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全过给你

全球废品王 +A -A

  原本,李中南的打算,是拿个三五百万,买个几十亩地就行。

  现在,买了六百亩却只花了一千二百万软妹币。平均下来两万一亩,这块地的地理位置又那么好,这基本就跟捡来的一样。而且,还是十年分期付款,实在妙不可言。

  陈志文的二三十万,给得真值!

  走出酒店。

  陈志文想了一下,道:“南哥,要不我辞职,跟你混得了?”

  李中南略微惊愕,问道:“警察当着不好?”

  小地方的人,观念和大城市里的不一样。大家看待某一个人,第一个看得不是对方对方财富的多少,而是他的身份地位。凡是能和公家扯上关系的,都受人高看一眼。

  其中,又属警察这样的执法者最为吃香。

  一个百万富翁,和一个派出所普通的干警相比,后者更受人尊敬或者畏惧。

  陈志文无奈摇了摇头,叹道:“完全和我想象中不一样!以前,我觉得当警察威风凛凛,好不痛快。现在嘛,纠结死了。你说这县城里摆地摊卖水果卖烤番薯的,哪个不是穷苦人家,一个个生活艰难。我不给他们摆,砸他们摊,我这心里真不好受,感觉自己就像作孽了一样。但不这么做,我又无法向领导交代。这个协警,我干着不开心!”

  “既然干着不开心,那咱就不干了!”

  李中南点了点头,再道,“回头你找个施工队,先帮我把收购站建起来。至于以后具体负责哪一块,等其他业务施展开了,我再重新给你安排!”

  买好地了当然要搞建设。

  但是,收购站的建设,肯定少不了一些地痞流氓或者当地村民的滋扰,工程想要顺利进行,没陈志文这样的地头蛇真不行。

  其实,李中南早有这个念头,只是陈志文现在多少是一个协警,自己不好意思开口。现在他先提出来,自己顺水推舟,这样再好不过了。

  陈志文一阵大喜,激动道:“南哥,我保证尽快完成这个任务,就当给你献上投名状。”

  说到底,他也是一个年轻人,当然不缺少野心。现在嘛,李中南混得风生水起,他投靠过去,以后肯定能大展手脚。

  “行了,我们多年的兄弟了,你就不要搞得那么正式了!”

  李中南摇头一笑,跟着道,“这个收购站,务必要建得足够的宽敞,因为我的目标除了整个北州的市场,还有外地的一些省市。另一个嘛,就是要足够隐秘。”

  陈志文道:“南哥,你接着说!”

  李中南点了点头,继续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一遍。

  那个废弃的工厂,暂时留着不动,毕竟翻新业务做大后,这个工厂多少能起到一点掩人耳目的作用。

  其次呢,面积有个一百亩就行,剩下一些土地,留着以后用来建厂。毕竟,自己不可能做一辈子的翻新业务,不然就是再牛也只能算是一个倒爷。

  未来,必须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品牌。

  另外的一些细节,则是有关隐秘方面的。四周的树林要留着,围墙要建得高,上面直接用铁片覆盖,一个窗户都不要,一点缝隙都不留~~~

  最后,再盖一座两层的楼房,用来给员工住。

  基本就这样。

  陈志文听完后,一口道:“没问题!”

  虽然对于李中南的要求,陈志文心中有疑惑,但他并没有多问,同样不想搞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因为陈志文清楚的知道,既然跟了李中南,那么一切听他的就行。

  这就是当过兵,与没当过兵的区别。

  一切服从命令。

  对此,李中南非常满意。

  收购站的建设,估计至少也得一个月才能建好。

  接下来,自己干嘛呢?

  想了一会,李中南决定先回一趟李家村,现在系统就剩下一千来个金币,必须再收购一批废品赚一些先。其他的事情,不管多重要都得放到一边。

  回到李家村。

  李中南买了一些菜,做了一顿丰盛的,一家人吃了一个饭。然后,又陪嫂子高燕说了会话,看了会电视。

  第二天早上,就带着李大头一帮小青年,来到了学校的足球场。

  自己多少有些名气了,自然不需要耗费时间一条村一条村的跑,一个收购站一个收购站地问。现在他只需要给那些回收站的老板打一个电话,让他们自己把货运过来就行。

  虽说李中南想低调一些,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做生意的名声在外,这多少有些好处。说到这个,还真得感谢独眼狼,若不是与他干了一架让自己名气大涨,其他的不说,就上次收购的时候凑不够资金,白条也不可能打得出去。

  到了足球场。

  首先搭建了一个铁房,然后又安装了一个地磅,最后再给那些老板打电话。

  一个小时后,一辆拖拉机空空空的行驶过来。远远的看着驾驶座上的人,李中南大感意外,来的竟然是高家老大。

  自己好像没给他打电话?

  高家老大一跳下车,就一阵媚笑,道:“李老板,我听说你重操旧业了,所以第一时间把货给运了过来。不知道你是否欢迎?”

  “欢迎,怎么不欢迎!”

  李中南笑了笑,调侃道:“就怕回头高老大你又到高大郎那里告我一状,找人来堵我。”

  “李老板,你开玩笑了,你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高家老大尴尬笑了笑,再道:“李老大,实在惭愧,我对不起你!那次给烽火贸易通风报信的人是我,那些打手也是我请来。我现在是负荆请罪来啊!”

  原本,高家口一战过后,高家老大还指望着独眼狼收拾李中南,但到现在独眼狼却屁都不放一个,说他不失望是假的,但同时却也是死心了。另外呢,则是害怕李中南的报复。

  但是,李中南非但不跟他计较,竟然连打的几万块白条,没几天也给兑现了。

  对此,高老大大为感动。同时,也是惭愧不已。

  现在,李中南给的价又不低,知道后他直接推掉一个重要酒局,自己亲自运送了过来。

  “过去的事,就不用提了!”

  李中南笑着摆了摆手。

  高家老大就一个小人物,自己当然不会跟他计较,那点小事自己早就不放在心上,想不到对方却还耿耿于怀。

  高家老大如卸重负,又是一阵感激。

  李中南感觉有些不耐烦,道:“好了,就此打住。你快点过磅,价格一律按照烽火贸易的来。要不然等一会其他老板来了,我这都忙不过来了!”

  “好的!”

  高家老大不敢多说,跳上拖拉机再次启动,把车开到地磅上面。

  李大头记下毛重,等高家老大倒卸了废品,然后又称了拖拉机的重量,再记下来两两相减得到废品的纯重。

  算好了总价,高家老大一阵满意,再道:“李老板,这车全是塑料,另外还有金属和废纸那些,我回头再给送过来,全过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