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兵王回归

神级农场 +A -A

  东南省三山市,冬日午后。

  城南郊区的三山广场。

  行色匆匆的人流中,一个脸色微微苍白的年轻人正迈着稳健的步伐往前走去。

  他叫夏若飞,今年二十一岁,是一名刚刚离开军营的退役军人。

  夏若飞的身材并不高大,一米七五左右,身材略显瘦削。

  他留着精干的圆寸短发,身上穿着一套褐色07式冬季迷彩作训服,脚上则是一双黑色的制式高帮作战靴。

  只不过那洗得十分陈旧的迷彩作训服上没有任何军衔和军兵种标志,作战靴也破损得十分厉害,好几处的漆皮都磨没了,好像几道难看的疮疤。

  夏若飞的衣服虽然陈旧,却洗得十分干净,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这身打扮让他在都市的人流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甚至会引来一些好奇乃至轻视的目光。

  但夏若飞却视若无睹,腰杆依然挺得笔直,迈着标准的每步75公分的步伐向前走,行走间虎虎生风,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军人气息。

  夏若飞的手心里攥着张汇款单据,略显苍白的脸上挂着丝愁容。

  “虎子,兄弟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我可是连我爷爷留下来的房子也卖了……”夏若飞轻轻地自言自语道,“有了这笔钱,咱妈至少不会连透析都做不起……至于换肾,兄弟真的是无能为力,唉,希望你理解……等过些时日,咱们兄弟俩就能在下面相见了,到时候我再当面向你赔罪吧……”

  说完,夏若飞长长地叹了口气,心头惆怅。

  虎子是夏若飞在部队里最好的战友和兄弟,在一次边境战斗中为了掩护他而中弹牺牲。

  虎子牺牲两年后,夏若飞在例行体检中被查出了运动神经元病,也就是俗称的渐冻人症。患上这种疾病早期症状轻微,可能患者只是感到有一些无力、肉跳、容易疲劳等,但是渐渐就会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

  目前的医疗条件下,运动神经元病还属于不治之症,短则几个月,长则两三年,绝大多数患者都会死于呼吸衰竭。

  夏若飞在了解了这个病的情况后,毅然决然地要求退伍离队,不愿意给组织添麻烦。

  当然,更重要的是,夏若飞骨子里是个骄傲的人,他在孤狼突击队一直都是拔尖的骨干,他不想让战友们看到自己最后连动一动手指都困难,只能躺在床上亲眼目睹死亡将自己吞噬的狼狈模样。

  夏若飞退役后第一时间到虎子家里去看望他的老母亲,却突然得知虎子的母亲患了尿毒症,虎子不多的烈士抚恤金早已花光,可病情却没有丝毫起色。

  夏若飞毫不犹豫地将爷爷留下的一套小房子以最快的速度低价卖了出去,刚刚他就是去银行将卖房所得的四十余万元以及自己的退伍安置费八万多,总共五十来万块钱全部汇到了虎子母亲的账号里面去。

  可他自己却穷的响叮当,身无分文了。

  现如今,除了预付的两个月房租之外,口袋里几百块的生活费就是夏若飞的全部资产。

  绕过三山广场旁边的新榕路,眼前的景色陡然一变,都市的繁华一下子被抛在了身后,入目尽是低矮的平房,各种私设的电线东拉西扯着、违章建筑杂乱无章的树着,路旁水沟里散发出阵阵恶臭,随处可见各种生活垃圾。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的一片棚户区,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中散发着苍老腐朽的气息。庆幸的是,据说这个棚户区一两年内也要拆迁了。

  夏若飞把房子卖了之后,就在这边租了一个最便宜的单间作为自己的落脚地。

  快步从街头穿过,对于不时钻入鼻孔的臭味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在他的军旅生涯中,比这恶劣百倍的环境都不止一次经历,这算不得什么。

  “放开我……救命!”

  远处,一个声音隐约传来,他眉头微皱,循着声音的方向快步走去。

  平常夏若飞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棚户区的治安状况很差,三教九流龙蛇混杂,但那呼救声好像是个年轻女子,语气里带着强烈的惊惶,不管的话怕是要出大事。

  快步穿过狭窄的巷子,在一座废弃的民房前,夏若飞看到了三个醉醺醺的小混混,正嬉皮笑脸地围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的短款羽绒服和水磨蓝牛仔裤,她有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冬季略显臃肿的着装依然难掩她婀娜高挑的身材。

  她有一张标准精致的瓜子脸,,本该灵动的大眼睛里此时却满是惊恐,她的秀发也有几分凌乱,身体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更是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

  夏若飞暗想,这么漂亮的小女孩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救命!大哥……快救救我……”女孩看到夏若飞,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哀求道。

  这里地处偏僻,平常难得有人会经过,也正是这样,三个混混才敢借着酒劲如此肆无忌惮。

  他们显然也没想到会有人过来,看着站在巷口的夏若飞,都愣了愣神。

  为首的那个一头黄毛的小混混上下打量了夏若飞一眼,怪笑道:

  “哟!还是个兵哥哥啊!你该不会想英雄救美吧?爷爷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识相点自己滚蛋!”

