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 叶晨的死穴

超级科学家 +A -A

  这群人气势汹汹而来,颇有些群情激愤。

  方天看在眼里,很是不爽,眉头一挑,很是严厉,道:“你们这是要做啥?老刘说得有啥道理?这技术是叶晨攻克的,这专利自然就是他的。我们为人师表,切不可做这种抢夺他人专利的无良之事。”

  “老方,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这不是抢夺,是正大光明的拿回来,这专利是我们的。”

  “我们这是合法的,走到哪里都说得通。”

  这群人大声反驳,个个理所当然的样儿。

  “老方,我们可不是抢夺,你要搞清楚性质。你仔细想想,叶晨就一偏远山区出来的草根,他能有啥钱来搞科研?更不说了,还是光子芯片这样尖端的技术,更是烧钱的机器,他叶晨就是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刘忠泽意气风发,得意道:“就是打官司,我们也是稳胜。”

  “老刘说得对。高科技就是烧钱,烧啊烧啊,烧够了钱,就有了高科技。世界上的主要大国都在斥巨资研究光子技术,烧掉的钱有多少可想而知了。这么多国家烧了这么多钱都没有研发成功,叶晨却攻克了,这其中的问题不需要我说明了吧?老方,你说是不是?”有人附和。

  方天的眉头拧着,久久不语。过了老一阵,道:“这么说来也有道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国家投入巨资都没能攻克,可见光有钱是不行的,还是因为叶晨厉害。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

  “老方,不是我说你,你这校长当得真是让人无语。”刘忠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是知道的,我们丰州大学虽是西南省的名校,其实就是个二本,这还是出了庄老这样杰出的科学家的缘故。现在,庄老还在,我们学校还能跟着他沾点光。可庄老的年纪大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要是不庄老不在了,我们学校还能再沾他的光吗?这可是提升我们学校名气的好机会,你不会想要错过了吧?”

  丰州大学放到全国范围内来说,充其量就是个二本,提升学校的名气,这是方天这个校长的职责所在,不由得有些心动。

  “老方,贝尔实验室研发成功晶体管这些重大发明,从而享誉全球。你想想看,我们学校要是攻克了光子芯片,这对我们学校的提升有多大,不需我说的吧?我们会一举成为世界名校。世界名校啊,难道老方你就无动于衷?难道你这个校长就能放过这一难得的良机?难道你就不想与华青京大哈佛麻省理工这些世界名校的校长平起平坐?”刘忠泽抓住机会大下说词,道:“要是你老方真的不在乎,那只能说明你是不合格的校长,我会向上面举报你。”

  “我们支持老刘。”众人齐声附和。

  这是逼宫,方天本来不爽,听了这话,眼睛一下了亮晶晶的,心里一片火热,道:“我们还是先开个会,研究研究吧。我给叶晨打个电话,要他过来。”

  方天拨打叶晨的手机。

  叶晨正在医院和父母弟弟说着话,把去公安局的经过说了,父母这才放下心来。而且,他们很为叶晨骄傲,这可是影响世界的伟大发明,作为父母他们特别自豪。

  更让叶晨想不到的是,苏雨桐没多大一会儿,就和老妈粘在一起,说说笑笑,跟亲生母女似的。

  就在这时,叶晨接到方天的电话,要他赶去学校。

  叶晨开车赶去学校,苏雨桐想了想,也开着警车跟了上来。

  到了学校,叶晨把车停下,刚到会议室门口,就见廖伟良带着一队警察站在门口。

  叶晨有些纳闷了,廖伟良来做啥?他是公安局副局长,也管不着学校里的事。

  “哼。”廖伟良冷哼一声,得意的昂起头来,如同一头打鸣的公鸡似的。

  叶晨一甩头,不鸟他,进入会议室。

  只见会议室里的人好多,方天刘忠泽这些校领导都在,中层干部全都到场了。

  他们一见叶晨进来,个个眼神热切,跟黄鼠狼见到鸡似的,恨不得扑在叶晨身上咬上一口。叶晨心说,你们这是咋了?咋这样看着我呢?

  “小叶,你来啦,坐吧。”方天有些忸怩,很不自在,生硬的招呼叶晨坐下。

  “今天,我们开这个会,讨论一下硅光子实验室的问题。”方天做为校长,第一个发言。

  “老方,你莫要遮遮掩掩了,我就来直说吧。”刘忠泽打断方天的话头,盯着叶晨问道:“叶晨,我问你,你的光子芯片技术是咋来的?”

  语气严厉,一副俯视态度,好象吃定了叶晨。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叶晨身上,目光炯炯。

  “关你屁事?你算老几?你有啥资格过问?”叶晨本就对刘忠泽特别不爽,再有他想要抢夺叶晨专利一事,叶晨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强硬而直白的回击。

  “你……”刘忠泽原本以为他占到了上风,却是没有想到,叶晨是如此的强硬,有些下不来台。

  “叶晨,我们怀疑你剽窃了硅光子实验中心的光子芯片技术,你可要想好了,你这是要把牢底坐穿的。”刘忠泽愣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我剽窃?你说话也得过过你的脑子。你也不想想,硅光子实验室还没有搭建起来,只有设备,没有研发人员,何来的光子芯片技术?更别说,硅光子芯片实验室研究的是硅光子芯片,不是光子芯片。”叶晨立即反击。

  开发硅光子技术难度很大,要想组建一个这样的实验室,不是那么容易。丰州大学只是买了设备,还没有搭建起来,肯定不会有硅光子芯片技术。

  更不用说,光子芯片比起硅光子芯片高了一个档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光子技术,不是硅光子芯片这种杂交技术。

  叶晨这反击很给力,一下子打在了刘忠泽的软肋上。

  “叶晨,你莫要不认帐。你是中心的助理,有权力进出实验室,你有机会剽窃我们的技术。”又一个人出来帮腔。

  叶晨嘴角一咧,冷笑着,伸出右手,道:“拿来。”

  “啥拿来?”这人有些发懵。

  “合同啊。”叶晨嘲笑道:“硅光子技术是现在最为热门的技术之一,非常高端,其威力不比核技术小,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们聘请研发人员不会签合同?”

  “这……”叶晨这话非常有道理,这人张大了嘴巴,愣是说不出来话。

  谁不晓得硅光子技术是尖端技术,聘请研发人员必然会签合同。拿不出合同,他的指责就是无效的。

  “拿不出来合同,是吧?没有合同,你说个锤子!没有合同,你有啥资格在劳资面前JJYY?”叶晨非常不客气。

  这人被叶晨骂了,一张脸变成了紫色,却是无可奈何。

  众人很是意外,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却是没有想到,被叶晨驳得一无是处。

  “叶晨,我们怀疑你利用中心助理这一身份,进出实验室,偷取我们的实验材料,私自使用我们的实验设备,进行研发。这些材料和设备都很贵,你的不法行为让我们蒙受了巨大损失。我告诉你,这是犯罪,我们要告发你。”刘忠泽冷笑一声,指着叶晨道。

  叶晨心里一惊,这是他的死穴,被刘忠泽给点中了。

  叶晨就是“借”用实验室的设备,使用实验室的材料进行研发的,真要追究起来,叶晨还真是犯罪。

  一旦罪名坐实,光子芯片的专利是不是叶晨的,很难说了。

  “这要咋办?”叶晨心里发慌。

  “带走。”廖伟良带着警察进来,右手一挥。

  几个警察冲过来,按住叶晨,咔嚓一声,就把叶晨给铐上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