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进局子

全球废品王 +A -A

  “你是说,他从被撞的面包车中跳出来,跟着又有一辆小车冲他撞上去,接着他又跳跃上快速行驶的小车上,一拳打穿玻璃窗直接把司机拽出来暴打一顿。最后,五六个手持凶器的匪徒,还被他赤手空拳不到一分钟就打趴了?”

  夏雪盯着一个目击者问道。

  目击者点了点头。

  夏雪又转过身来,对身后几个警察问道:“你们觉得他说的话可信吗?逻辑性怎么样?”

  几个警察一致摇了摇头。

  目击者又不太确定道:“可能我产生了幻觉吧!而且,当时天色又黑,我看得也不太清楚,事情发生太快了。”

  夏雪点了点头,带着一干警察走出审讯室。

  一个警察问她:“夏姐,怎么办?”

  夏雪看了他一眼,道:“伪造车祸,意图谋杀。你说呢?应该怎么办?”

  某间审讯室内。

  李中南难得清静,开始反思一些东西。

  赤身大汉说的话,他相信了几分。自己的确与他们结怨过,但他们就算要报复,也不至于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要他的命。那么,到底谁要杀他?

  人际关系梳理了一遍,自己得罪得人不多,高大郎独眼狼算一个,还有解救赵艺那次得罪的匪徒。如果真有幕后主谋,应该就是这两帮人中的一方。其次,前者嫌疑较为小一些,高大郎这样的流?氓打打杀杀经常有,但结怨后一般是当面调解或者直接硬碰硬来干,应该不会策划车祸搞谋杀这些。

  至于那帮匪徒,可能性却是最大。

  记得那天晚上,那些人可是随身携带枪械的,而且虽然不太清楚赵艺的身份,但只凭她哥是一个县级市的二把手,他们却都敢绑架她。要杀他一个小人物,他们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胆子。

  还有谁呢?

  李中南总觉得还漏了一些,却是怎么也抓不住。得了,还是先想想目前的处境吧。一个无证驾驶,肯定逃不掉了,说不定还有一个防卫过当甚至故意伤害罪。

  够呛的!

  无证驾驶最多罚点钱拘留个十五天,但要给他一个故意伤害的罪名,少说也得蹲个几年。现在自己个人力量的确够强,以一打十甚至以一打百都有可能,但是他就是再怎么强悍,却都没那个能力与执法势力对抗。

  或许,真的要蹲个几年?

  李中南有点忐忑,相信蹲个几年,出来后他依旧能够快速崛起。但是,自己刚对姚丹虹说过,要一年赚一个亿的啊!

  当然,他并没有后悔。他不是一个圣人,在遭遇谋杀后,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就算再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暴打他们一顿。

  这个没问题!

  问题却出现在,自己一没身份二没名气,太过于势单力薄了。甚至出现这样的事,估计都没人能帮他请一个律师。要换一个稍微有能量的人,这点小事早就保释出去了。

  单打独斗,终究不行!

  正想着,一个女警走了进来,正是那个男人婆。不过,长得的确够帅的,越看越耐看。咳咳,自己不会弯了吧!

  李中南看到她,憨厚一笑:“美女警官,你终于来了,我这等你等得花儿都谢了。那个,我是受害者啊!我冤枉啊!”

  夏雪看了他一眼,而后直接走了过来打开他双手上的手铐,淡声道:“李中南,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李中南稍微一愣,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没听出错吧。就这样放了他?无证驾驶都不管了?

  夏雪冷笑一下,问道:“你想继续呆在里面?”

  说着,就带着他走出去。

  走出警局,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越看着男人婆越顺眼。除了胸小一点,其他的都不错。原本还想着,就算蹲个几年他也认了。却不想她就这样放他出来。李

  中南一边抽着烟,一边感激道:“美女警官,谢谢你了哈!你就是现代的包青天,你就是天底下最好最漂亮的警察。有你你这样正义的警察,那是整个南港那是全国人民的福气啊!”

  夏雪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不过受人之托!看着就烦,你快点走。”说着,又念了一串数字,再道:“这是我手机号,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大事帮不了你,小事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也不管他记没记住,转身走了回去。

  额?受人之托?

  莫非是赵艺?

  昨天早上,卓婷不是一直叫她赵局长吗?难道她是南港市区的公安局长?我勒个去,要真这样那就发大了!以后在南港他李某人还不得横着走?

  想都没想,一个电话打给她,笑道:“老赵,谢谢你啊!”

  赵艺梦呓道:“三更半夜的,你打电话我干什么?又谢我什么?”声音有点迷糊,估计刚从睡梦中醒过来。

  李中南一愣,问道:“不是你把我从警察局弄出来的?”

  赵艺又问道:“警察局?你怎么了?”

  李中南又是一愣,不是赵艺啊,除了她还有谁呢?真没有了啊,他没认识什么大人物!而且,显然夏雪到了现场后才知道自己也在,并非特意为他而去的。这也就是说,在老早前,就有人拜托她照顾自己?

  怎么可能!

  难道她在说谎?该不会是她以前见过自己一面,然后惊为天人而后一见钟情到现在还一直暗恋着他?咳咳,一切皆有可能!

  李中想了想,还是大体把事情跟赵艺说了一遍。

  赵艺听到他遭遇了某杀,顿时一阵紧张:“中南,你没事吧?你现在留在警察局门口,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去接你!”

  李中南略微感动,这都过了凌晨一点了。得,算是没白救她一次。

  十几分钟后,一辆奥迪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赵艺走了下来,看着他一身血迹就惊慌的问道:“中南,你受伤了?”

  李中南笑了笑,道:“我是谁啊我能受伤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特能打,你紧张个什么呢!我身上的都是别人的血,那个,警察来了,我自己弄上的。”

  赵艺闻言忍不住一笑,一下就轻松起来。他的作风的确这样。

  看见她笑了,李中南又调侃道:“没事是没事,但是我的车却被交警给扣了,现在又没有大巴的士,我现在回不了北州了。”

  “老赵啊,要不,你收留我一晚上?”

  赵艺直接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