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牛逼大发了

全球废品王 +A -A

  高大朗可以清晰看到,在黑夜中,窗户上竟然吊着一个人。

  不可思议的是,他一只手支撑着吊在空中的身体,一只手抓住防盗上一根304不锈钢,然后随便一拉,轻而易举的就给掰断了,一根接着一根就像拔稻草一般,一点难度都没有。

  就算亲眼所见,高大朗也不敢相信,实在太震惊了。

  就是国外最牛的特种兵,估计也不可能做得到这般的轻松。

  反应过来后,高大朗迅速打开衣柜,取出了一根长枪对着外面的人就要开枪。

  但是,他还没拉上枪膛,嗖的一声原本还在七八米开外的人,瞬间就跳跃到他的面前,随手夺过他手中的枪,然后一脚踩踏在他胸口上。

  高大朗再一次目瞪口呆,彻底放弃了反抗。

  李中南拉了拉枪杆,枪口对准高大朗的脑袋,然后冲他微微一笑,道:“高总,久仰大名,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就是李中南?”

  高大朗却也没惧色,只是不甘心问道:“我不明白,以阁下的年纪和本事,想干点什么不成,为什么非得窝在这个小地方,干这收这破烂的活与高某抢饭吃。”

  “你管得着!”

  李中南长枪倒过来,对着他的身体就狠抽了几下。

  出一口气再说!

  “我跟你拼了!”

  一个老太婆扑过来。

  李中南直接一脚踹开。

  老太婆爬起来,要再一次扑过来。

  高大朗狠瞪了她一眼,骂道:“你滚一边,这里没你的事。”

  说完,他又看向李中南,道:“我高大朗命大,当年没死在战场上,捡回来一条命。现在落到你的手中,我认命了。但是,这事与女人无关,我求你放她一条生路。”

  李中南却没有回答他,抓起一瓶没喝完的红酒,翻看了一下,笑道:“28年份的库克香槟,售价两万多美元一瓶。家里有这样的好酒,难道高总就不想多活几年?多喝几杯?”

  说着,他举起来就灌了几口。

  麻蛋的,太奢侈了,这一大口至少喝掉了万八千软妹币。

  高大朗闻言一愣,而后惊喜道:“高某家里还有几瓶,兄弟要是喜欢的话,我全送给你。”

  李中南收起枪来,笑道:“喜欢,必须喜欢。”顿了一下,他又道:“前几年,我在燕京的时候,有幸喝过一杯92年的啸鹰,不知道高总喜不喜欢?”

  高大朗又是一愣,问道:“兄弟,有话请明说。”

  李中南点了点头,道:“废品这个行业,的确很暴利。但是,就如你所说,北州终究是一个小地方。难道,高总的眼光就这么狭隘?”

  高大朗略微震撼,道:“请继续说。”

  李中南点上一根烟,捧起一杯酒轻轻的摇着酒杯,道:“出了北州,还有南港其他的县市,出了南港依然存在其他的省市。出了国内,还有其他的国家。一个米国,一年向我们国内出口的废品,金额就高达数百亿。”

  吐了一口烟雾,他再道:“北州,其实很小,小到我们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合作。高总你觉得呢?”

  高大朗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李中南笑了笑,道:“烽火贸易负责外地市场,然后收到的货全部过给我。价格方面好说,你能回收多少我就要多少。只要高总有这个能力,我想不出一年,你就能喝上92年的啸鹰!”

  半个小时后。

  高大朗取出三瓶香槟,递给李中南道:“李总,家里就剩下这么多了,就当给你道歉了。”

  李中南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高大朗想了一下,道:“李总胸怀豁达,以德抱怨,我实在惭愧。不过请你放心,以后你只要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高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中南摇头道:“这个就不需要了,请你记住,你我只是生意上的伙伴。你若是有心,尽量多收一点废品。”

  高大朗岂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当即保证道:“李总请放心,高某以前做的一切,全部与你无关。”

  然后,他再道:“至于废品嘛,你给的价格比我原来的上家还高一些,另外又有交通补贴,就算为了自己,我也一定会尽最大可能把量搞起来的!”

  “那行,我走了。以后,你跟陈文志联系就行。”李中南提着酒,临走前又看了一边的老太婆一眼,调侃道,“高总口味真好。”

  高大朗尴尬一笑,道:“不瞒兄弟说,她是高某的第一个女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去她的,就算她自己要离开也不行。”

  李中南点了点头,道:“理解,男人嘛。”

  这个时候,又免不了想起那个拽拽的女人,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那一夜过后有没有想过他,或者记恨过他。

  走出了高大朗的家,松了一口气。

  终于给妥善解决了。

  高大朗多少有点身份名气,自己又与他结怨过,要是直接杀了他,肯定少不了一些麻烦。李中南当然没有那么冲动,为了出点恶气而冒大风险,并不值得。

  况且,今晚他算是见识了高大朗的实力,与他合作利大于弊。

  最起码,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用再为金币发愁了。

  终于,开始放开手脚,彻底的大干一场。

  一年一个亿?

  太少了!

  目标,再次发生了改变。

  李中南回到县城,在酒店开了一个房,埋头就大睡了起来。

  一觉醒过来,第一时间给李大头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他带人继续回收废品。

  然后,拉开窗帘,让清晨的阳关投射进来。

  接着,开了一瓶红酒,点上一根香烟。

  晒着柔和的阳光,抽着好烟,品着好酒,享受了起来。

  真舒服。

  随手打开电视。

  一个当地的台,正播着早晨的新闻。

  李中南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不过,他看的不是新闻,而是电视里的美女主播,一个二十七八岁,全身充满韵味的少妇,声音真好听。

  “~~~~~北州市长赵刚在任三年,全心为民谋利,踏实做事~~~昨日正式调任南港市任副书记,兼代市长一职~~~~”

  李中南听得一愣,额,老赵她哥要当南港二把手了?

  牛逼大发了!

  正看着,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陈晓婷打来的。

  自己给她一天的时间,现在不过过了一个夜晚,她这么快就想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