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沉疴尽去

神级农场 +A -A

  看到这一幕,夏若飞的心仿佛都在滴血。

  这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每天都进入空间中欣赏这三色花,心里也是爱极了这宛如蕴含天地至理的美丽花朵,想不到今天因为自己的不小心,竟然导致花瓣全部脱落。

  夏若飞心中懊悔不已,不过事已至此也是于事无补了。

  他站起身来,顾不得拍去身上的尘土,就走到了那株无名植物前。

  原本生长着一朵美丽三色花的地方,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花冠了,而且再也没有了那种莫名的吸引力。

  夏若飞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三朵飘落在地上的花瓣,红蓝黄三色的花瓣静静地躺在地上,即便是从花冠上脱落,依然给人以动人心魄的感觉。

  夏若飞不知道这是一株什么植物,也不知道这朵三色花的来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一定非常的珍贵,因为它是这灵图空间中唯一的“原住民”,而且处处透着神秘。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把那三朵花瓣捡起来。

  就在夏若飞的手接触到那朵黄色花瓣的时候,异变陡生!

  那朵黄色的花瓣竟然“咻”的一声直接没入了夏若飞的手掌,再也没有了踪迹,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夏若飞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一时间忍不住惊骇地张大了嘴巴。

  而就在下一刻,夏若飞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身体里涌现,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好像整个人都浸泡在温泉水里一样,就连灵魂都舒服得有些战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

  夏若飞虽然参与过剿灭不少贩毒团伙,但从来没有吸食过毒品。

  不过他肯定,即便是瘾君子在吸毒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体验到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个过程持续了半分钟左右就慢慢消失了,夏若飞带着深深的意犹未尽感,情不自禁地朝着第二朵花瓣伸出了手。

  当他的手接触到那蓝色花瓣的时候,果然那花瓣也一瞬间没入了他的掌心,紧接着又是那熟悉的飘飘欲仙感再度袭来……

  很快蓝色花瓣也被夏若飞吸收了,他此时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毫不犹豫地又伸向了最后一朵红色花瓣。

  整个过程完全是下意识的,根本不受控制。

  直到那朵红色花瓣也被彻底吸收,夏若飞才回过神来。

  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身体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患病以来那种若有若无的乏力感早已消失无踪,熟悉的力量似乎又回来了,而且夏若飞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比起在部队巅峰时还要强了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三色花瓣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若飞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呼了出来。

  而就在夏若飞呼气的时候,一团黑乎乎的雾气也随之从他口中吐了出来,把夏若飞吓了一大跳。

  这团雾气带着一股子腥臭的味道,夏若飞连忙后退了几步。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也满是这种臭味,他的皮肤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粘满了一层黑乎乎的污垢。

  难道是那花瓣将我体内的病毒和杂质都排出来了?夏若飞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

  他顾不得想太多,因为黏糊糊的实在是太难受了,而且浑身散发着臭味,这种臭味哪怕他曾经是可以在臭水塘潜伏几天的特种兵也有点招架不住。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冲洗一番。

  夏若飞自然不会奢侈到用空间潭水洗澡,因此他毫不犹豫地闪身离开了灵图空间。

  出租房里大家共用一个小卫生间的,好在现在白天租客们大都出去打工上班了,不然夏若飞身上的臭味真的会熏坏大家。

  他飞快地找出换洗衣服,快步走进公用卫生间,打开花洒开始冲洗。

  足足洗了三遍,夏若飞总算是把身上的污垢全部清洗干净了,他换上棉质睡衣,一身清爽地走出了公用卫生间。

  接着他又将公用区域的窗户全部打开――刚才他经过一下,连公用的小客厅里也全都是那熏人的臭味,必须打开通风,否则其他租客回来闻到这臭味可就不好了。

  做完这一切,夏若飞这才回到了自己租住的那个小房间里。

  刚才在洗澡的时候,夏若飞就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吸收了那三色花瓣之后,身上的病似乎全都好了,那种熟悉的力量感让他差点热泪盈眶。

  自从查出得了渐冻人症,夏若飞的世界都是灰色的。

  这种病堪称绝症中的绝症,比癌症还可怕。首先这渐冻人症目前根本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当然,更可怕的是,得了这种病的患者会感觉到自己慢慢地被冰冻了一样,最先可能只是一根手指没有感觉,最后发展到全身的每一块骨骼、肌肉、器官,甚至连舌头、眼珠都无法转动,最后大多死于呼吸衰竭。

  最最可怕的是,整个走向死亡的过程中,患者的神智和感知都是清醒的,等于说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失去知觉,最后被自己憋死,而且还是在无比清醒的情况下……

  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两三年,甚至五六年,想想会有多么可怕!

  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而现在,因为三片神奇的花瓣,这种可怕的疾病居然不治而愈了。

  那劫后余生的激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夏若飞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百感交集,回想着患病之后一路的艰辛,如今沉珂尽去的轻松,这个曾经的铁血军人眼角也忍不住泛起了泪花。

  过了一会儿,情绪平复的夏若飞站起身来,无意间瞥向了墙上挂着的小镜子,也忍不住楞了一下。

  镜中的自己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多年军队的严苛训练,夏若飞练就了一身功夫,皮肤也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变得黝黑,身上一块块肌肉如虬龙般盘根错节,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军人。

  可是现在最大也是最明显的变化,那就是他的皮肤变白了许多,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娇嫩,估计现在夏若飞走到外面,很多女孩子都会羡慕他的皮肤。

  还有就是原来那一块块肌肉也没有那么明显了,身材变得更加匀称,看起来甚至有点文弱书生的味道。

  不过夏若飞非常清楚,虽然那神奇的三色花瓣将他原本发达的肌肉都改造了,但是力量确实一点儿也没减,相反,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身体力量,都比他在特种部队时的巅峰状态还要好很多。

  这一切,都是那三色花瓣带来的。

  夏若飞看着镜子中可以说是脱胎换骨的自己,也不禁有些感慨。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懊恼地自言自语道:

  “哎呀!糟糕!我真是猪脑子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