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大干一场

全球废品王 +A -A

  对于高燕冷淡的态度,李中南也不在意,献媚一笑:“嫂子,我来,你歇着。”说着就抢过她手中的活,硬扶着她到房内坐。

  高燕挣扎不过他,只好由着他去。

  坐着,看着他忙碌着,她脸色好看了些:“这女人的活,你一个大学生干着不觉得羞?”

  以前,李中南每次要做家务的时候,她都不给,说的也是这句话。只是,那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话儿,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溺爱,而现在多少包含了些讥讽在内。

  李中南嘿嘿一笑,道:“嫂子,你这思想要不得,这年头不比以前了,男女平等。”自己亏欠家里太多,她讽刺一两句,自然不会介意。

  一边说着,一边忙起来。

  杀了鸡放了血拔了毛,洗干净后下锅生火煮起来。然后,又开始煮饭炒菜熬汤。说到吃的,不是他吹,真的样样精通。

  做好饭菜摆上桌面,又开始洗刷碗筷。

  忙好这一切,李大头刚好回来。李大头一进门口,就激动叫道:“二叔,我的苹果手机呢!”

  “少不了你的!”

  李中南拿出一个手机,丢给了李大头。然后,又来到高燕身边坐下,再拿出一个手机递给她讨好道:“嫂子,给你的。”

  “不稀罕!”

  高燕冷声道。不过,偷偷瞄了几眼。看手机样子,比村长老婆用的还要精美时尚,却是动心得很。

  李大头听着,叫道:“妈,你不要给我,我一个女同学???”

  “谁说我不要!”高燕气得瞪了李大头一眼,手一伸直接把手机给抢了过来。有这样的儿子,她也是醉了。

  高燕拿着手机,换上手机卡,弄了一阵子,就是搞不明白怎么使用。李中南只好拿过来,帮她下了一些应用软件,酷狗微信QQ这些,又手把手教她怎么使用。

  听着歌,玩着手机,高燕脸上逐渐的多了许些微笑。

  看着,李中南一阵欣慰。

  他从京城回来后,这一年多的时间,还没见过嫂子笑呢。甚至,她平时都不出门了。没办法,城里人比钱比权,村里人比后辈。以前吹小叔吹得多了,现在一出门,那些四叔五婶免不了嘲笑一番。

  “小二,这手机要几百块吧?”高燕问道。而后又叹了一口气。唉,小叔聪明能干,又那么的懂事,知道疼她。但是,花了那么多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为什么最后却被学校开除了呢!没有文凭,收破烂打工的,又能赚几个钱?

  “几百块?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李大头一阵鄙视,说道:“我的亲妈呀!这个可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至少五六千块呢!”

  五六千块?两个不就是一万多了!

  高燕吓了一跳,这都赶家里种地一年的收入了。惊吓过后,她又是一阵气急败坏,掐着李中南的耳朵就骂道:“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我打死你???”

  李中南咧嘴一笑。

  李大头赶紧拉了高燕一把,叫道:“别打了,二叔现在赚大钱了。”

  “真的假的?”

  高燕一阵狐疑,然后又紧张看着李中南:“小二,你是不是干坏事了?你千万别学大头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李大头气道:“我怎么了!我又怎么了!”

  李中南苦笑一番,只好解释道:“前阵子我带着大头他们,回收了几十大卡车的课本,赚了点钱。现在呢,又在县城开了个手机店。”

  高燕还是有点不相信。

  李大头道:“这事我可以作证,我那些兄弟也都知道。”

  高燕闻言松了一口气,不过却冲着李大头就骂:“兄弟,兄你个大头鬼。以后不准跟那些人来往,省得整天学坏!”

  “真�嗦!”

  李大头翻了翻白眼,那些小孩学他还差不多。李中南也是摇头苦笑。在父母心里,自己儿女都是最好的,变坏了也是身边的朋友带的。

  坐了一会,李大鹏下地还没回来,没能开饭。李中南就带着大头去了回收站一趟,把那些家电都搬到回来,开始安装起来。

  看着忙碌的叔侄俩,高燕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全新的空调三台,还有挂式大屏幕液晶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电磁炉???

