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六百亩

全球废品王 +A -A

  “村里的土地,从来都不会卖给外姓人的。上一次县府建工厂,想要强行征用。但是,我叔公直接带着几千号人,把派出所和县府都给围了一天一夜。最后,经过谈判改成了租借,这事才善了。叔公他就一个老顽固,不可能把地卖给你的!”

  陈文志解释道。

  李中南无奈点了点头,农村里就这样,老一辈把土地看得比命还重要。但是,重新选地方嘛,一来肯定很难找到这么好这么宽敞的,二来一样会遇到同样的问题,不止帮堂村这样,其实哪条村都是一个道理的。

  沉思了一下,他劝解道:“志文,我这个大型收回站建起来,少说也得有几十号人长期驻守,这吃喝拉撒,买烟买酒的,还不得都在你们村里。除此之外,平时那些来卖废品的老板,吃个饭啥的,一样如此。这个对促进整个村的经济发展,多少起到一些作用。明后年,我还打算再建加工厂,规模肯定不小。而且,到时候招工的话,第一选择肯定是你们村的青年壮丁。你也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利弊。”

  “这样肤浅的道理,我懂。但那个老顽固,唉。”陈文志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李中南不甘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文志想了一下,道:“我约他出来,你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不行的话,只能另寻途径了。”

  “好!”

  李中南点了点头。

  然后,他又拿出一个手提包,递给了陈文志,道:“幸苦你了。”

  “南哥,我就不客气了。”

  陈文志打开看了下,大概有个二三十捆,也是有些惊讶,不过却是大方收下了。

  中午时分。

  在陈文志的引荐下,在县城一个酒店的一个包厢中,李中南终于见到了帮堂村的老村长陈道。一个六十多的老头,坐着半闭着眼睛,双手紧握着一根拐杖。

  不过,这老头看起来精神不错,身体倒是健朗得很。

  陈文志向陈道介绍道:“叔公,这是我的一个兄弟,他叫李中南。目前,他是做电子产品,以及废旧物品回收的!”

  李中南举起一杯酒,道:“陈叔公,我先敬你一杯。”

  陈道点了点拐杖,道:“后生仔,无事不献殷勤。说吧,你有什么需要我老头出面的,我若是不能帮你解决,这酒不喝也罢!”

  李中南一阵无奈,只能硬着头皮道:“陈叔公,是这样的,我在你们村想卖一块地。就以前那个废弃的工厂。”

  陈道闻言,道:“看来今天这酒我是喝不成了,后生仔后会有期!”

  说着,点着拐杖,站起来就要离开。

  “叔公,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嘛!”

  陈文志连忙拉住,把他硬扶着坐下来,然后又给他到了一杯茶水,道:“不喝酒,大热天的喝一口水润润喉也好。”

  “你这个兔崽子,今天是要当汉奸啊!”

  陈道瞪了一眼陈文志,最终还是喝了一口茶水。

  李中南理了理思路,道:“陈叔公,早些年,我在县城读书的时候,经常会去你们村玩。当时,不得不说,不愧是北州第一村,那是一个热闹,就算夜里都人声鼎沸,歌舞升平。现在呢,除了一帮妇孺儿童,整条村还剩下几个青年壮汉?”

  陈道闻言,神色一阵黯然。

  李中南继续道:“但是,这能怪大家吗?不能!因为男人得养家。不外出打工,一家人就得饿肚子,娃儿就没书读。”

  陈道叹了一口气,道:“我理解他们!”

  李中南又道:“陈叔公,只要你肯把地买给我,我保证三年内,建一个大型加工厂,至少从贵村招五百名员工。然后,工厂建好后,又能给贵村的村民带来许多赚钱的机会。到时候,大家就不用背井离乡,在外漂泊。帮堂村恢复昔日荣光,就在不远处,请你再考虑一下。”

  “不管你要价多少,我都想办法给凑出来!”

  李中南豁出去道。

  废品回收,这个是自己的根本,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拿下这块地。只要拿下来这块地,建好回收站,然后再搞定独眼狼。那么,至少一段时间内,就不用再为金币发愁。

  打了三百万给韩雪,现在手上总共的资金,也就剩下个六百来万。除了买地,还要搞建设以及回收废品,如果对方狮子大开口的话,真得想其他办法再搞点钱。

  当然,再过一阵子,等公司营业执照下来,南港的电子城开始营业后,资金问题就不用愁了。

  陈道闻言有些动心,但沉思了一会,他还是摇了摇头:“当年,县府建厂,同样是这样说的。所以,后生仔,你这番话不能打动我,因为我并不看好你。只要土地在,不管未来社会变成怎么样,我帮堂村的子子孙孙都不会没地方住,没饭吃。”

  说着,就要离开。

  陈文志看着一阵无奈,只好给门口的经理使了一个眼色。

  五六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扭着身子走了进来。

  陈道刚站起来,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向他扑了过去,整个娇躯都压了下去,端起一杯酒就喂到他口前,娇媚的叫着:“爷爷,我来陪你喝酒了???”

  陈道吓了一大跳,冲着陈文志骂道:“小兔崽子,你干嘛!快赶她走!”

  陈文志笑了笑,道:“叔公,包厢里面,有一个小单间。”

  说着,他一手搂着一个,憨厚地笑着就走了。

  李中南看得愣了一下,然后搂了两个跟着走了出去,并为陈叔公关上了门。

  出来后,他又问道:“文志,这能行吗?”

  陈文志笑道:“这个老顽固,他最好面子了,肯定不敢让别人知道。这事保证没问题。”说着,他在两个女的身上摸了几把,笑道:“南哥,我给你也开了一个房,嘿嘿???”

  然后,搂着就走。

  “你快一点,别耽误了事!”

  李中南叫道。

  陈文志却是笑道:“你放心,我叔公常年练武,身体比我的还要硬朗得多呢!”

  李中南无奈摇了摇头。

  然后,随手摸了几把捏了几下,他又摸出几张红头,把怀里两个女的给打发走了。接着走出酒店,准备合同去了。

  几个小时后。

  陈文志看着一脸春风但又懊恼无比的陈道,扯着牙齿憨厚地笑着,问道:“叔公,玩的感觉怎么样?开不开心?舒不舒服?”

  陈道用力点了下拐杖,道:“你这小子害我啊!我这一世英明都给你毁了!”

  陈文志道:“叔公,你放心,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陈道叹了一口气,对李中南道:“后生仔,你若是有能力兑现刚才所说,我今天把那块卖地给你,也算是为整个帮堂村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那是!”

  李中南笑应着,然后拿出准备好的合同,“陈叔公,整个废弃的工厂以及四周的一片林地,一共六百亩,总价一千二百万,分期十年付完,今年的三个月后付款。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您老就签一个字!”

  “文志看了就行!”

  陈道摇了摇头,拿起笔来就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又掏出一个印章来,盖上村委会的大印。

  做好这一切,他再道:“回头,我把地契给文志,你跟他拿就行。”

  说完,拄着拐杖就走。

  走了几步,临了他又回过头来,突然道:“小雅这个女娃子挺可怜的,三岁死了爹,五岁死了娘,七岁被卖进了青楼,回头你们帮她赎个身吧!还有呢,她自己一个人没地方去,你们给送到村里来跟我做个伴吧!”

  李中南两人闻言,顿时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