躺在地上。

  一定是突发急病了!夏若飞顾不得多想,连忙上前去准备查看施救。

  这时,旁边看热闹的人纷纷劝道:

  “哎!小伙子,别过去,小心被讹啊!”

  “是啊!这老人一看就病得很厉害,你可千万别自找麻烦啊!”

  “别过去了,我已经打了120!”

  夏若飞不禁在心里苦笑了起来。现在社会上确实存在一些怪现状,比如著名的南京******,还有不少类似的案例,导致老人倒地后很多人根本都不敢去碰,就怕惹麻烦上身。

  不过夏若飞受军队培养教育多年,却是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老人这么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而无动于衷,他的良心过不去。

  因此他根本没有犹豫就快走两步来到老人身前蹲下,只见这老人双目紧闭,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面色十分苍白,嘴唇已经有些微微发紫了。

  夏若飞轻轻地伸出手指探了一下老人的鼻息,已经十分的微弱了,而且明显感觉到老人的皮肤是冰冷的。

  急性心肌梗死!

  夏若飞的脑中浮现了这么几个字。他在军队里也是接受过急救训练的,虽然比不上专业的医生,但是一般的判断还是有的。

  他第一反应就是迅速在老人家身上摸索,一般情况下,心脏病人都会随身携带硝酸甘油等药物,可是夏若飞却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药物。

  夏若飞想到也许这个老人并没有心脏病史,这次完全是急性突发的病症,身上自然也不可能携带心脏病的药物。

  他头也不回地喊道:

  “麻烦哪位打一下120!”

  “小伙子,已经有人打过120了,你快起来吧!别到时候惹上甩不掉的麻烦啊!”有人提醒道。

  夏若飞听到有人已经打了120,没有理会那个人的提醒,直接将原本侧躺着的老人换成平卧的姿势,并将老人的双脚微微抬高,把自己的军用挎包垫在他的脚下。

  然后连忙又探了探老人的脉搏,发现也是十分微弱。

  老人的情况越来越差,夏若飞知道这样下去几分钟内老人就会死去,根本等不到救护车赶来,他不禁变得焦急起来。

  这时,夏若飞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垫在那老人脚底下的军用挎包,突然福至心灵。

  他连忙一把拿过挎包,迅速从里面取出那瓶“葡萄汁”,然后用力撬开老人的嘴巴,将“葡萄汁”往他嘴里灌了几口。

  夏若飞收好那瓶药水之后,有些紧张地关注着老人的情况――虽然那花瓣已经确定对自己的渐冻人症都有效果,但这毕竟是稀释过的溶液,而且能不能对这么严重的心肌梗死也有效果,夏若飞心里也是没有底。

  好在那花瓣溶液并没有让夏若飞失望。

  老人喝下之后没一会儿,呼吸就开始变得平稳有力起来,脸色也慢慢地恢复了红润。

  夏若飞见此情景,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围观的人也都看出来,在夏若飞喂那老人喝下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液体之后,老人的病情正在快速好转,他们也不禁啧啧称奇。

  老人还没有醒过来,夏若飞也不敢就此离去,就这么蹲在旁边关注着老人的情况。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老人的呼吸已经彻底平稳了,脸色也恢复如常。

  他先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

  “这小伙子太厉害了!”

  “是啊!刚才我都觉得这老人家快要不行了呢!”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我……我这是怎么了?”老人声音虚弱地问道。

  夏若飞说道:

  “老人家,您刚刚晕倒了,可能是急性心肌梗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胸口还有点闷……不过已经好多了……”老人说道。

  夏若飞点头说道:

  “那就好!您躺在地上别动,已经有人打了120,一会儿救护车就到,您还是到医院去做个彻底的检查和治疗吧!”

  夏若飞刚才只是给老人喂了两三口稀释过两次的花瓣溶液,他就是为了防止万一这花瓣溶液效果太好,老人家直接就恢复如常甚至活蹦乱跳,那就真的惊世骇俗了。

  现在看来刚才的小心是对的。既让老人没有生命之虞,同时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秘密。

  夏若飞站起身来说道:

  “老人家,既然您没什么大碍了,我还要赶车,就先走了,一会儿您一定要去医院彻底检查啊!对了,最好马上通知您的子女。”

  说完,夏若飞就准备返回车站里去。

  这时那老人却一把抱住了夏若飞的腿。

  围观的人们见状立刻议论纷纷:

  “看到了吧!这就讹上了……”

  “我刚才就劝他不要过去,不要过去嘛!”

  “小伙子还是太年轻,没有社会经验啊……”

  夏若飞有些错愕,心说不会真的遇上讹人的了吧?那老人家面相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老人好像也听到了旁边的议论,连忙又松开了手,说道:

  “小伙子,你……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讹你……我知道刚才是你救了我的命,我只是想让你给我留给联系方式,回头我好去感谢你!”

  夏若飞心里一松,微笑着说道:

  “老人家,感谢就不必了,大家萍水相逢,我也只是举手之劳,你没事儿就好了。我真的快要误车了,再见!”

  “小伙子,那……那你把我的名片拿着,回头一定要联系我!”老人费力地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来,微微颤抖着手递给夏若飞。

  夏若飞想了想,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名片,直接放进口袋里,然后朝老人打了个招呼,便快步离开了现场,走进了客运南站的候车室。

  在他进门的时候,听到身后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鸣笛声。

  夏若飞知道是120赶到了,他也彻底放下了心。

  经过一番折腾,马上就到发车时间了,夏若飞没有等待多久,就坐上了开往长平县的中巴客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