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回收系统

全球废品王 +A -A

  南方的夏天,烈日暴晒,空气异常闷热。

  李家村村头,一群农妇赤着胳膊,敞着衣领,瘫坐在茂密的大杨树下,一个个口含冰棍,滋滋的吃着。

  一个肥婆过瘾叫道:“舒服,太舒服了。李中南,谢谢你了哈。就是你的东西太硬了,婶子都咬不动,要用舌头一下一下的舔???”

  一边说着,一边向吊床上一个小伙抛着媚眼。

  “咳咳,翠花婶,什么我的东西,只是我买的雪条而已!”李中南看着她那一口嵌着韭菜叶子的黄牙,还有两百多斤的一坨肉,感觉一阵阵的恶寒。

  翠花婶咯咯一笑:“哟,脸都红了,真可爱。好了,婶子不戏弄你了。我说大学生,你就打算收一辈子的破烂啊?”

  “收破烂咋了?我这是自主创业!不用住地下室,不用挤公交,不用看老板脸色,多舒服,多自在。算了,跟你说你又不懂!”李中南一阵鄙视。

  翠花婶不屑道:“哟哟,还创业呢!得了吧,就干这个你能赚几个钱啊?”

  “咋就不能赚钱了?你信不信我明年就赚个一百万!”李中南叫道。在这地方收破烂,当然赚不到一百万,但等他把档口开到县城就不一样了。而且,他又不是一般收废品的。

  “我还真不信!”

  翠花婶白了他一眼,“你要能赚一百万,我就把大丫嫁给你了。”

  “我去!就那小丫头,她毛长齐没有?”

  李中南一阵汗颜。

  翠花婶道:“咋就没长齐?你不会偷看过吧!我家大丫不小了啊,很快小学毕业了!一百万就算了,你给下个万八千聘礼就得了!”这婆娘倒是认真起来了,内心已经在琢磨着,女孩子家家的没必要读那么多书,有个小学文凭差不多了。这小伙身体挺棒的,大丫要能嫁给他也是一种福气,起码不会守活寡。再说当年他可是安康县高考第一名,放在古代就是光宗耀祖的状元郎,虽说只读了两年就被学校开除了,但好歹是个大学生。肥水不流外人田,知根知底的,总归比丫头出去打工,一年半载就挺个大肚子回来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好得多。

  “行,算你狠!”

  李中南彻底服气了,干脆闭上嘴巴。

  一个八九十的驼背老头,挑着两个大麻袋慢吞吞走过来。李中南眉开眼笑,迎了上去:“德彪叔,今天收获怎么样?”

  “还可以,你看看能换几个钱!”老头抹着热汗,喘着大气。瓶瓶罐罐的,废铜烂铁倒了一地,带着笑脸埋头整理分类。

  李中南屁颠颠回到家里,拿出一根铁秤:“这几天行情不好,塑料瓶六毛一斤,废纸两毛一斤,铁一块钱一斤,铜一块二???”

  “前几天???”

  “前几天是前几天,现在是现在。就这个价格,你卖就卖,不卖就别的地方。”李中南掉头就走。这老头自行车都骑不了,附近几条村就这一家回收站,他能去哪呢。

  “行,我卖。”

  “好滴哟!”

  李中南奸笑一声,开始工作,又少不了缺斤短两的,“塑料瓶三斤,废纸五斤,废铁十二斤???一共二十八块钱!得标叔,我说你儿子全都毕业了,个个月入大好几千,你这快入土的人了还干这个?”

  李德彪瞪了他一眼:“咋滴啊?你小子一个收破烂的,还看不起我这个捡破烂的?”

  行,他闭嘴。

  “唉,没办法。大儿子就要结婚了,媳妇是城市里的,说是一定要买一套房,大好几百万呢。我这把老骨头,闲着也是闲着,多赚几个钱给他们凑个首付。”李得彪自豪笑道。儿子能娶一个城里姑娘,光宗耀祖的事情。

  “那二儿子三儿子呢?他们结婚你是不是还得给钱?”

  李中南抽出了三张大团圆:“给,三十。多的两块给你买冰棍吃,大热天的降降温。”这奸商感情有点泛滥,忍不住一阵感叹,儿子养大了,给钱读完书,还要给钱娶媳妇,给钱养小三???

  可怜天下父母心。

  废品搬回院子里,迅速关上门。

  李中南大手一挥,一堆废品在眼前凭空消失,出现在一个浩瀚无际的金属空间里。

  与此同时,意识中出现了一个透明的页面,类似于游戏选项框,四个金色大字,清晰写着‘回收中心’。下面,有三个选项,分别是:出售,修复,购买。现在“购买”这个功能还是灰色,没有激活。

  废旧物品开主动分类。

  饮塑料瓶(灰色):可回收物资,两百kg/1金币。

  书籍(白色):可回收物资,一百kg/1金币。

  废铁(黑色):可回收物资,一百五十kg/金币。

  破损和田玉(绿色):可回收物品,具有一价值,可以修复。

  绿色?

  李中南拿起玉坠咧嘴一笑,双眼满是兴奋之色。

  “回收系统”出现两个月了,他已经试验过许多次,理论上任何物品,都可以通过系统的修复功能,恢复出厂状态。但是很多物品修复价值并不大,比如一支笔,一本书,一张纸,处于破损无法使用状态,耗费一定的金币修复好,却卖不了几个钱。

  而绿色物品却具有一定修复价值,金属空间里还堆放着一些有故障的自行车摩托车,都是绿色的,修复后再出手的话,应该能够小赚一笔。

  虽然他不懂古玩珍宝,但是只看名字,就知道这玉坠应该值不少钱。

  “修复‘破损的玉坠’需要多少金币?”

  “叮咚:三十个金币,请问是否修复?”

  李中南皱了皱眉头,三十个金币不是一笔小数目。废纸书籍按照五毛钱一斤来算,获取一个金币就要花一百软妹币,三十个金币就等于三千软妹币。向系统倒卖废纸书籍的性价比,要比废铜烂铁那些高得多,所以综合起来,获取三十个金币至少需要五千软妹币。

  “是!”

  咬咬牙,李中南豁了出去。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不搏一把,真不知道何时何月才能把档口开到县城。

  “叮咚:修复完成!”

  一个崭新玉坠出现在李中南手里,没有一点的破损,品相完好,触手淡淡的冰凉中带有一丝温热,感觉非常舒服。

  原来积累了99.8个金币,耗费了三十个金币,现在已经剩下69.8个。再出售掉刚收的废品,获得0.2个,系统总共剩下70个。然后,他又修复了三辆破旧摩托车,以及十来辆自行车,消耗掉几个金币。

  “能不能翻身做主人,就看这一回了!”李中南把玩着手中的玉坠,充满期待,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干这一行大半年了,原本也攥了万八千块,但这两个月来,收到废品都卖给了系统,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前两天又花了两千块买了个破面包车来修复,现在积蓄已经差不多见底。

  李中南藏起玉坠,自行车摩托车搬上面包车,直奔县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