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实力和自由

全球废品王 +A -A

  突然发现,有点想念姚丹红了。

  这些天来,接触的女人越来越多,想念她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

  只是,偶尔回忆起来,却依旧那么美好。

  虽然最后一次见面,不算太愉快。但是,不管美女班主任生恼他怒他也好,还是不看好废品这个行业也好,她那天都是为他着想。

  几年不见,一次偶然相遇过后,她却费尽心思帮他找工作。要说在她心里,他单纯的只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学生,他却是怎么也不信。

  犹豫了一下,鼓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来拨打了出去。

  嘟嘟嘟---

  手机每响一下,心就跳一跳。

  原本以为,有了乖巧的陈晓婷,他对姚丹红的感觉,多多少少会减弱一些。现在却是知道,美女班主任在心中的地位,却是如何都不会改变。

  此时。

  羊城某栋大厦,某个会议室,一个中年男子滔滔不绝讲着,众人频频点头,时不时地鼓着掌。

  “好了,我讲得就这么多。”

  中年男子停下来,并看向身边一个年轻的美女,道:“姚副总,你来说说自己的看法,此次中央空调推出新品,我们姚氏集团要怎么样才能击败众多对手,取得华南三省的总代理权。”

  姚丹红有些惊愕,沉思了一下,硬着头皮道:“董事长好,各位前辈好。我就自己的看法说一下,如有不恰之处,请大家多多指教???”

  嘟嘟嘟――

  就在这时,面前的手机响了起来。

  姚丹红一阵窘迫,第一天上班第一次开会,就遇到这种事情,真是倒霉透顶了。但是,看到来电显示,内心却是禁不住一阵欢喜。

  她话语一转,再道:“其实,我现在刚进公司,一切了解不多,想法有些不太完善,等回头整理一下,我再递交一份文案出来。现在在这里就不献丑了。”

  然后,等待下一位高管开始发言。她又冲自己老爸歉意一笑,拿起手机悄然离开。

  刚走出会议室。

  姚丹红就迫切问道:“啊南,你想好了?”

  “什么啊?”

  李中南装做没听懂,反而问道,“小姚,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假期有没有去旅游来?”

  这家伙当然清楚,姚丹红问的是他是不是想好了要换工作,这才给她打电话。但是,关于工作的事,能不谈则不谈,不然又惹她生气。

  “小顽固!”

  姚丹红一阵无奈,再道,“我刚旅游回来,歇息了两天,然后今天第一天上班,感觉有点不适应。”

  李中南惊愕问道:“现在还假期,你上什么班?”

  姚丹红泄了一口气,道:“我不当老师了!”

  李中南又问:“为什么?小姚你不是挺喜欢当老师的吗?”

  “对啊,我喜欢当老师,因为当老师比较自由!”

  姚丹红笑了笑,又道:“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自由,每天都被逼着相亲,经常要和不喜欢的人吃饭什么的。所以,我明白了,一个人要想获得绝对的自由,要想自己做自己的主,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如果我能够掌控家族的公司,我的父母就不能逼迫我嫁给自己不想嫁的男生。”

  “也就是说,到时候,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

  “是的,你真聪明。”

  “收破烂的可以吗?”

  “李中南,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连老师都敢调戏了!不过,我谁都不要嫁!”

  “孤生啊!”

  ??????

  聊了一会,调侃几句,气氛轻松愉快。

  挂掉了电话,李中南傻笑了一阵。

  然后,抽出一根烟给点上了,美女班主任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对,如果想获得绝对的自由,想要自己做自己的主,就必须要拥有足够的实力。

  所以――

  滚动吧,少年!

  拉开窗帘,吐了一口烟雾,一眼往外而望。看夕阳,映照茂密的林莽,映照起伏着的海浪,映照小村优美风光。

  不远处的一幕,引起李中南的注意。

  一个轮椅,背对着他上面坐着一个人。秀发飘逸,无疑是一个女人。另外,这是一个双腿有问题,不能独立行走的女人。

  不由地,想到了嫂子高燕。

  三年前,李中南刚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带过嫂子高燕到京城一些有名的医院检查过。得出的结论是,她那条腿,无法治疗。

  但是,现在有钱了,是不是应该抽个时间出来,带她到美国看一看?毕竟那边医疗技术可能更发达一些,或许有希望。

  正想着,下面的女人,突然拿起一根木棒,开始捅着――

  她头顶的一条水瓜。

  不错,她推着轮椅在一个水瓜木棚下,正打算摘瓜。只是,突然的,可能是用力过猛导致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就从轮椅上扑倒了下去。

  李中南内心一紧。

  丝毫不作想,快速奔跑起来,不到一分钟出现在她面前。

  女人正趴着挣扎着,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

  美艳,性感。

  黝黑的眼眸,水汪汪的充满柔情,勾魂夺魄一般,烈焰红唇,具有无限的诱/惑力。

  看起来,这个女人年纪比赵艺还大一点,身材却是一样的丰腴。此时,她双手撑地趴着,胸前两团雪白又圆又大,吊着看起来非常的震撼。后面的浑圆挺翘,丰满又肥美。

  只是,和赵艺的高贵温和不一样,这个女人给人的是一种抑郁的感觉。

  李中南冲她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

  “谢谢!”

  女人迟疑了一下,伸出了一只玉手,放到的他大手中。

  李中南又是冲她一笑,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好人。而后再把她扶到轮椅上,并帮她调整好坐姿。

  过程中,免不了磕磕碰碰。

  竟然出现了些心猿意马。

  李中南不由暗骂自己禽兽,对于一个残疾的女人,自己竟然产生了邪念。难道,自己真的对美艳的熟女情有独钟?

  摇了摇头,抛去不该有的杂念,他又帮她摘下几条水瓜,然后放到她手上。接着,再后退几步,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现在,天色微暗,对方行动不便,又是一个女人,面对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能让她受到惊吓。

  女人感受到他的善意,冲他一笑,问道:“小兄弟,你来这里干嘛呢?”

  “做点小生意。”

  李中南笑了笑,再道:“关兴关总,大姐你认识吗?我是来和他做生意的!”

  女人闻言,不由高看他一眼。眼前的小伙,每一个动小作,或者每说的一句话,都在向她传达善意,表明自己不是一个坏人,并不会对她起歹意。

  由此年轻,心却这么细,的确难得。

  李中南又问道:“大姐,你家里有没人,我叫他来帮你看看摔到了没有?”

  “我就一个女儿,现在她不在家。”

  女人笑了笑,又道,“小兄弟你要是有心的话,帮我推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