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致命打鸡【三千推荐票加更】

十里坡剑神 +A -A


  齐二狗有点方,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方。

  任谁看到背后麻溜地跟着一条龙的六年级小学生,一个个露出‘到了巷子口,老子就把你拖进去嘿嘿嘿’的阴险表情,恐怕都会很方。

  顾扬满脸欣喜,双眼放亮,一边跑着,一边还时不时转头点点人数,数够六个就继续跑,数够六个就继续跑,嘴里还碎碎念:“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啊,哎哟喂,人数这么多,一发午时稳不住呐,只能开竜龙,可特么老子的弓没带来,连双刀都没有,扶不住呐。”

  我的天哪,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跟这个混蛋混到了一起。

  齐傲天满脸绝望,跟在顾扬身边,同样小跑起来,不要问为什么,因为他也不知道!

  如果说一开始身后那群尾行痴/汉仅仅带有一丝搞事的冲动,那么在顾扬突然抢跑的那一瞬间,看到他刻意扭动的屁股,还有时不时回过头的贼兮兮的贱笑,冲动酝酿成恶意的念头,瞬间让所有人下定决心。

  妈的,跑就跑,还跑得这么骚,一定要搞死他!

  “混蛋,你给我站住,有种停下来单挑!”

  “你这混蛋死定了,老子不把你打成吉娃娃,老子就跟你姓!”

  “旁边的小子,识时务就把他拉住,否则让我们追上,你们两个都得死!”

  宽敞的大街上,两个年轻人犹如开启疾走般健步如飞,一人神色紧张,一人面色欢喜,明显不是来夜跑的。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几十个人同样在狂奔,紧紧尾随两人,面容狰狞,怒气沸腾,明显也不是来夜跑的。

  如此刺激兴奋的状况,只有船长斯派洛和复仇女神爱丽丝才有幸体会,当然,如果顾扬选择回头反杀,那就是叶问。

  可顾扬难得找到一点乐子调剂生活,会这么随随便便结束掉这场饭后娱乐吗?

  想想这厮的恶劣性子,齐傲天绝望的摇头。

  怎么可能!

  在顾扬的精神力扫描下,哪里有小巷,哪里有岔道,一目了然,穿梭在黄昏下的广府城,那杠铃般欢悦的笑声穿透力极强,带着一大群尾/行痴/汉四处兜风,偶尔还改变方向调整队列,一会儿扭成一个S,一会儿扭成一个B,还兴高采烈地大喊:“二狗子,你看我这拖火车的技术溜不溜,老子玩生化危机的时候,可从没被抓到过。”

  齐傲天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胸口高高耸起又飞快收缩,大汗淋漓,脚步虚浮,简直比大战了一场都累,连抬起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疯狂运转那倒霉师傅传授给他的功法,竭力压榨体内的潜力,迸发出一缕缕元力,滋润着麻木的双腿,怎么有空回话。

  偶尔瞥顾扬一眼,这厮呼吸平缓,健步如飞,如此紧张的狂奔中还不忘朝身后的人放嘲讽,牢牢掌握住仇恨值,放在游戏中,肯定是第一主T。

  听不到齐傲天喊666,顾扬顿时勃然:“你是不是妒忌老夫的秦王走位啊,不想让老夫带你反杀啊!”

  齐傲天哪里淡定得住,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与其跟着顾扬消耗掉最后一丝保命元力,还不如战个痛,干脆就不走了,站在原地喘着大气,等待身后那群激愤者的到来。

  就算被打一顿,也不过是自个儿本事不济,他日成就旭日大修,定当报仇雪耻。

  顾扬跑了两步,发现齐傲天没跟上,连忙停下纳闷:“你怎么不跑了,你特么不是男主角吗?赶紧爆发小宇宙,觉醒潜能,涌出无坚不摧的原力,赐予你力量。快点,老子还要带这群孙子跑出一个长征。”

  听到这话齐傲天更加干脆,放弃治疗,坐到地上:“我不跑了,反正他们要打的是你,就算我打不过...”二狗子正想说自己罪不至死,突然语塞,旋即泪流满面。

  麻痹的,我可以选择投降啊,跑什么跑,反正他们追得又不是我!

  顾扬不爽了:“喂喂喂,你这是打算带老夫的节奏吗?他们给了你多少q币,你特么再坐下去,小心老夫举报封你号啊!”

  齐二狗还想继续赖着,可看到顾扬那略带寒意的眼神,心里一咯噔,蒙上一层不详的警觉,如坐针毡,立马蹦起来。

  “这才好嘛,虽然你是弱鸡,但是爸爸爱你。”齐傲天一站起来,顾扬随手拍出一道浑厚的元力,齐傲天顿时像回到了泉水一般,体力元力快速回复,三五秒不到,又是一条好汉。

  两人重新开跑,看得后面的人累得要死气得骂娘。

  娘希匹的,这两货为啥这么能跑!

