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悸动

全球废品王 +A -A

  一千五百多辆摩托车,这个有点多了,并排在一起占地都有小半个足球场了,现在先存放到哪里好呢?

  李中南有些头疼,要是像上一次一样运到李家村的墓地,却是怎么也说不过去,毕竟摩托车不是废品,这样一来难免会引起一些猜测。

  得了,管那么多,先运走再说。

  一个电话打出去。一个小时后,十来辆大卡车飞驰而来停在不远处,二三十个青年壮汉在一个矮胖子带领下走了过来。

  矮胖子刚到,就冲着李中南笑道:“中南,你小子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收废品都收到交警支队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这个老家伙比不上你了。”

  李中南憨厚一笑,道:“文叔,我哪能和你比,我就小打小闹而已!”矮胖子原名李文,李家村的一位大佬,村里为数不多身家过百万甚至千万的壕。

  早些年,李文开过无牌无证的加油站,搞过私人糖窑。现在,他买了十来辆大卡车弄了一个运输队。另外,他还是李家村英武团(舞狮团)的掌门。英武团虽然比不上在奥运开幕式上表演过的文车团,但在岭南一带也小有名气,逢年过节活儿少不了。在李家村,像李大头这样的闲散青年大多都是跟他混的,一年下来基本每个人能分个三四五千块。

  所以,有的时候,在李家村他比村长更有话语权。

  李文笑了笑,问道:“多少钱一辆?”

  李中南如实道:“三百。”

  李文听着摇了摇头,道:“三百太贵了,毕竟现在行情不比前些年了。各家各户都稍微有了些钱,就是要买车也是买新车,这些破旧冒尾气的摩托不好卖啊。我看你大部分只能当废品卖了,至少得亏一半。”

  李中南不以为然一笑。

  李文见他不听劝,有些不爽的摇了摇头。暗道现在的年轻人赚了几个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真是轻狂,自己好心提醒他,他却不听劝,早晚得后悔。他以为生意就这么好做?

  当然,他也不好多说,毕竟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拿钱干活的。

  看李文的神情,李中南哪里不知道他内心所想,不过却没有过多的解释。能不能赚钱,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

  “小子们,干活勒!”

  李文大叫一声,指挥着一帮青年开始装运起来。

  装好一车,他又问道:“卸放到哪里?”

  李中南想了想,道:“暂时借用一下学校足球场吧!”

  02年世界杯的时候,李家村小学建了一个标准的足球场,但这些年随着国足的衰落,现在球场早就长满了草丛,荒废已久,暂时借用一下没问题。

  十几辆车大卡车,来回几次,折腾了一下午才运完一千五百多辆摩托。

  微信转了六千块给李文付了车费。

  李文收到钱后,笑道:“中南啊,以后有活儿,你再找我,随叫随到。”现在他的车队基本闲赋在家,能赚多少是多少。

  “没问题!”

  李中南应了一声。

  然后,又找到葛青,要了一个账号给打了五十万。当然,这钱是打给公家的,并不是打给葛青个人的。至于葛青怎么处理,那就不是他李中南的事了。

  原本说好了三百元一辆,一千五百多辆就是四十六七万,李中南现在多打了几万,自然是想拉下关系。毕竟在南港发展,说不定哪天就要和交警打交道。

  钱到帐后。

  葛青略微欣赏的看了他一下,笑问:“中南,你还没考驾照吧?”

  李中南点了点头。

  葛青又道:“回头资料给我一份,过几天我给你送过去。”

  “谢谢葛叔!”李中南笑道,几万块又换来一个意外的小惊喜。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没有驾照肯定不行的,他早就想考一个了,只是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辞别了葛青,找个地方吃了个晚饭。然后,打了一辆车直接回到李家村。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

  农村夜生活较少,这个点基本家家户户都已经关灯睡觉,就算不睡的也都闭门看电视去了,少有人在外面晃荡。

  来到学校操场。

  李大头带着几个小青年迎了上来,叫道:“二叔,你终于回来了。这都守了一整天了,你再不来我就回家睡觉了。”

  “幸苦大家了。回家吃饭睡觉吧,我看着就行。”李中南笑了笑,然后拿出买好的几条烟扔给他们。

  一个小青年接过烟,道:“二叔,有好些车都挺新的还能开,当废品卖了太可惜了!”

  李大头跟着道:“对啊!二叔,能不能给我们几辆?”

  “行!一人挑一辆吧!”李中南点头道。这些天来,这些小孩帮了他不少忙,几百块钱一辆的车自然不会舍不得。

  “谢谢二叔!”李大头带着几个小孩挑了四五辆较新的男装本田,然后再拿出一桶汽油倒上了,启动油门就呼啸而去。

  李中南看着哭笑不得,敢情这帮小兔崽连汽油都准备好了。一根烟抽完,左右看看,一个人影都没,他大手一挥球场上的摩托车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了金属空间里。

  没人看见,这就够了。

  明天若是有人注意到这些车一夜消失,产生疑惑车到底哪去了,就由他们自个慢慢想去呗,反正想破脑袋估计也没人能想出来。

  路经校门口。

  只见上面挂着两条横幅,一新一旧上面全有他名字。一条是十年前祝贺他考上北州一种初中部的,另一条则是祝贺他考上华清大学的。

  不由有些感概。曾经,这里的老师手把手教他写拼音;曾经,在这里度过美好的童年;曾经,这个学校以他为荣。

  时间过得真快!

  踏进校内,一片寂静,偶尔有几只知了在叫。教学楼还是十年前的,却已经破旧了许多,篮球场亦是以前的,却已经长满了青草???

  走到一个教室,里面只有寥寥的十几张桌子。

  十年前,学校每个班级至少五六十学生。十年前,每天上完自习后很多学生还会留下来学习。现在,学校却连晚自修都没有了。

  黑夜中,一点亮光吸引了目光。抬头望去,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正在一个教师宿舍大厅里埋头批改作业。

  时而发笑,时而皱眉。

  静静着看着,女孩认真的样子触动了心弦。以前,自己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

  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女孩抬起头来,而后冲他微微一笑。

  四目对视。

  精美的脸蛋,清澈的眼神,洁净的笑容;犹如大自然一般,纯净清新。又犹如一张白纸,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色素。

  忽然内心略微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