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邪念

全球废品王 +A -A

  一天下来,一共收购一百来吨废品,耗资三十多万。

  天色刚黑,李中南就抽出十几张红头,甩给李大头道:“大家幸苦了,拿着钱到镇上吃个夜宵,回来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干活。”

  “好的哟!”

  一干小青年一阵欢呼,骑着摩托车飞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李中南又等了一会,再三确定四周无人这才挥了挥大手,带着小山一般的废品出现在系统空间里。

  废旧废品开始自动分类。

  除却绿色可回收物品外,其他的全部卖给了系统,一共获得了一千三百多个金币,系统的金币达到了两千五百左右。

  然后,李中南又看了一下堆积在一角的绿色物品,对系统问道:“请问全部修复,一共需要多少金币?”

  他只是想问一下,然后大概估价一下这些物品修复后的价值,并非要现在就修复。以前收购到的绿色物品,例如废弃自行车、电视、洗衣机那些,到现在还堆积在系统空间里没有修复。

  “叮:温馨提醒,一共需要18500个金币,系统金币不足,无法修复!”

  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李中南顿时一脸懵逼。

  一万八千多个金币?

  有没有搞错啊?上一次的绿色物品是现在的好几倍,全部修复需要的金币不过一千来个。

  对了,这些物品修复起来需要一万多个金币,那岂不是一共价值几千万软妹币?

  突然想到这一点,李中南脑袋一阵阵的麻痹。

  嘛淡的,其中肯定有宝贝!

  压不住心中的兴奋,李中南当即问道:“这些物品中,哪一件修复起来需要的金币最多?”

  话语刚落,一件破损的蝴蝶结的胸针,嗖的一下就飞到他的手中。

  “系统温馨提醒:此为皇后古董胸针,修复起来需要18000金币!”

  李中南闻言,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不会吧?是不是系统程序出现错乱了?就这么的一件看起来毫无亮点的胸针,竟然价值几千万?”

  “系统温馨提醒:皇后古董胸针,其拥有非常久远的历史,由法国珠宝工匠弗朗索瓦?克莱默于1855年为拿破仑三世的夫人尤金妮亚皇后打造的。曾经,卢浮宫耗资6825万元拍卖回法国,后来被偷盗后不幸掉落到大西洋中,历经多年流入南海然后被一个渔民打捞而起。”

  一百多年前打造的?拿破仑三世的夫人带过的?曾经拍卖出了六千多万元?弗朗索瓦?克莱默是哪位大师,李中南并不知道。但是,另外的三点,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古董啊!皇后带过的啊!几千万啊!

  发了!这次真的要发了!

  不对啊,这个小东西它是被偷盗后再流落出来的?唉,不能拿来卖了,不然肯定有被抓的风险。好吧,只能送人了。

  但是,送给谁带好一点?

  小姚?老赵?

  当然是老赵!因为这是胸针啊!

  ??????

  路经校门口。

  脑袋里,忽然又闪过那张洁净的笑脸。

  李中南情不自禁的走了进去,来到教师宿舍楼下。现在是放假期间,大部分老师都已经回家,整栋教学楼就一个房间的灯光还亮着。

  正是记忆中的那一个房间。

  抬头望去,她正坐在阳台上,一手捧着一本书,一手抓着零食,带着恬静的微笑,静静看着书啃着零食,画面幽静而优美。

  感受到他的目光,女孩抬起头来冲他微微一笑。然后,她又直接站起来,并走下楼来,来到他的面前。

  “你干嘛?”

  小女孩好奇的看着李中南,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在转动着。

  李中南看着她这副可爱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我在看你啊!”

  小女孩闻言道:“我知道你在看我啊!你看我干嘛?”

  李中南又道:“想看就看啊!”

  “好吧!”

  小女孩无奈道。

  李中南又问道:“你不害怕?”

  小女孩奇怪问道:“我为什么要害怕?”

  李中南一阵无语,道:“现在天那么黑,这里又只有我们两个,你怎么有胆子出来?就不怕我是一个坏人!”

  小女孩嘿嘿一笑,道:“我不怕,我身上没带钱,你抢了我也没用啊!”

  “好吧!你真聪明!”李中南闻言又是一阵无语,难道她不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时候女色的诱?惑比金钱的魅力更难以抵挡吗?

  小女孩笑了笑,跟着又道:“而且,我认识你啊!你叫李中南对不对?”

  李中南稍微一愣,问道:“你认识我?”

  “对啊!我叫袁文静,小学我也是在这里读的,比你小三界呢!”小女孩笑着解释,再道,“那个时候,你学习成绩真好,我特别羡慕你。”

  李中南自嘲一笑,道:“这个有什么好羡慕的!”

  袁文静憧憬道:“学习成绩好就可以考上大学,然后就可以当老师啊!大笨蛋!”

