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不是钱的问题

全球废品王 +A -A

  “前阵子,我感觉自己就像着魔了一般,脑子里全都是赢钱。想着赢钱了,就可以还债,可以买好的化妆品,可以给钱父母不要他们那么劳累。其实,我也有赢的时候,但是赢了钱我却没有第一时间还债而是继续赌,每次都是想着多赢一点再说,然后直到全部输完了。输完后,又感觉非常的内疚和懊悔,内心发誓以后不再赌了。但是,等借到钱后,我又舍不得吃饭,再拿来继续赌。”

  “欠的钱越来越多,撒谎也越来越频繁,我真的很痛苦很自责。我想改,我想回到以前,但是却又继续赌,因为我想着只有赢了钱,我才能回到以前。然后越陷越深,直到最后,所有的人都不再相信我,不肯借钱我,哪怕是一块钱。这种感觉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都是我自作自受。没钱吃饭,没钱还债,没有朋友,无时无刻处于自己的幻想中!”

  “我不能让别人知道,出门的时候,上班的时候,还得装着笑!”

  “内心无时无刻在挣扎着,却是怎么也走不出来,内疚、孤独、绝望和无助,但是依旧在幻想着一夜暴富,甚至时常出现了幻觉。”

  “这就是我前阵子的状态!被魔鬼夺走了灵魂一样!”

  “老板,谢谢你,谢谢你把我从泥潭中拉出来,谢谢你帮我还了钱。”

  陈晓婷带着泪水,微笑道:“现在,我每天依旧吃着泡面馒头,但是我吃着心里踏实,睡得安稳。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跳声,我知道我还活着,我还是一个人。两年三年还完你的钱,我就能做回以前的我。我不但活着,而且是带着希望活着。”

  “老板,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对不起!”

  “你还年轻,以后不要再犯就好。”李中南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淡声道。经历多了,这番话语还不能打动他。不过,他却是能感受得出小女生的真诚,所以略微安慰了一下。

  陈晓婷嗯了一下,道:“只有经历过了,才更懂得珍惜,以后你就是保证一定能赢钱,我也不会再碰了!”

  李中南闻言,笑道:“你说得对,只有经历过才会更加的珍惜。你今天能勇敢面对自己,剥开内心把这些话说出来,我相信已经你确实是走出来了。而且,以后你会变得更加强大!”

  “谢谢老板!”

  陈晓婷擦了擦眼泪,笑问,“老板,你吃饭没有,我给你买去。”

  李中南抽出一百块,递给她道:“自己做吧,外面的地沟油吃腻了。我看着店,你去买几个菜回来。多买点肉,你还在长身体。”

  “嗯!”

  陈晓婷接过钱,蹦蹦跳跳走了出去。

  过了一她买菜回来,李中南要做饭,她又推了推他,道:“老板,我来做,我歇着。”

  李中南点了点头,由她去了。

  做好饭菜,端上桌,洗好碗筷,陈晓婷才叫他来一起吃。

  李中南坐下。

  陈晓婷第一时间帮他盛了一碗饭,然后又给他夹几筷子菜,冲他笑道:“老板,你吃,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红烧肉。”

  李中南点了点头,嚼了一口,味道不错。

  吃着,他随口问道:“晓婷,你怎么会染上赌瘾?”

  按道理说,一个高中生,又是一个女孩子,很难接触到络博彩。而且,就算她上的时候无意中进入那些站,也是第一时间关闭掉才对。

  陈晓婷尴尬一笑,解释道:“我跟我妈吵架了,她断了我的经济来源,然后我没钱就跟一个朋友借钱,他就给我一个址,教我玩,刚开始赢了不少钱,后来~~~”

  李中南摆了摆手,道:“以后不要跟他往来!”

  很明显的事情,不用她继续说。

  “嗯!”

  陈晓婷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吃着饭。

  李中南看小女生活泼了些,忍不住跟她开了几个玩笑。

  陈晓婷见他态度变好了些,犹豫了一下,鼓着气问道:“老板,你能不能把那些删掉,我以后真的不会骗你了。我保证,我都听你的。”

  李中南摇了摇头,道:“这个以后再说!”

  陈晓婷有些委屈,问道:“老板,你是不是还不相信我?”

  李中南没回答她的话,点上一根烟就抽了起来。

  陈晓婷又低着头,红着眼睛咬道:“老板,你要怎么样才肯删掉?我求你了给删掉好不好!”

  李中南随口道:“这样吧,等你一天的业绩达到一百部,我就考虑一下。”

  陈晓婷又小声问道:“能不能给推广费?”

  她不提这个还罢,这一提李中南脸色又一黑,直接说道:“不能。你自己想办法。”

  然后,起身就走了出去。

  不过,临了,他还是回过头来,再道:“以后我就不住这里了,你把外面的房子给退掉,然后搬进来住。这里空调热水器齐全,比外面要好些。还有呢,电磁炉电饭锅冰箱什么的都有,你平时想吃什么自己买自己做。省钱,营养也能跟得上。”

  “哦!”

  陈晓婷应了一声,内心又是一阵复杂。

  走出店面。

  李中南想了一下,给打了一个电话。

  目前,当务之急,就是把废品站给建起来。

  第一步,便是要买地。

  但是,他和帮堂村的村长不熟,想要在那里买地,必须得一个中间人引荐。

  半个小时候,一个穿着一身警服,二十出头的青年来到他的面前。对方直接问道:“南哥,找我干嘛呢!”

  李中南笑了笑,给他递过一根烟,道:“文志,有点事找你帮忙。”

  来人叫陈文志,李中南的一个学弟。

  两个人以前经常在一起打篮球,所以比较熟悉。陈文志高中毕业后,当了两年义务兵,回来后托关系进了县城的一个派出所当上了一个协警。其实嘛,就是一个没编制的城管,身上穿的警服也是他自己弄来的。不过,他却是帮堂村老村长的一个侄孙。

  所以,找他当引荐人,再适合不过了。

  李中南直接把事情给说了。

  陈文志皱了皱眉头,道:“南哥,这事我帮不了你,真的很难。”

  李中南道:“钱不是问题!”

  陈文志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