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顶级科学家的必备要素

超级科学家 +A -A

  机票很贵,坐一次飞机,可以坐好几次火车了,这是国人的普遍共识,但是,知道机票为什么贵的人却并不多,大多数人只是在抱怨。

  要不是庄老提起,叶晨也不会想这事儿。

  “说说看。”庄老道。

  “飞机太贵。”叶晨道。

  “嗯。”庄老赞赏的点头,道:“不错,我们国家使用的飞机着实很贵,因为这是进口的飞机。我们国家的客机,不是波音的就是空客的,买人家的飞机,哪能不贵呢?我们买一架飞机,美国人可以买两架了。”

  没有飞机,就没有航班,所以,飞机贵了,自然的,机票也就很贵了。

  “要想发展我们国家的航空业,要想把机票的价格降下来,我们国家必须得把大飞机送上天。不然的话,只是幻想。”庄老接着道。

  我们国家现在使用的民航飞机,不是从波音购买的,就是从空客购买的。买别人的东西,总是很贵,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发展我们的民航事业,那是不可能的。

  要想发展民航事业,必须得把大飞机送上天。

  “我们国家现在组建了大飞机公司,不断有好消息传来,大飞机上天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想,这机票降价的时间也快了吧。”叶晨道。

  “小叶,你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这是好事,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我们国家能够建立空间站,为啥造不出大飞机?”庄老又问了一个问题。

  “这……”仔细一想,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国家能够造宇宙飞船,能够在太空中建立空间站,却不能造大飞机,叶晨还真有些想不明白,问道:“为啥?”

  这问题不仅叶晨没有想过,很多国人都没有想过。很多国人总是在怨叹,国家不行,连大飞机都造不出来,却是没有想到,我们能把宇宙飞船送上天,能建立空间站,这能不行吗?

  “这得从我们国家的国情说起,这事得从建国之后说起来。”庄老目光深沉,陷入回忆中,道:“我们国家建国之后,一穷二白,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而航空和航天两个都要发展,国家只能拿出一份钱,在当时有‘一份钱两件事’的说法。用一份钱来做两件事,这明显不可能,只能选择一个对我们国家特别重要的优先发展。”

  “是优先发展航空呢,还是优先发展航天,这在当时的争论很大,两派的势力都差不多,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当时刚参加工作,也参与了争论。”

  “庄老,你支持哪一派?”叶晨有些好奇。

  庄老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啊,我支持的是优先发展航空。现在想想,真是不了解实际情况,在乱弹琴。”

  “庄老,也不能这样说,你也是为了国家嘛。”叶晨道。

  “为了国家没错,但不符合国家的实际情况,就不对了,会给国家造成很大的损失。”庄老摇摇头,接着道:“不仅我们这些科研人员在争论,就是国家领导人也在争论,一时间难以决定。我们国家的缔造者很英明,善于听取意见,他把我们的导弹之父请去,想要听听导弹之父的看法,最终采纳了导弹之父的意见,优先发展航天。”

  我们的导弹之父,是享誉世界的科技巨匠,叶晨从小就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很是好奇的问道:“导弹之父说了啥?”

  “导弹之父的观点就两个:一是,他认为导弹的突防能力比起飞机要强得多。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我们国家当时所处的国际环境非常恶劣,战争威胁时刻存在着,要是没有导弹,即使我们造出了原子弹,以飞机的速度与突防能力,难以对敌人构成较大威胁。”庄老道。

  飞机和导弹的突防能力谁强谁弱,这不需要说的。

  “二是,我们国家当时的科技基础就那样,不可能造得出飞机需要的材料,飞机的材料是多次重复使用,要求很高。而导弹是一次性的,对材料的要求相对较低。所以,优先发展航天,符合我们国家的实际情况。”庄老很是赞赏导弹之父的观点,道:“后来的事实证明,导弹之父的看法完全正确。”

  叶晨恍然,道:“现在国家投入巨资发展大飞机,这是在补欠债。”

  “没错。”庄老肯定。

  “我就说嘛,我们国家能造宇宙飞船,能建空间站,却不能造大飞机,原来是欠债太多造成的。”叶晨总算是弄明白了。

  庄老接着剖析,道:“另一个造成我们国家机票贵的原因是因为美国。”

  叶晨不解了,道:“我们国家的机票贵,和美国有啥关系?”

  萧令月瞥了一眼叶晨,道:“不仅有关系,还有很大的关系。美国以世界警察自居,全球存在,美国的军队可以全球介入,这要花很多钱的,你以为美国的钱多得烧手,没事找事?美国这是在追求国家利益。掠夺资源,就是国家利益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说法比较新奇,但仔细想想,也有道理,叶晨无法反驳。

  “美国全球存在,可以全球打击,就拥有资源的定价权,要是不听美国的,就要遭到美国的军事打击。看看伊朗,是石油输出组织的一员,不听美国的,美国几次想要动武,要不是几个大国博奕,阻止了美国的阴谋,美国早就把伊朗打下来了。”萧令月接着道。

  伊朗问题,是眼下的世界热点问题,叶晨自然是知道,以前不明白原因,听了萧令月的话,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

  “美国拥有资源的定价权,定的价格自然是有利于美国。这些东西,是看不见的,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萧令月道。

  “小叶,我之所以提起这事,不是要显示我的博学,而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一个顶级科学家,必须具有世界眼光,能从全球着眼。我们的导弹之父,在这方面特别厉害,让人钦佩。”庄老告诫道:“你有空的话,多研究一下这方面,对你有好处。”

  庄老这是一番好意,仔细想想很有道理,那些享誉全球的科学家眼界开阔,能从大处着眼,令人佩服。

  接下来,萧令月给叶晨好好上了一堂课,让叶晨对世界问题的看法大有提高。

  同时,叶晨对萧令月的看法又有不同,不愧是世界级妖孽,她对世界的看法真的让人赞叹,好多问题,叶晨连想都没有想过。

  “全球热点问题,其实就是大国利益的交汇点。”叶晨大有收获。

  “悟性不错。”庄老欣慰的赞赏一句。

  “孺子可教。”萧令月点评。

  叶晨很是郁闷,我比你大,好不好?你这样说话,也不怕折寿。

  在叶晨的请教中,终于到了首都机场。下了飞机,出了机场,叶晨一瞧,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