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赚一笔

全球废品王 +A -A

  安康县是一个人口大县,十几个乡镇加起来差不多两百万。其实,十几年前安康县已经改名北州市,不过却是县级市,在行政上低于南港市半个级别。

  来到县城,李中南直接把车开到二手车行。

  一个大胖子走了出来:“小兄弟,你要买什么车?”

  李中南却是问道:“老板,你这里收车吗?”

  “收,怎么不收!”

  胖子带着肥嘟嘟的笑脸,眯着眼睛端详着面包车,“五菱面包,九九成新,一口价,一万五。”

  一万五?

  这车花两千块买来,又耗费五个金币修复好,算起来最多三千的成本,这一转手直接翻了五倍。有了“回收系统”,就算他是一个收废品的又怎样?终究有他崛起的那一天!

  “这车可不卖!”

  李中南笑着摇了摇头,干这一行,没有一辆这样的车还真不行。打开后车门,把自行车摩托车搬下来,李中南再道:“十二辆自行车,三辆摩托车,开个价吧!”

  “全部是新的?”

  胖子狐疑的看着李中南。李中南知道他在想什么,开口笑道:“你放心,这些车来路正当,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这倒不至于!”

  胖子尴尬一笑,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他敢在这里开车行自然不怕麻烦。刚才不过琢磨着这些车是不是偷来的,要不要压低价格。不过看李中南的样子,显然是明白人,胖子便爽快道:“自行车一百五一辆,摩托车一千五一辆。”

  “成交!”

  李中南一口应道。一手的自行车不过三四百,摩托车三千左右,显然在二手车行卖不了这么多,胖子给的价格挺实在了,毕竟他还要赚钱。

  “一共六千三,拿好了。”

  胖子递给李中南一小叠百元大钞,又拿出一张名片给他:“鄙人姓袁,兄弟你可以叫我袁胖子,以后有车直接给我电话,我亲自上门。”

  “没问题。”

  李中南接过钱,只觉得全身都美得轻飘飘的,这些钱抵他以前干两个多月了。

  天宁寺古玩珍宝店。

  店里冷冷清清的,一老一中正在下象棋。

  李中南走进去,还没待他开口,其中的老头就开口:“客官稍等一下,等老朽杀完这一局。”

  “好滴哟!”

  李中南也是一个象棋迷,当年还获得清华大学新生联赛的亚军,回到李家村后也是有事没事就跟一帮老头杀得不亦乐乎。现在倒来了兴趣,站在一边津津有味观看起来。

  看了一会,就摸了清了局势。

  这个老头整一个激进派,只攻不守,步步紧逼,不在乎一兵一卒的丢失,力求一波流带走胜利。反观中年男子,却是不慌不忙,步步为营,不知不觉中一点一滴吞噬着对方的兵马。随着时间的流逝,前者攻势越来越无力,而后者却开始反守为攻,胜利在望。

  “将!”

  中年男子直捣黄龙,笑道:“老领导,你输了。”

  老头有些不满,有些欣慰道:“守成有余,开拓不足。不过能赢我,你小子倒长进了不少。现在你羽翼渐丰,以后我这里就不用再来。”

  中年男子还想说什么,老头不耐烦骂道:“还不快滚,难道等我给你做饭?”

  “行,我先走了。老领导,换届的事???”中年男子又被老头瞪了一眼,硬生生的把到口话憋回去,掉头就走。

  临走前,他看了李中南一眼,倒是有些意外。

  这都一个多小时了,小伙子能默默的站在一边,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毅力倒还可以。他哪里知道李中南是一个象棋迷,只以为他在等着买东西,却不知道他看得好生过隐呢。

  北州市市长?

  李中南吓了一跳,想不到中年男子来到这么大。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老头已经端着一碗热茶过来,满脸媚笑道:“客官,请喝茶。不瞒你说,我这里全是好宝贝,你随便看看,喜欢哪件就买,我给你打八折!”

  “咳咳,谢谢???”

  李中南有点受惊若宠,更多的却是惊愕,这个老头刚把市长骂得劈头盖脸的,还以为他是一个牛逼哄哄的大人物呢,想不到眨眼就变成一副奸商的样子。

  象征性喝了一口茶水,李中南拿出玉坠,充满期待道:“老人家,我的家传宝贝,你看看值几个钱?”

  “好???好普通,一千块。”老头一看玉坠,双眼中亮光猛地一闪,激动地抢过过来。一时反应过来后,语气又迅速变得冷淡起来。表情变化非常快,很难觉察,要是一般人还真有可能被他忽悠了。耗费三十金币才能修复的东西怎么可能就值一千块?

  李中南想都没想:“不卖!”

  老头咬咬牙,道:“一千二,不能再高了。实话跟你说,在别的地方,你最多能卖个七八百,不信的话你就拿回去吧!”说话间他又把玉坠还给李中南,满不在意的坐下来,煞有介事的样子。

  太黑了。

  李中南懒得跟他多费口舌,拿着东西掉头就走。

  见他要走,老头却是急了,起身就挡住他:“小伙你先别走,价格好商量,我给你两千。两千可是够你找很多次小姐了啊,你可要想好了啊!”

  李中南冷笑一下:“十万!”

  “一万!”

  “十万!”

  “三万!”

  “十万!”

  “六万!”

  “十万!”

  “九万八,这总可以了吧?就差两千块!”老头子狠心道,能扣两千是两千。玉坠的市价也就八九万,不过他的宝贝孙女过一阵子就要订婚,他想买下来送给她。

  李中南摇了摇头,吃定他了,再道:“十二万!少一个子都不卖!”

  “行,算你小子狠!”

  老头不敢再压价,害怕再多一句,李中南又要提价。一阵肉疼,赶紧拿过玉坠问道,“现金还是转账?”

  “现金!”

  李中南看着老头,一阵鄙视,“就你这样的老头,会上吗?”他有些不放心这老头,害怕他做手脚,钱还是拿到手中稳妥一点。

  老头气得喘不过气来,拿出十二万现金扔给李中南:“快给我滚!”

  李中南拿了钱,倒是不急着走,存心气气这黑心老头:“再看看,你这里全都是宝贝呢,我开开眼界也好。”

  闻言,老头脸色又一黑。宝贝个球,基本都是一些假货仿真货。

  李中南转了大半圈,突然看到一张破损的山水画,上面还满是油污,竟然标价五十万。他当即讽刺道:“我说老头,你黑一点没关系,但也太天真了吧?这破东西给人都不要,你标价这么高,傻子恐怕你都坑不了!”

  “你懂个球!这是张大千的画!”老头不耐烦道。

  李中南闻言看看落款,果然是张大千。前几年,张大千有一幅画拍出了上亿元,要真是真品,虽然破损了,但五十万倒也不算黑。

  用“回收系统”查看一番,修复这幅画竟然需要一万金币。

  李中南吓了一大跳,修复玉坠才需要三十个金币,而这幅画却是它的几百倍,这实在太高了。惊讶过后,他却是满眼灼热,这画修复后的价值,恐怕有个几千万?

  默默记在心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