  追击者们不是没想过兵分两路绕道堵死他们,可顾扬一副二十年本地老司机的样子,轻车熟驾到处超速飘移,愣是将他们甩在屁股后面吃尾烟。

  顾扬不是那种既想养神卡,又不想给他喂狗粮升级的主人,上下打量了一把齐二狗,重点打量他的单手剑,顿时胸有成竹:“二狗子,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想当托儿索、肯德姬还是草丛伦。”

  这三个名字都不怎么好啊,而且这是三个选择啊!

  齐傲天暗暗吐槽,猛摇头:“我一个都不要,我就是我...”

  顾扬威逼利诱:“不选我就送你上天,当不一样的烟火。”

  齐傲天沉默了,再度向黑恶势力低头,然后开始琢磨顾扬给出的选择。

  托儿索,听起来有种莫名其妙的必死恶意,肯德姬,有个德字,听起来不错,问题是这家伙从不按套路出牌,不能选。

  “我选草丛伦。”虽然感觉有点猥琐。

  顾扬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嘞,德玛西亚的荣光,永远不会消失!”

  屈指一点,印在齐傲天的眉间,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志,直透脑海,无数的精妙招数、运功路线、发力技巧灌输到齐傲天的灵魂当中,犹如那是他千锤百炼锻练出来的无双战技。

  “元力功法‘坚韧’,体力元力恢复速度翻倍,提升身体素质。

  护体功法‘勇气’撑开的元力护体能够削弱任何攻击的三成威力。

  武技‘致命打鸡’‘审判’‘德玛西亚正义’,有单体有群杀还有绝杀,强大无比,杀人如杀鸡,压人如压狗。”

  这些功法武技名字很逊,但威力之大,比齐傲天那倒霉师傅教的好太多了,而且隐隐感觉十分适合他。

  齐傲天简直吓了一大跳,满是不敢相信的看过来:“顾扬,你这功法太厉害了,我从未见过这般厉害的功法,难道是你修行的功法?”

  顾扬道:“很不巧,并不是,这是我根据你的身体状态随便编出来的。”

  齐傲天吓了一跳,瞳孔一缩,差点一脚踩空摔倒地上。

  “这功法看起来少说也有四品,你说这是你临时编的?!!”

  “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齐傲天一脸抓狂:“没有经过验证分析和试验安全的功法,你就让我学,想我死你就直说啊!”

  “大丈夫,萌大/奶!”顾扬竖起大拇指,露出大大的笑容:“年轻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去吧,拿起你的大宝剑,让他们见识一下,德玛西亚的力量!”

  萌你大爷!齐二狗瞄了他一眼,将信将疑。

  然而顾扬不打算给他熟悉技能的时间,突然站定,猛地扣住齐傲天的肩膀。

  齐傲天心头蒙上一层阴影,连连大叫:“喂喂喂,你要干嘛?”

  顾扬露出‘和善’的微笑:“决定是你了,草丛伦!”

  齐傲天:“......”

  “加油,努力,时刻记住,我能反杀!”

  齐傲天:“......”

  “那就这样吧。”

  别这样啊!!!

  齐傲天内心无比波动。

  “咻!”

  【系统提示:顾扬不想跟尾/行的痴/汉说话,并向他们丢了一个齐二狗!】

  “顾扬,卧槽你大爷!!!”

  一道手持大宝剑的身影猛然飞起,划过一道销魂风骚的弧线,朝着身后尾/行痴/汉最多的人堆中砸去,声音凄厉,宛如一个即将被三五十个黑叔叔蹂躏的小绵羊。

  顾扬用着真诚的看烈士的眼神,目送齐二狗在空中摆臂蹬腿,扎进人堆,二话不说,拔腿便跑,卖起队友不回头。

  “拜拜,好孩子要早点回家睡觉喽。”

  “轰!”

  一柄金灿灿的大宝剑出现在深夜当中,金光照亮了半条街,气冲元爆,剑风猎猎无双,强势轰开十数个黎明三四品的修士。

  “沃日,这家伙谁啊,太猛了!”

  “别废话,先揍他,揍完再去找那个贱人!”

  ......

  “靠,这货太猛了,一起上。”

  “不可能,我是曙光九品的修士,怎么可能被一个黎明六品的修士打败!”

  ......

  “操,那个贱人不见了。”

  “麻痹的,这个拿大宝剑的也跑了。”

  雷动匆匆赶来,眼前只剩下一地大呼小叫的伤员,至于那个贱的令人牙痒痒的家伙,早就不翼而飞。

  “顾扬,是吗?我记住你了。”

  “雷公子,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有人不甘心,想唆使雷动继续去搞事。

  “不,现在的我,没有力量,只是一个笑话。”雷动眼眸闪烁明灭,想起方净晴那静谧清冷的模样,心里燃起一股阴沉沉的火焰。

  “我这就闭关潜修,不成曙光一品,誓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