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去哪里

全球废品王 +A -A

  蔡坚被记委“问话”了?黄健雄跑路了?

  赵大佬亲自下的命令?

  陈大宝挂掉电话后,不由冷吸了一口气,赵大佬什么人啊,在整个南港排行老二啊!

  另外,老赵家可是牛逼哄哄的。还有,赵大佬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现在就已经主政一方,未来前途肯定一片光明,当一个封疆大使绝对没问题。

  这点小事,竟然惊动了这样的一个大人物?

  眼前这个小子,不简单。

  怪不得夏雪擅作主张,违抗自己的命令,原来是赵老板下的命令。好吧,自己错怪她了,回去再拉下脸面来,继续向市局推荐一下她。

  李中南真诚道:“陈局,请动手吧!”

  说着,再次奉上手中的钢管。

  “这个――”

  陈大宝脸色一阵难看。

  动手?动个屁啊!蔡坚和黄健雄的下场他已经知道了,就是再借他陈大宝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了啊!他现在不过三十多岁,还想多混几年,继续进步呢。

  嘛蛋的,这个小子坑啊!

  揍了他一顿不说,现在又故意来负荆请罪,甚至连钢管都抗来了,摆明是想阴他一把的。

  自己要是真抽他几钢管,回头他再到赵老板那里告他一状,后果不堪设想。

  太阴险了!

  “哼!”

  陈大宝脸色一阵难看,直接转身就走。

  额?

  反悔了?

  李中南快速夺门而出,挡到陈大宝的面前,继续奉上手中的钢管,道:“陈局,我是诚心来负荆请罪的,真的保证不还手,还请你有多狠打多狠。”

  陈大宝推了推,道:“闪开!”

  李中南再次挡住他,坚持道:“你不打我就不闪!”

  陈大宝怒道:“李中南,你TM的别逼我!”

  欺人太甚啊!

  李中南咬咬牙,硬着头皮道:“我就是逼你,今天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想反悔?

  绝对不可以!

  要是让陈大宝就这么走了,恐怕警察就会立即来包围这里了。韩雪呢,估计也没希望放出来了。

  说着,他就开始琢磨着,对方要是真的反悔了,要不要直接绑掉?

  局面一时僵持起来。

  走廊里的几个年轻漂亮的服务员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硬是要别人打自己,一个却反而叫嚣着不要逼他打!

  两个疯子。

  似乎老一点的是开发区警局的一号?卧槽,竟然能把他逼到这个程度,这个年轻的是谁?真的好帅啊!

  嗯,一个帅气的疯子。

  “姓李的,你TM的不要逼人太甚!特么的有赵市在,你丫的又拉出武大哥来,有你这样显摆的吗?”

  陈大宝怒得不行,直接亮出家伙顶住李中南的脑袋,叫道:“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我打你,你是不是非得让我沦落到蔡坚和黄健雄一样的下场才满意?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枪毙了你!”

  赵市?

  闻言一愣,老赵最终还是打电话了?

  握草!

  你不早点说,你以为我犯贱我想挨揍啊!

  李中南直接把手中的钢管给扔掉,又迅速闪到一边,憨厚道:“陈局,开个玩笑,纯属开个玩笑,请不要介意。”

  临了,又不忘问:“那个,韩雪韩总?”

  “回家等着!”

  陈大宝冷哼了一声,收起家伙推开李中南。

  直接走了。

  李中南憨厚一笑,快速拿出手机来给赵艺打了过去。只是,打通后还没响两下,却直接被挂掉了。再打一次,好吧,关机了。

  老赵生气了?

  而且,这个不像她平时的作风啊!就算她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这么没礼貌直接挂电话才对啊!

  莫不是,她在赌气?

  得,他挂了她一次,她现在挂回来,算是扯平了。

  不管这些了,得赶紧去接韩班长。至于老赵嘛,先凉个几天,等她气消了再哄一哄估计就过了?

  ??????

  “赵刚开口了?”

  胡洋听着惊愕不已。

  刚才,她琢磨着已经差不多了,就打电话给一个人,叫他出面保李中南一把。却想不到,对方直接说赵刚已经开口了。

  赵艺真的看不上他?

  看来,不但她的老板小瞧了他,就连她自己也小瞧了他。

  ?????

  韩雪走了出来。

  晚风吹拂,空气清新,她却是一阵失魂落魄。

  李中南自摩托车上下来,关切问道:“韩雪,你没事吧?”

  韩雪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来,问道:“李中南,你真的走私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可能发展得这么快?”

  李中南不由苦笑一下。

  韩雪咬着性感的樱唇,道:“你放心吧,我没把你供出来。”

  其实,按照性质来讲,她就是一个打工的,这事与她完全无关。只要供出李中南来,肯定一点事情都没有。当然,她并不知道,她的供词没有那么重要。

  李中南稍微一愣,问道:“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扛下来的后果?”

  韩雪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不就是十几年吗?”

  说得很轻松。

  虽然没坐过,但是里面什么样,却是不用想,不说十几年,恐怕就是几个月,便会把一个人活生生逼疯的。

  还有,十几年,这足以毁了她这辈子!

  李中南又问道:“你想过你的家庭,或者又想过你的父母没有?你这样做,他们就你一个女儿,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而且他们还是国家工作人员,往后的脸面往哪里搁?”

  韩雪又道:“想过又怎么样?”

  “韩雪,我――”

  李中南感觉说不出话来,心弦一阵阵的触动,眼睛竟然有些湿润起来。

  看着美少妇班长披着满头散乱的头发,疲倦的脸蛋上还带着惧怕的神色,禁不住一阵阵的心疼。突然间,有一阵强烈的冲动,尤其想要张开双手,把她拥抱进怀中。

  但是,又想到她是已婚的女人,最终只能冲她一笑。

  “李中南,我说啥你都信啊!你是不是太好骗了点?”

  韩雪故作白了他一眼。

  李中南笑骂:“好你个韩雪,竟然连老同学都骗,你这也坑了吧。”

  “不坑熟人坑谁啊!”

  韩雪只是笑了一下,也就没有兴致开玩笑,忐忑问道:“我父母和晓婷他们知道没有?”

  李中南道:“暂时还不知道。”

  说着,他跨上摩托车,启动油门再回过头来冲韩雪一笑,问道:“去你那里,还是去我那里,又或者酒店?”

  刚说出口,就感觉有点不大对头。这话怎么听都怎么像是在约泡的时候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