  李中南闻言问道:“你现在不是一名老师吗?”

  “是啊!”

  袁文静一阵自豪,而后又泄了一口气,“但是,我现在只是一个民办教师。我也不知道能教多久,说不定下学期学校就不要我了。”

  原来如此。

  农村的小学,一般很少有老师愿意来。

  所以,有时候教师数量不够,一些学校往往会找一些高中生来顶上。

  只是,现在九年义务教育免除了学杂费,学校还不能乱收费,所以基本没什么钱。现在代课教师少了许多,而且工资非常的低,往往只有三四百块一个月。

  “你很喜欢当老师?”

  李中南问道。

  一个十八九岁的女生放弃了繁华的大都市,屈身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当老师,一个月又只能拿着几百块的工资,除了发自内心的喜欢恐怕再没别的了。

  “对啊!我喜欢小同学,喜欢他们的乖巧,喜欢他们的调皮。所以,我喜欢教他们数数,教他们唱歌。当老师真的很好拉,我现在每天都很开心。”袁文静恬静的笑着,然后又道,“当老师就是我的理想!对了,你有没有理想?”

  理想?

  听到这个词,李中南下意识的想发笑。但看着袁文静纯真无邪的样子,他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甚至开始沉思起来。

  情不自禁的审视起自己的内心,他有没有理想呢?

  李中南点上一根烟,回忆道:“读小学的时候,我想当一名老师,因为我觉得当老师可以管很多人!读初中的时候,看到身边的同学朋友吃好的穿好的,然后我就发誓以后一定要赚很多钱。读高中的时候,看到一些漂亮的女同学和其他男的在一起,我就又想着大家同样是一个男性,为什么他们可以拥有美丽的女孩子而我却不可以呢?”

  “所以从这个时候,除了要赚很多钱,我还想要拥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然后,我就加倍努力学习。最后,我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学校,并且追到了一个理想中的女生。”

  袁文静听完,又问道:“现在呢?”

  “现在啊?”

  李中南想了一下,调侃道:“现在,我想赚更多的钱,掌更大的权,睡更好更多的女人。”

  袁文静嘿嘿一笑,握着粉拳打气道:“那你要加油哦!”

  李中南一愣,问道:“你不觉得我很荒唐吗?很可笑吗?”

  自己这番话,要是落到其他女性耳中,恐怕她们少不了要白了他一眼骂他一句神经病,或者直接向他吐一口口沫喊他一声人渣。

  却想不到,对此袁文静非但没有鄙视,竟然还鼓励自己。

  袁文静傻愣道:“没有啊!这是你的理想嘛,我为什么要笑你!”

  “我有一个女同学,她的名字叫韩雪,身材好又人漂亮,我一直对她有想法。但是,每次想到她已经结婚了,我就感觉很不应该,只能克制忍耐着。但是,越是想到她结婚了,我却又感觉越是刺/激越是兴奋,占有欲也就越强烈。”

  “我有一个女老师,她的名字叫姚丹虹。我对她嘛,没多大的占有欲,只有淡淡的感觉,但却一直无法忘怀。每次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我都感觉温馨又快乐。我觉得我可以不和她在一起,只要她快乐就行。但是,只要想到她要是和别的男性在一起,我就又无法接受。同时,也担心她受委屈。”

  “我睡了一个陌生的女的。现在分开了,可能这辈子再也无法相遇,但是我却还渴望得到她!”

  “有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女人,她叫赵艺???”

  “???”

  “这些女的,我都想要。未来,可能还会遇到更多。”李中南一个一个地说着,说完后又回过头来,看着袁文静问道,“现在,你还不觉得很荒唐吗?”

  “你这不是梦想!而是邪念是欲/望!”

  袁文静想了一下,道:“你现在觉得荒唐,感到纠结,只是因为你的实力无法支撑起你的邪念,满足不了你的欲/望。比如,现在的你,选择了这些女人其中一个或者两个,其他的就会离你而去。等你实力强大了,你就不会再觉得荒唐,也就不会再纠结!”

  “你懂得真多!”

  李中南内心一阵豁然开朗。同时,也是一阵震撼,这些话是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生口中说不出来的?对此,难免隐隐有一些失落,原本还以为她是一个纯净无暇的女孩子。唉,自己想多了,现在的这个大染缸一样的社会,哪有这样理想的女孩子存在。

  袁文静嘿嘿一笑,道:“因为我和你一样,我自己也有邪念啊!我想吃,吃好多好吃的。但是,我的工资好少,吃了这个就不能吃那个。比如我买了龙眼就没钱买荔枝,买了荔枝又没钱买菠萝。等我转正后,我工资就多了,到时候龙眼玻璃荔枝我都要买一大袋!”

  李中南闻言一愣,自己的确想多了。

  等她说完,冲她一笑,道:“不用等了,我现在就等你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