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原来如此

全球废品王 +A -A

  看着视频监控,胡洋感觉有点惊愕。

  一个收破烂的,突然间暴富起来,必定会极度膨胀。另外,再加上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身手又非常了得。

  按道理说,这样的一个人,在一群熟人面前,却被一个服务员鄙视嘲讽,应该感觉大失脸面,然后吵闹一番甚至直接大打出手才符合人类的本性。

  原本,她还琢磨着要不要吩咐下去,再给他“加一点火候”,好造成局面全面失控,直到彻底开打起来。嗯,最好死上一两个人。

  这样一来,就能把他逼入绝境。然后,她再伸出手来拉他一把,到时候他肯定会对她充满感激。

  如此循环个十次八次的,不怕他不彻底拜倒过来。

  却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平静,直接给忍了掉头就走。

  实在出乎意料!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他,这份坚韧非常人所有。

  不过,这对她来说,却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懂得低头就好,要真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宁死不屈的毛头小子,自己想要收服他还真得费不少心思。

  胡洋自信一笑,又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

  ??????

  “南哥,你真牛逼,皇冠的总经理都要巴结你。”

  “太牛逼了!”

  “牛逼到没朋友了!”

  李家村一帮青年不断恭维着。

  李中南憨厚一笑,道:“大家别闹啊,我就一个收破烂的,根本就不认识他。”

  一个青年不相信问道:“南哥,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巴结你?”

  另一个青年答道:“你笨啊,在我们北路镇,很多人文叔都不认识,但是他们一样会巴结文叔,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哦,我明白了,南哥比皇冠的总经理牛得多!”

  “你还不算笨!”

  李中南听着一阵无语,笑道:“他巴结我们这个很正常啊,因为我们是他的客户,我们是来这里消费的,所以对他来说我们就是上帝啊!”

  “切!”

  众人闻言,一个个都翻了翻白眼。

  不带这样装比的。

  这话他们当然不信。

  没看见刚开始都说了订了位置付了钱的,迎宾小姐还不给进吗?

  什么客户啊,什么上帝啊,蒙谁呢。

  李文也凑上来,媚笑道:“啊南,以后多多关照一下我啊,有赚钱的路子就给一条来。”

  李中南笑了笑,谦虚道:“岂敢岂敢,我和文叔比差多了。”

  爽啊!

  被这么多人吹擂着,就连李文这个平时牛气冲天的老家伙都不得不拉下脸面来恭维他一个后辈。

  这个时候,这个家伙内心当然少不了一阵舒服得意。

  至于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先不管了,等吃完饭再找那个徐强了解一番。

  来到十七层。

  在一个服务员带领下,不断的穿梭着,找到自己所订的几个包厢。

  李中南冲大家道:“十个人一个房间,大家放开肚子来吃,尽情的喝,吃饱喝足后我们再下去桑拿。”

  说着,他就和李文走向一个包厢,八个青年跟在他们身后。

  进入包厢内。

  几个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已经就位。

  一帮荷尔蒙分泌过多的青年免不了挑逗一番。

  李中南无奈一笑,道:“先点菜,吃完饭大家想的话,只要你们不怕腿软的话,一人三个都没问题。”

  众人开始点菜。

  突然,外面一阵吵闹。

  一个青年闯进来,叫道:“文叔,南哥,不好了,我们被打了。”

  闻言,包厢内一些青年嗖的一下就站起来,甚至有几个还抓起酒瓶来。

  李文赶紧压了压手,冷静道:“大家不要冲动,我们先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众人点了点头。

  李中南阴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报信的兄弟答道:“我们在服务员带领下,进了我们订好的一个包厢。结果里面有人了,而且被保镖堵在门口,然后吵了两句,我们就被打了一顿。”

  李中南冷眼看向一个服务员。

  对方吓了一跳,惊慌道:“老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刚踏出去房门还没走几步,众人就看见好几个兄弟躺在地上,一个个脸青鼻肿的,肯定挨了不少揍。在一个包厢前,还有几个兄弟和两个保镖对峙着。

  看到这一幕,一帮年轻人哪里忍得住,一个个提着酒瓶就往上冲。

  噼里啪啦的,又有几个弟兄被放倒。

  两个保镖,身手不凡。

  当然,李家村来的这些青年,多多少少都练过一些三脚猫功夫,现在几十个人打两个,就算对方再牛估计都能干倒。

  但是,这里地方太小了,人再多也没用,根本腾不开手脚。

  李中南只好推开众人,迎向门口的两个保镖。

  看到他脸带杀机出现,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突然吓了一跳,脸色一阵阵难看,犹豫了一下直接闪到了两边。

  额?

  众人一阵傻眼。

  这个怎么回事啊?

  南哥在南港这么吊?只是一个眼神,就把这两个牛气冲天的保镖吓破了胆子?

  李中南也是一阵惊愕。

  不过,他并没有多想,轰的一声,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在这个包厢内,几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子,一人搂着一个女人,欢快的喝着酒并畅谈着。

  突然间的巨大响声,一下把他们吓坏了。

  看着倒塌下来的房门,几个人一阵阵的傻眼,这里可是皇冠啊,他们的房门不是最好的钢材木料打造的吗?怎么一下就被人给踹开了?

  不过,容不得他们多想。

  李中南踹开房门后,带着一群人就闯了进来。

  刚走进包厢,一个嚣张的声音就叫了起来:“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你们特么的不想活了吗?”

  顺着声音看去,李中南又是一愣,这不是那个被他揍过一次黄健雄?

  怪不得门口两个保镖这么眼熟。

  “怎么是你?”

  黄健雄叫嚣着就要站起来,但是当他看到李中南后,一下子就又瘫坐了下来。

  吓得冷汗直冒!

  虽然他的内心特别仇恨李中南,但是那天被打带来的伤痛,隔了这么久却还记忆犹新。反正现在有大人物在,他还是乖乖的当缩头乌龟去,坐等对方被收拾。

  包厢内几个中年男子看到黄健雄这幅变化,一个个微微一愣,莫不成来的是某个官场大佬的公子?

  其中一个问道:“黄总,他是?”

  黄健雄不屑一笑,道:“蔡局,这个小子就是我跟你说的李中南,北州那个小地方来的,除了能打以外,并没有什么背景。”

  李中南看向对方,又是一阵惊愕。

  因为营业执照的问题,他特意关注了一下开发区工商局的一些领导。这个蔡局不正是开发区工商局的局长?

  怪不得营业执照一直没能下来,原来是这个黄健雄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