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三色奇花再现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一眼就看到,那株无名植物的花冠上,再次长出了花瓣,而且还不止一片,依然是红黄蓝三片花瓣,跟之前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朵三色花再次长出来的时候,整株无名植物顿时又有了那种暗合天地至理的莫名吸引力。

  夏若飞激动万分,一路小跑着来到无名植物前,望着那株美丽的三色花,激动得嘴唇都有些微微发抖――有了花瓣,虎子妈妈的病就有救了!

  夏若飞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地伸向了那三色花,就在他的手即将接触到花瓣的时候,他一下子惊觉过来,连忙如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同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夏若飞激动之下,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那三色花瓣只要接触到自己的手,就会被直接吸收,根本就没法直接采摘。

  夏若飞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先试试看不用手直接接触花瓣,能否采摘、保存了。

  他走到一旁,这边放着几个箱子,全都是自己整理的老房子里的杂物,出租屋里太小放不下,他就都带到这灵图空间里来保存了。

  夏若飞翻找了一下,就找到了那个急救包,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镊子。

  想了想又觉得不放心,他又拿出纱布在镊子上缠了几道,以免采摘的时候伤到了花瓣。

  接着,夏若飞又找出一个小碟子,然后就走到了那株无名植物前。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着镊子咬咬牙伸向了那朵三色花。

  他用镊子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蓝色的花瓣,心跳也忍不住开始加速。

  被镊子碰到之后的花瓣轻轻地晃动了一下,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变。

  夏若飞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地用镊子夹住了蓝色花瓣,稍一用力,那朵花瓣就从花冠上脱落下来了。

  夏若飞将花瓣放入小碟子里面,然后又如法炮制,将黄色与红色的花瓣也摘取下来,一起放在了小碟子里――这三色花瓣妙用无穷,而且似乎采摘后三天又会重新长出来,夏若飞自然是多多益善,而且也趁此机会试验一下,是不是三天后又会长出新的花瓣来。

  采摘完花瓣,夏若飞对着盛放着三朵花瓣的小碟子又开始犯愁。

  首先这花瓣根本不能和自己的身体接触,到时候难道戴着手套或者用镊子夹着给虎子妈妈服用?

  而且夏若飞隐隐感觉到,这花瓣妙用无穷,也许根本不需要一整瓣就可以治愈虎子妈妈的尿毒症;况且吸收花瓣的时候那种发自灵魂的舒适感实在是太强烈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如果夏若飞就这么将花瓣拿出来,可能秘密就保不住了。万一虎子的妈妈或者家人说漏嘴了,那肯定就麻烦不断。

  而且贸贸然地拿着一朵花瓣去给人家服用,甚至花瓣刚刚接触嘴唇,就有可能直接消失,这也有些太惊世骇俗了。

  夏若飞冥思苦想了半晌,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来。

  他闪身离开了灵图空间,在出租屋找到一瓶1L装的矿泉水――自从有了灵图空间以后,他用的就全都是空间潭水了,所以这瓶矿泉水也一直没有喝。

  夏若飞将瓶子打开,把里面的矿泉水全部倒掉,然后手持空瓶心念一动回到了灵图空间里。

  他快步来到水潭边,灌了满满一瓶的空间潭水,接着用镊子轻轻地夹起一片花瓣,小心地将它放入矿泉水瓶中,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

  那黄色花瓣一接触空间潭水,立刻消融无踪,而且整瓶水依然清澈无比,仿佛那黄色花瓣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夏若飞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又有那么一丝忐忑。

  他拿起瓶子对着嘴巴喝了一口,那融入了黄色花瓣的空间潭水一入口,他立刻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暖流,整个人也感觉到无比的舒适。

  不过这种舒适感和直接吸收一整片花瓣是完全无法相比的,基本上也不会引起人怀疑。

  夏若飞这才彻底放下了心来。

  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十分方便地用稀释的花瓣溶液去给虎子母亲治病了。

  想到这,夏若飞一刻都不想等待了。

  他带着那瓶融入黄色花瓣的空间潭水离开了灵图空间,至于剩下的蓝色、红色两片花瓣,他十分小心地专门腾了一个小箱子装好,就存放在灵图空间内。

  夏若飞回到房间,换上出门的衣服。

  这次他倒是没有再穿荒漠迷彩服,而是从简易衣柜里翻出自己入伍前买的便装――一条牛仔裤,一件薄毛衣和一件夹克外套穿上。

  夏若飞当兵之后就再也没有买过便装,这一套衣服的款式自然是有些土了,毕竟是好多年前买的。不过夏若飞吸收三色花瓣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即便是穿着这普通的衣服,依然给人一种阳光清爽的感觉。

  他准备出门的时候,看了看手中的一大瓶“矿泉水”,微微皱眉略一思忖,又找来一个小矿泉水瓶,洗干净之后倒了大半瓶的花瓣溶液到里面,然后开了一瓶同样是上次买了没喝的葡萄汁饮料往小矿泉水瓶里倒。

  装满之后夏若飞盖上瓶盖,轻轻摇晃让两种液体充分融合,小矿泉水瓶里的液体就变成了淡褐色,看起来和药水有些像了。

  接着夏若飞干脆又找出两瓶藿香正气水倒进了矿泉水瓶中,与那溶液混合在一起。

  他打开来抿了一小口,微微带着一点甘甜的口感,同时又有一点淡淡的药味,最重要的是,那熟悉的暖流也依然还在,只是再次稀释之后变得更加不明显了。

  夏若飞满意地拧紧瓶盖,然后带着大矿泉水瓶再次进入空间,将它放好――夏若飞现在还无法直接在外界将东西放入灵图空间中,必须是自己带着物品一起进入才行。

  这一小瓶混合了葡萄汁以及藿香正气水的花瓣溶液就是夏若飞给虎子母亲准备的药物了,毕竟这看起来更像是药水――原来的溶液太清澈了,就跟清水无异。

  至于分量的问题夏若飞也并不担心,这些药水即便无法让虎子母亲的尿毒症完全被治愈,但至少是可以极大缓解的。

  大不了他多去送几次药就好了。

  夏若飞就将那瓶“药水”装入黑色的07式军用制式挎包,然后背上挎包出了门,直奔虎子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