  整个李家村,只此一家!

  高燕坐了一会,叫道:“小二,大头,我去翠花家坐坐。”说着,一条腿变利索了许多一般,三步做两步就溜了出去,她已经耐不住吹乎一番。她家小叔就是聪明能干,读书的时候能当高考状元,现在收破烂又怎么样,一样可以当个废品王赚大钱。

  傍晚的时候,李大鹏扛着一袋花生回来。

  “大哥,我来。”李中南迎上去接了过来,而后又扛到楼顶。此时,正值花生收获季节,这些花生都要晒干了卖的。

  下来后,冲李大鹏一笑,叫了一声:“哥。”李大鹏应了一声,又拿起竹筒烟枪,低着头吧嗒吧嗒的抽起来,而后又一阵咳嗽。

  李中南想开口叫他少抽点,却是说不出口来。自小打来,他和大哥都说不上几句话。不是感情不好,相反的,大哥甚至比大嫂更在乎他。

  但是,就是没话说。

  吃完饭后,李大鹏又拿起烟枪,吧嗒吧嗒的抽起来。似乎,他的世界,除了地里的庄稼,就剩下手中的那根烟枪了。

  李中南叹了一口气,又看向高燕:“嫂子,跟我来一下。”说着,把她拉进房内,关上了门。高燕不解问道:“这么神秘,你要干嘛?”

  “嫂子,给!”

  李中南拿出一包报纸,打开后递给高燕。

  在回到镇上的时候,去了一趟银行取了十万块。这钱不能让大哥知道,不然谁家有困难,以他老实又顽固的性格,肯定又得借出去打水漂。

  高燕硬是不要,说他刚开始做生意,得留着做本。

  李中南没有办法,只好打开手机银行给她看。看着一串数字,嫂子又是一阵惊讶,想不到这才不到一个月,小叔已经赚了这么多钱,难以想象,太厉害了。

  高燕接过钱,藏到床底:“行,嫂子帮你保管着,给你娶媳妇。翠花刚说了,只要下个五万聘礼,就把她家大丫嫁过来???”

  得,开始逼婚了,对象还是一个刚小学毕业的。李中南听着一脸懵逼,不好气道:“嫂子,我还年轻,这事不急!”而且,翠花婶不是说过万八千聘礼就行了么,咋的知道他赚了钱?现在又变成五万了!

  高燕闻言,不高兴道:“咋就不急了?小二,你看村里和你同年的,哪一个儿女不生了一大箩?你这要是还单着,我的脸往哪搁?”

  李中南一阵不好气,叫道:“那也不能乱来啊!大丫她有十四岁没有?你这是逼我犯法的啊!亲爱的大嫂!”

  “这个我不管,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高燕拍板子道,“大丫那女孩,我满意。乖巧能干,又是一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都差不多和你一样高了????”

  看着李中南一脸不情愿,高燕语气一转,娇笑道:“好了,不要哭着脸,我还能害你嘛!小二啊,大嫂跟你说,女人嘛,最重要的???就大丫那一双长腿,做那个的时候,保证夹得你不要不要的???”说着,一脸羡慕,咋都是女人,命却不一样呢。

  听着,李中南满脸通红,落荒而逃。

  村里妇女就这样,啥话都说得出口。高燕嫂还好,说话多少有些分寸。其他的一些女性,那更受不了,什么我的B你的D你来C我啊,经常挂在口边。

  当然,她们也就说说,至于婚前性爱婚后出轨的事,少有发生。这个倒不用怀疑,村子就这么大,哪家那点破事谁不知道。与之相反的,在城市里的一些姑娘,她们谈吐优雅,和异性交往谦谦有礼,却往往认识一天,甚至只是吃一顿饭,就能和男方开房滚床单了。

  这两种女人,哪一种更保守,这个不好说。不过,他更喜欢后者,口头上的便宜,哪有直接来得爽。

  走出家门,如卸重担,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批家电,再加上那十万块钱,家里的条件多少改善了些。自己内心的愧疚,也就少了许多。

  这下,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点上一根香烟,冲着李大头豪气道:“走,多叫点人,二叔带你们横扫北州废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