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你要抢人啊

全球废品王 +A -A

  碰!

  一声巨响,赵艺吓了一跳。

  他生气了?

  还有,她在妒忌韩雪?他的意思是她喜欢他?

  怎么可能啊,屁大点的东西。

  只是,望着脚下的钥匙,却是感觉莫名的难受。

  原本,这串钥匙是她一时的疏忽落在他手里,并一直忘记向他要回来的。而且就在刚才他不肯给回来,她还觉得一阵阵的无奈。

  但是,现在他主动还给她了,她却又感觉心儿一堵一堵的。

  或许,自己真的太死板了?

  毕竟,这事一个搞不好,他就要坐一辈子牢的。

  赵艺叹了一口气,又拿出手机来,给李中南打了过去。

  结果刚打通就被直接掐断。

  真生气了啊!

  犹豫了一下,她又给赵刚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赵艺尽力调整语气,嗲声嗲气问道:“哥,你在干嘛呢。”

  噗!

  正喝着茶水的赵刚,闻言一口就喷了出来。

  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声。

  赵刚缓了缓,问道:“小艺啊,你没事吧?”这个一直叫他职位的妹妹,现在竟然叫他哥了?而且还是用这种语气?要吓死人啊!

  赵艺啜泣道:“哥,我手机坏了。”

  赵刚又是一阵摸不着脑袋,道:“多大点事,明天我让小刘买一个送过去给你。”

  “不要!”

  赵艺叫道,“我要你和我一起去买。”

  赵刚一阵无奈,道:“小艺,你今天怎么了?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嘛。我这现在刚上任,事情忙得不行,哪里有这个时间。”

  赵艺迟疑了一会,又用撒娇耍赖的口气道:“人家不管,反正人家就要你和人家一起去,人家就是想和你逛逛街嘛,人家第一次求你,你不答应人家的话,人家~~~”

  “我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赵刚一直连说三个我去,不得不缴械投降啊,真的求别说了啊,再这样“人家”下去,估计他今晚夜宵的份量至少得翻一倍。

  “哥,谢谢你,你真好。”

  赵艺嘿嘿一笑,再道,“哥,你记住哦,我们是要到‘南雪’手机城买哦。那里刚开业,全场打八折哦。”

  说完,她就挂掉电话。

  然后,双手捂着脸蛋,感觉好热好热。

  “嗯,我是你哥,我能不对你好吗?”

  赵刚听着心里一阵甜。

  官当得再大也是人,自己的亲妹妹向自己撒娇,他能不愉快能不高兴吗?

  挂掉电话半个钟,他心里还美飘飘的,这么多年来,这个妹妹第一次对自己撒娇,第一次说要和他逛街啊!

  真好,真舒服。

  只是,不对啊,她的手机不是坏了吗?

  那么问题来了,她刚才拿的什么给他打电话?

  ?????

  靠人不如靠己。

  此时此刻,李中南就是这个想法。

  想了一下,直接给高大朗打了一个电话。一直以来,他都不想和黑扯上关系,现在却是明白,这个世界上黑和白并没有明显的界限。

  看的,只是你的实力够不够强大。

  仅此。

  原本,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生意,并遵守游戏规则,送钱送礼装孙子都没问题。

  但是现在却是知道,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如果你不够强大,就算你一直忍让,别人一个不高兴,也会一脚把你踩死。

  直奔高大郎的家。

  到了地方,高大郎已经备好酒菜等待。

  刚一坐下,喝了一口茶水,高大朗开口就道:“李总,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开始在外地回收废弃物品,目前为止~~~”

  李中南摆了摆手,道:“高总,李某今天找你,并非为了这事。”

  高大朗道:“兄弟请接着说。”

  李中南点了点头,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高大朗听完后,哈哈一笑,道:“没多大的事,我现在就安排下去,兄弟你随时可以出发。越南、泰国又或者缅甸都没问题,到了地儿再转机美国或者欧洲就行。”

  李中南勉强一笑,道:“我现在还不想走!”

  家就在这里,不到万不得已,他真心不想走。而且,他这一走,韩雪估计就完蛋了。

  顿了一下,他再道:“高总,不怕你笑话。我只是一个后辈,社会经验远远不如你。我今天来这里,一个是想听你分析一下这件事,另一个则想向你借些人手以防所需。”

  高大朗沉思了一下,道:“手机来源不明,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而且,你又得罪了黄健雄,打了工商局的人,有他们从中作梗,你想要运作真的非常困难。所以,这个嫌疑,很难洗脱得掉。”

  “另外呢,你打开发区一帮文武官这个事,却是很难说。主要看对方的态度,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好说出口。”

  “所以说,归根到底还是他们想不想搞你,他们要想搞你,随便安一个罪名,就够枪毙你十次八次了。这个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

  “当然,这样做,他们也要冒很大的风险。”

  “如果只是手机和打人两件事,事情兴许还有一些转机,毕竟他们未必会为了搞你一个‘小人物’而打动干戈,这并不太值得。你在北州或者外地躲个三五年,等他们调走或者卸任后,估计事情也就过了。再不济,换个身份就行。”

  “但是,拍照一事,兄弟你做得有些欠妥啊。”

  李中南闻言,问道“这话怎么说?”

  “现在络舆论太可怕了,这些照片虽然不至于让他们身败名裂,但多多少少对他们前途有些影响。当官的,对这些事都很是畏惧。”

  高大朗顿了一下,再问道,“兄弟,如果你的一些把柄落到别人手中,你会怎么办?”

  “我明白了!”

  李中南点了点头。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高大朗接着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开发区的警察现在已经在全市搜捕你,并在火车站公交站和机场酒店等地方设置了梢点,只要你一露面,绝对会被发现。”

  李中南闻言道:“没这个感觉,我来的时候,一路畅通。”

  这话刚说完,手机却是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后,传来夏雪的声音,她急切问道:“李中南,你现在在哪?出了南港没有?”

  “我没事!”

  李中南挂掉电话,冲高大朗一阵苦笑。

  然后,他再道:“这么看来,我真的只有出走海外这一条路了?”

  高大朗沉思了一下,劝解道:”这是最安全最好的一条路。兄弟,听老哥一句,拿的起放得下,以你的身手,到了海外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要走也可以,但我要带韩雪一起走。“

  李中南咬牙道,”高总,请借我一些人手。“

  十几年啊,美女班长要是在里面坐个十几年,那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真的不敢想象啊。

  高大朗闻言一惊,问道:”兄弟,你这是要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