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少女情愫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依然一脸懵懵的样子,而一旁的刘明昊眼中闪过一丝阴翳,问道:

  “清雪,你认识这位小兄弟?”

  凌清雪却根本没有理会刘明昊,而是一脸兴奋地来到夏若飞面前,问道:

  “夏若飞,你不记得我啦?我是凌清雪啊!你的初中同学!”

  初中同学?

  不但梁齐超、刘明昊、鲁文和陆平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夏若飞也完全是懵的,半晌他才说道:

  “好像……有那么点儿印象……”

  “你想起来啦?”凌清雪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以为你真把我忘了呢!”

  说话间,凌清雪整个人都快贴到夏若飞身上了,那高耸的双峰更是与夏若飞的胸膛近在咫尺,夏若飞有些不自然地往后退了半步。

  梁齐超等人不禁再次颠覆了自己的三观,冷冰冰的凌清雪竟然也有如此一面……而且刚才夏若飞明显就是没有想起来,随口说的敷衍之语,凌清雪居然就信了。

  这个一向以智慧冷静著称的凌记餐饮小公主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花痴了?

  梁齐超等人,包括夏若飞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初中三年凌清雪都是夏若飞隔壁班的学生,夏若飞在初中也算是风云人物了,足球踢得特别好,而且人长得也算是阳光帅气,喜欢他的女生不少。

  凌清雪就是其中之一。

  最重要的是,初二那年有一次凌清雪在校门口附近被一群小混混围着调戏,就是夏若飞冲上前去将那群小混混打跑的。

  从那一刻起,夏若飞的影子更是深深地镌刻进了凌清雪的心中。

  当然,那件事对于夏若飞来说是非常微不足道的,过后没多久他就已经忘记了。

  考高中的时候,生意越做越大的凌啸天安排凌清雪进了一所贵族中学,而夏若飞则考进了普通高中,从此两人再也没有交集。

  不过凌清雪却一直都忘不了夏若飞。

  情窦初开的朦胧爱恋却是最刻骨铭心的,凌清雪甚至还偷偷跑到夏若飞的学校去看他踢球,这一切夏若飞都是毫不知情。

  后来凌清雪听说夏若飞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之后凌清雪就彻底失去了夏若飞的消息。

  这些年来她的追求者也不少,尤其是随着她父亲生意越做越大,身边优秀的青年俊彦更是越来越多,可是没有一个是她看得上眼的,甚至她对这样的追求也是愈发的厌烦,性子也变得越来越冷。

  凌清雪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与夏若飞重逢,激动之下她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天真烂漫的中学生,见到梦中的白马王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夏若飞,听说你高中毕业就当兵去了,后来呢?”凌清雪问道。

  “呃……不久前刚退伍……”夏若飞说道。

  对于这个热情的美女,夏若飞的确是没有任何印象,现在这样的情景真的是有些尴尬。

  凌清雪却丝毫没有察觉,依然兴趣盎然地问道:

  “哦!部队里的生活一定很刺激吧?”

  “还行吧!”夏若飞尴尬一笑说道,“也就每天出操、训练、学习什么的……”

  “那你现在退伍了,在哪工作啊?”凌清雪微微仰着头问道,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我不久前刚回来,暂时还没有工作。”夏若飞老实地回答道。

  刘明昊忍不住说道:

  “现在军人到地方上可不好安置啊!我爸公司前些日子就招了一个原来在部队当团长的,他选择了自主择业,现在是我们公司办公室的一个组长,对了小夏,你在部队是什么级别啊?”

  夏若飞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下士。”

  “原来不是军官啊……那就更不好找工作了……”刘明昊说道。

  他还瞥了凌清雪一眼,话语中更是透着浓浓的优越感。

  凌清雪却看都没看刘明昊一眼,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夏若飞身上。

  凌清雪说道:

  “夏若飞,不如你到我们凌记餐饮来怎么样?我们在钟楼区新开了一家分店,正好缺一个店长呢!”

  “清雪,店长的职位那么重要,小夏又完全没有餐饮业的工作经验,恐怕不合适吧……”鲁文笑眯眯地说道。

  “关你什么事啊!”凌清雪毫不留情地说道。

  鲁文悻悻地看了夏若飞一眼,撇了撇嘴,阴阳怪气地说道:

  “小夏,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哦……”

  凌清雪俏脸含霜,说道:

  “鲁文,你再�嗦别怪我跟你翻脸啊!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凌记餐饮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

  “清雪,我这可是为了你好……”鲁文辩解道。

  夏若飞连忙说道:

  “凌……清雪同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其实……我暂时还没有出来工作的打算。”

  “啊……这样啊!”凌清雪十分失望,“那你如果要找工作,一定要考虑我这边哦!凌记餐饮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夏若飞苦笑道:

  “一定一定……”

  这时,梁齐超总算是有机会插话了,他连忙说道:

  “血……呃,夏先生,是不是可以给我们看看您的冰灯玉露了?”

  相比刘明昊和鲁文,梁齐超对夏若飞可是客气多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

  “当然没问题!”

  刘明昊哈哈一笑说道:

  “梁齐超,你还真相信小夏能培植出极品冰灯来?你没听说吗?人家刚从部队退伍,难道小夏在部队学的是多肉植物培植专业?哈哈……”

  鲁文也趁机揶揄道:

  “我看梁少是想献殷勤想疯了!”

  夏若飞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来,自打自己一进屋,这刘明昊和鲁文两人就不断针对自己。

  自己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啊!难道这两个人是属疯狗的不成?

  这时,凌清雪俏眉一皱说道:

  “刘明昊,鲁文,你们说话客气点!凭什么夏若飞就培育不出极品冰灯?你们不行不代表别人也不行!”

  夏若飞可是她少女时代的偶像,更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且这次与夏若飞重逢,她发现经过军营历练的夏若飞身上好像更有男人味了,简直令她着迷。

  她又怎能容许刘明昊和鲁文嘲讽夏若飞呢?

  刘明昊和鲁文两人不约而同地耸了耸肩,闭上了嘴巴。

  不过从他们的表情看来,依然是充满了讥讽。

  夏若飞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凌清雪,心里也大概猜到了几分,不禁苦笑了一下,决定先不跟那两条疯狗一般见识。

  他直接将塑料袋打开,把那盆冰灯玉露取了出来。

  刘明昊见状又忍不住嘲笑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极品冰灯装在塑料袋里呢,哈哈……还有这花盆,也太寒碜了点儿吧……”

  他只顾着嘲讽,却没发现梁齐超、凌清雪以及旁边的陆平目光都完全被那盆冰灯玉露所吸引了,甚至连他说什么都没有听到。

  梁齐超目光都有些直了,露出了十分狂热的神情,一下子就扑到了茶几前面,蹲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株冰灯玉露。

  “太漂亮了……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梁齐超喃喃地说道,“这株型……这窗面……太完美了……”

  梁齐超毫不掩饰他对这株冰灯玉露的喜爱之情,而凌清雪虽然没有说话,但一双美目中也闪烁着喜爱的光芒。

  她紧紧地盯着那盆冰灯玉露,晶莹剔透的玉露在日光灯照射下折射出迷人的光芒,凌清雪娇艳的容颜也被衬托得更加的诱人。

  刘明昊此时才反应过来,他瞪着那冰灯玉露,喃喃道:

  “这……这……这怎么可能……”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