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庄老的选择

超级科学家 +A -A

  看着被制住的叶晨,刘忠泽得意的笑了,叶晨落到廖伟良手里,还不乖乖把专利交出来?就算你叶晨的骨头硬,难道还不能冲叶晨的家人下手,你敢不交出来吗?

  “你们这是做啥呢?小叶又没犯法,你们咋能这样对小叶?”苏为民冲上来,把一个抓住叶晨的警察一推,大声喝斥道。

  叶晨看在眼里,特别感动,心里暖暖的,苏为民在这时节还能维护自己,真是难得。

  历来只有锦上添花,象这种雪中送炭的事儿实在是太少了。

  “谢谢苏哥。”叶晨真心诚意的道谢。

  “小叶,你放心,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有事。你等着,我给老师打电话。”苏为民拦在叶晨身后,挡着警察。

  叶晨心里不太踏实,庄老会不会抢我的专利呢?这可是光子芯片这种改变世界的技术,能不心动的有几个?

  正想着,门被推开了,庄老和萧令月出现在门口。

  叶晨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庄老会如何做呢?

  “庄老。”所有人,包括廖伟良,都是挤出笑容,恭恭敬敬的迎接庄老的到来。

  庄老冷着一张脸,跟万载玄冰似的,理都不都他们,目光直接落到叶晨身上,锐利如剑,快步来到叶晨身边,睁大眼睛,把叶晨一阵打量。

  叶晨被看得发毛,小心翼翼的问道:“庄老,你这是……”

  “哼。”庄老冷哼一声,没有理睬叶晨。

  叶晨心中一沉,完了,庄老要抢他的专利,不然的话,也不会对他如此冷淡。

  “萧美女……”庄老这里没希望了,叶晨又把希望寄托在萧令月身上,挤出笑容,特别亲切。

  “哼。”萧令月冷哼一声,鼻孔看叶晨,直接把他当空气了。

  “真的完了。”叶晨一颗心都沉到谷底了。

  刘忠泽他们看在眼里,特别开心,看来庄老对叶晨很不爽,叶晨的专利百分百保不住了。

  “庄老,叶晨利用职务之便,盗用实验室的材料干私活,罪大恶极,您一定不能饶过他。”刘忠泽忙陪着笑脸,开始告刁状了。

  “你谁啊?”庄老斜着眼睛看刘忠泽。

  “庄老,我是刘忠泽,小刘啊。”刘忠泽不得不放下身段儿,满脸亲切的笑容自报家门。

  “刘忠泽,你是哪根葱?”庄老的脸色一冷。

  众人特别意外,个个一脸的惊讶。

  庄老来到方天的身边。

  “老师。”方天忙讨好似的道。

  庄老没有理他,而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方天的校长位置上。这位子,庄老坐了也就坐了,方天还得陪着笑脸,一脸庄老坐是理所应当的样儿。

  “砰!”猛然间,庄老右手重重砸在桌上。

  众人心中一惊,庄老这是要发怒了,叶晨要倒霉了。

  只见庄老的目光落在叶晨身上,道:“小叶……”

  “呵呵。”众人乐了,原来庄老真要对付叶晨了,他们的愿望成真了。

  “……是用过实验室的材料,但那不是盗用,是正大光明的用,是我授权的。”庄老接着道。

  “啥?”一片质疑声响起,众人个个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了。

  谁也没有想到,庄老竟然搂住了叶晨的后腰。

  叶晨只有这一个弱点,可以说是他的死穴,要是庄老一口咬定叶晨盗用实验室的材料,即使叶晨不会失去专利,也会大出血,会给丰州大学巨额赔偿。甚至于,丰州大学会享有一定专利。

  想想看,光子芯片,那是何等尖端的技术,哪怕分给丰州大学一点点,不说多了,百分之一,也会让丰州大学受益无穷。

  现在倒好,庄老直接把叶晨的后腰给搂住了。如此一来,叶晨就没有了弱点,就不会失去专利。

  学校想要抢夺叶晨的专利,叶晨肯定对学校没有好感,叶晨会给丰州大学好处吗?不用想了吧。

  叶晨还以为庄老要抢他的专利,却是没有想到,庄老不仅没有这想法,还把他唯一的弱点也给解决了。

  “庄老,真是对不起。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您老人家高风亮节,当然不会做这种没节操没下限的事。”叶晨老脸一红,很不好意思,在心里向庄老道歉。

  要不是时机场合不对,叶晨肯定是当面向庄老道歉了。

  这可是光子芯片,庄老没有动心,无论怎样点赞都不过份。

  “实验室的材料买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有人想过去用用吗?”庄老越说越激动,站起身来,指点着众人,数落起来:“要是你们去用,我也会给你们授权。我是巴不得你们去用,哪怕是浪费了,我也高兴,至少还有人想要做点事,哪怕最终失败了。可你们呢?有人去过吗?你们连这念头都没有过。”

  一群人低下头了,很不自在。

  “叶晨有进取心,想要为国家做点事,他又没有钱来进行研究,我为啥不能帮他一把呢?”庄老的声调转高,道:“你们也看到了,叶晨这样的天才是何等的宝贵,我给他创造了一点小小的便利,他就攻克了光子芯片。这样有进取心,有良心,一心国家做事的科学家,我们应该尊重他,保护他,给他创造便利,而不是陷害他,抢夺他的专利。”

  一群人脸上红通通的,很是羞愧。

  “你们看看你们自己的嘴脸,哪一个要过脸的?你们一个二个,好歹也是老师,竟然违背道德良心,不顾法律,做出这种夺人专利的无耻之事,你们还好意思为人师表吗?你们还有脸面对你们的学生吗?”庄老越说越是怒气上涌,右手一个劲的捶着桌子,吼道:“还有你,方天,枉我一再教导你,一个科学家一定要有道德良心。而你的道德良心,都被狗吃了!”

  “老师,我错了。”方天浑身汗湿,跟在水里泡过似的。

  “别叫我老师。我没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学生。”庄老怒气冲冲的吼道。

  叶晨一瞧,庄老真威风啊,这一通骂,个个跟孙子似的,低下了头颅。

  刘忠泽虽然低着头颅,却是不甘心,一个劲的转眼珠,叶晨心念一动,嘴角上翘,心说刘忠泽,看劳资怎么报复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