  夏若飞平静地注视着黄毛,:

  “给你们三秒钟时间,放开那个女孩,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黄毛楞了下,和自己两个同伙对视了一眼,三人同时爆出了大笑。

  黄毛指着夏若飞的鼻子骂道:

  “孙子!你特么当兵当傻了吧!敢这么跟你爷爷……”

  “时间到了!”夏若飞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话音刚落,那黄毛就感觉眼前一花,本来还在两米开外的夏若飞身形一闪就到了他面前。

  紧接着黄毛就感觉胸腹间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一屁股墩在了一个水坑里,脏臭的污水顿时溅了他一身。

  他的动作太快了,快得三个小混混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夏若飞身手这么厉害,把三人吓了一跳,眼中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畏惧。

  而夏若飞自己却微微皱眉,心中暗道:

  “这该死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刚才出手的一瞬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四肢乏力的情况又加重了,本来他这一脚该让黄毛完全失去行动力,可现在黄毛虽然满身脏水无比狼狈,但很快就站了起来。

  另一头,酒壮人胆,黄毛将手搭向腰间,摸到他趁手的家伙,眼中的畏惧渐渐收敛,随后目露凶光地瞪着夏若飞,猛的从腰间拔出匕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阴测测地说道:

  “小子,你这是要找死啊……”

  另外两名混混也不约而同地掏出了匕首,抛下女子,三人朝着夏若飞围拢过来。

  那女孩吓得花容失色地捂住了嘴巴。

  夏若飞冷静地将女孩往自己身后一护,一咬牙朝着形成合围之势的三人冲了过去。

  女孩望着夏若飞略显瘦削的身形,眼中蒙上了一层薄雾,那背影也仿佛瞬间变得高大了起来。

  夏若飞一个漂亮的鞭腿砸在黄毛的肩上,只听咔嚓一声,黄毛痛苦地应声倒地,在地上惨嚎了起来――面对三把匕首,夏若飞这一脚也没有再留力。

  放倒黄毛后,夏若飞顺势一个侧身,将将躲过另外一名混混迎面一刺,寒光闪闪的匕首从他眼前划过,情况惊险无比,那女孩也吓得惊叫了起来。

  两名混混对视了一眼,一咬牙挥舞着匕首再次冲了上来。

  夏若飞十分冷静地跨步上前,趁机抢上,蝶步穿花,始终有意无意地挡在混混与女孩之间。

  逮着个机会,夏若飞欺身而上,在刀影中准确地抓住了一个混混的手腕。

  如果在以前,下一秒钟混混的手腕就会被捏断,可就在这个时候,夏若飞又一次感到了四肢乏力。

  他心中暗叫不好,咬牙用力一扯,带着那混混往旁边闪去。

  然而他的动作依然慢了半拍,森寒光芒划过,只听滋啦一声,另一个混混的匕首划破了夏若飞的迷彩作训服,在他手臂上留下道长长的口子,鲜血也跟着冒了出来。

  意外受伤的夏若飞却面不改色地一个肘击打在混混面门,直接将他打得晕死了过去,然后才抓着另一个混混的手腕半侧身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地惯在地上,甩得嘭的巨响。

  那混混一翻白眼,也直接晕了过去。

  女孩已经看呆了,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男人,身手竟如此强悍,面对三个持刀流氓,前后也就十几二十秒的时间,居然赤手空拳地将他们全放倒了!

  夏若飞却微微皱眉――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病,这种完全没有经过训练的街头地痞,只需要一个照面就能放倒了,现在自己居然还被划伤了,这简直就是丢特战大队的脸!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真的没有办法了吧?

  收敛心情,他转身走到那女孩面前,说道:

  “你快走吧!这种地方治安都不太好,你一个女孩子以后最好不要单独出来……”

  “谢谢!我知道了……”女孩一脸感激地说道。

  紧接着,她又惊叫出声:

  “哎呀!你的手臂在流血……”

  夏若飞若无其事地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无所谓的摆摆手:

  “没事儿,一点儿小伤。”

  “我……我陪你上医院去包扎一下吧!”女孩说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不用,你快走吧!我也该回去了。”夏若飞摇头。

  “这可不行!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女孩拉住夏若飞的衣袖说道,“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我陪你一起去!”

  夏若飞轻轻地挣脱了女孩的手,说道:

  “真不用,再见!”

  说完,夏若飞大步朝前走去,女孩想要追上去,可是刚刚在和三个混混的撕扯中她的脚扭伤了,一瘸一拐的她根本跟不上健步如飞的夏若飞,只能在身后喊道:

  “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夏若飞没有答话,只是头也没回地挥挥手,很快便消失在了房子拐角处。

  那女孩看了看惨嚎不已的黄毛和昏迷不醒的两个混混,心中十分害怕,她也不敢在这里久留,只能深深地朝着夏若飞消失的方向看了眼,然后一瘸一拐匆匆离开了现场。

  夏若飞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新住所,这是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子,除了一张床和桌子之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落脚的地方。

  他从床底下拉出个箱子,在里面翻翻找找起来。

  夏若飞刚搬过来,都还没来得及整理东西,就先跑去给虎子的母亲汇款了。

  他记得自己搬家时是把急救包放在这个整理箱里的,手臂上的伤口还是挺长挺深的,必须及时处理。

  箱子里有点乱,有自己从部队里带回来的军功章和战友们赠送的一些小玩意,还有已经去世的爷爷留下的一些老物件,想要一下子找到小小的急救包显然有些困难。

  夏若飞自己也没有发觉,在他翻找的过程中,手臂上的伤口上一滴鲜血滴落,不偏不倚正落在了箱子里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古朴卷轴上。

  鲜血落在画卷表面,就好像雪花落在了沸水中,眨眼就消失无踪。

  而那卷轴在吸收了夏若飞的一滴鲜血之后,猛然绽放出淡金色的光芒,顿时把夏若飞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夏若飞怔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