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玩大发了

全球废品王 +A -A

  闻言,赵艺脸蛋一热。

  而后,闭上了嘴巴。两人都没说话,只是感受着。黑暗中,一片静谧,粗重的喘气声,清晰可闻。

  过了一会儿,赵艺有点受不了,开口问道:“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勒个去!

  敢情人家都没把他当一回事,到现在连他的名字都没记住。李中南一阵不爽,不好气道:“我叫李中南!姐姐,这次你可要记好了!”

  “嗯,记好了。”

  赵艺一阵尴尬,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她工作太忙了,那天在回他微信的时候,正在开会呢。这一次,默默的念了好几遍,把这个名字牢牢给记在心里。

  “小李???”

  赵艺刚开口,啪的一声,挺翘的后面被拍了一巴掌。李中南拍了一下还不满意,又在上面捏了几把,瞪着她咬道:“不要叫我小――李!”

  读书的时候,经常被叫小李子,有心里阴影呢!

  “你???你怎么这样!”赵艺真想给他一个巴掌,却下不了手,甚至不好发作,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他刚救了她,现在又???而且她这样叫,的确有点像???小太监?还有,似乎她内心并不怎么恼怒,只是感觉有点羞。

  李中南哼了一声,就是不理她。

  “你生气了?”

  赵艺试探着问道,又激道,“不会这么小气吧?好吧,我给你道歉,对不起了。以后,我叫你名字吧?”

  “好!”

  李中南憨厚一笑,这才差不多。

  赵艺看着有一些痴,好奇问道:“中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短短两次接触,他给了她一次次巨大的震撼。断笔重接,修复的完好如初;单枪匹马,三两下就放倒一群匪徒???

  太神奇了。不可思议的存在。

  现在,却又如同一个小孩一般。有点调皮,有点小气,有点色色???

  李中南想都没想,调侃道:“我啊!我老爸是收破烂的,我大哥是收破烂的。所以,我也是收破烂的???”说着,又问道:“你呢,你干啥子的?”

  赵艺学着他的语气,笑道:“我啊!我老爸是当官的,我大哥是当官的。所以,我也是当官的???”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清晨,睁开眼睛,看着李中南脸色有些疲惫。想到他可能一夜不睡,赵艺就有些过意不去,道:“中南,我实在太困了。所以,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对不起啊!”此时,她正抱着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胸膛上???

  “没事,我乐意!”

  李中南傻傻一笑。感受着胸膛上传来的热度,压迫感???真软,真大,真有弹性。一个字,爽。两个字,舒服。

  赵艺脸色微微一红。

  想到她竟然和一个男孩子,在水中,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亲密的拥抱在一起,足足过了一个晚上。就觉得有太不可思议了。还有,这小滑头,那条蛇竟然还在发热。而且,他一只手搂着她背部,一只手放在她臀部???

  赵艺想发怒,却如何怒不起,只好推了推他,带着许些羞意道:“天亮了,你快上去,找人来把我弄上去。”

  李中南嘿嘿一笑:“好滴哟!你等着我!”

  做了一个记号,来到帮堂村。借了一辆摩托车,还有几条又长又粗的绳子,李中南便再次回来。绳子一头往一棵大树上一绑,一头丢进了水井中。

  下了井。

  然后,李中南弯了弯腰。赵艺冲他微微一笑:“中南,谢谢了。”然后,大大方方的坐了上去,搂住他的脖子。

  “姐,你抱紧点。”

  李中南抓住绳子,开始攀登。

  一夜没睡,又背着一个人,还真有点挑战。好在,服用了基因药剂,身体素质提升不止一个档次,勉强爬了上来。

  放下她,喘了一会气,李中南笑道:“姐,走吧。这都一晚上了,估计找你的人都要急疯了。”等了一会,赵艺没反应,他又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得了。

  此时,赵艺身上的衣服,几乎都破了。炎热的夏天,本来穿得就少,昨晚又是在甘蔗林里瞎跑了一阵???

  上衣,短裙,开了一个个口。

  湿漉漉的,雪白的肌肤,火爆的身材,一览无余。甚至,双腿交叉处,蕾丝丁字裤清晰可见,那一处凸起???

  赵艺倒也没遮掩,只是催促道:“你别看了,快去给我买一身衣服。”

  “得了,你等着。”

  李中南嘿嘿一笑,转身就走了。走了两步,他又折了回来,看着她胸前憨厚一笑,问道:“那个,姐,多大呀?”

  赵艺撩撩秀发,傲然道:“三十八――D!”

  李中南看着,摇了摇头:“没看出来!”

  赵艺勉强一笑,解释道:“昨天刚上班回来,所以,束得有点紧。”

  赶到县城。

  来到一个内衣店前,却是怎么也迈不进去,长这么大,还没买过女性贴身衣物呢。倒不是脸皮薄,只是县城就这么大,万一遇到熟人呢?

  想了想,还是给韩雪打了个电话。

  美少妇班长随叫随道,骑着一个电瓶车,带着一张疲惫的脸蛋,笑着调侃道:“李中南,这么早找我干嘛?要约会,你也等晚上啊!”

  李中南把事儿一说。

  韩雪带着狐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倒也没多问,停好车就走进了店里。等她买好东西,李中南松了一口气:“班长大人,谢谢了哈。多少钱啊?”

  说着就要掏钱。掏了一阵子,毛都没掏出一根。糗大发了。

  韩雪一乐,笑道:“得了,就几个钱。”

  李中南又是一阵感激,夸了美女班长一番,差点就把她吹成下凡来拯救他的仙女了。韩雪受不了他,只好开口道:“还真有个事,我一个表妹,刚参加高考。小女孩成绩不好,大学没啥戏。想到珠三角打工,家里不同意,你那小店需要人手?”

  “没问题。”

  李中南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拍着胸膛笑道:“韩班长的表妹,就是我的表妹,不要也得要啊!”

  目前,的确需要。

  这几天忙着回收课本,店铺都没开门,损失惨重。而且,现在一下赚了两千多金币,未来生意肯定越做越大。还要忙着赚金币,一个人真心不能应付。

  回到甘蔗林,等赵艺换好衣服,就带着她回县城。

  刚上国道。

  义乌义乌的,一辆辆警车呼啸而来,截住了他们。

  几十个警察,瞬间围了上来。一个个手持长枪,杀气凌然,枪杆上膛瞄着他,做好了随时开枪的准备。

  一看这阵势,李中南直接吓尿了。

  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下车,三不并作两步直奔赵艺而来,抓起她的双手紧张的问道:“小艺,你没事吧?”

  卧槽!

  眼前的中年男子,不正是前几天在古玩店遇到的那一个?

  看对方那紧张的样子,再听着他亲热的称呼。李中南不由一愣,难道赵艺姐是市长夫人?想到昨天下半夜,又摸又捏的,李中南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妈呀,这次玩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