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审讯

超级科学家 +A -A

  手铐的冰凉是如此的真实,让叶晨蒙圈了,我犯了啥法?叶晨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自己犯了哪条法律。叶晨是天朝守法公民,就没做违法的事儿。

  也不对,也违点小法,那就是没事的时候会欣赏一下岛国风情。可这是自己欣赏,并不是传播,不算违法吧?即使算违法,也没听说有人因这事被抓的啊。

  除了这点破事,叶晨也找不到自己违法的事了,不得不懵。

  “凭啥抓我哥?”叶晓华眼睛红通通的,气呼呼的,腮帮子鼓得老高,冲过来,不由分说,把警察推到一边去,把叶晨抢过来。

  以叶晓华的力气,警察哪是对手,一连后退了十来步,这才勉强稳下来。这还是叶晓华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他会摔得头破血流。

  “你干啥?你抗拒执法,这是违法的事情。”一个警察把叶晓华这副块头看了看,心中打鼓,有些底气不足。

  “你们都不是好人。”叶晓华眼睛瞪得滚圆,跟豹子眼似的,怒气冲冲的对着几个警察就吼上了。

  他这一吼不得了,跟打雷似的,就是吼退曹操百万大军的张飞之吼也不过如此,警察那感觉跟焦雷在耳边轰鸣似的,个个脸色大变。

  “这谁啊?这么大声,还晓不晓得这是医院,要安静。”立即有医生护士被惊动了,大声喝斥起来。

  “晓华,小声点。”叶晨只觉耳朵嗡嗡的响,吩咐叶晓华切莫再大吼了。再这样吼下去,一定会吵醒叶显东。

  “哦。”叶晓华紧闭着嘴巴,瞪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几个警察。

  他的目光锐利,几个警察那感觉就象被一头凶兽盯上了似的,浑身不自在。

  “你们为啥抓小晨?小晨又没做违法乱纪的事,你们凭啥抓人?”老妈急了,冲上来,把叶晨朝后一拉,挡在身后。

  几个警察心里有些发虚,这一家子都是啥人啊,不好惹的样子。尤其是叶晓华,孔武有力的样子,就是古代的猛将也不过如此嘛。

  领头的警察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手按在腰间的枪套上,就要掏枪,却给旁边一个警察制止了。

  看得出来,叶晨一家是讲理的,对他们掏枪,也太过份了。要是被人曝光了,那就是丑闻一件,他们会吃不了兜着走。

  领头的警察反应过来,右手离开了枪套,脸一板,道:“你们放心,叶晨是不是犯法,我们一定会公平公正的对待,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叶晨,跟我们走一趟吧。”

  “小晨,莫去。”老妈急了,紧紧抓着叶晨,生怕失去了。

  “哥,你莫去。我在上看的新闻里说,现在的警察都挺黑的,有人莫明其妙的死在警察局里,你要是去了就出不来。”叶晓华也为叶晨担心。

  “几个警察同志,是不是有误会?我看小叶挺好的。”何成伟也来说情。

  “抱歉,何医生。我们奉命抓人,至于叶晨犯了啥罪,局里自会处置。”领头的警察拒绝说情。

  “妈,晓华,你们莫担心,我跟他们去就是了。”叶晨也纳闷了,我究竟犯的啥法啊?

  他很清楚,被警察找上门来了,不去一趟不行了。

  “不行。”老妈和叶晓华断然拒绝。

  “我给你们说,你们要是敢使用非法手段,我是医生,我会查出来的,曝光你们。”何成伟对领头的警察道。

  这可以说是威胁了,领头警察可不想惹丰州人民医院最好的医生之一的何成伟,忙陪着笑脸,道:“何医生,你放心吧。我们是人民警察,一定依法处置。”

  警察押着叶晨,就要离去,叶晨却是一甩手,道:“押啥押?我有脚,我自己会走,把你的爪子拿开。”

  左右两边抓着叶晨的警察眉头挑了挑,啥叫爪子?但在叶晨的逼视下,不得不放开叶晨,任由叶晨自己走。

  叶晓华和老妈追上来,直到叶晨上了警车,警车呼啸而去,他们这才万分不甘的回到医院。老妈很担心,道:“晓华,你说你哥会不会有事?”

  叶晓华也很担心,一听这话,差点没哭出来,紧咬着牙关,懂事的安慰老妈,道:“妈,你放心吧,哥不会有事的。”

  警车上,叶晨把几个警察看看,道:“我说,你们抓我,总得让我明白,我究竟犯了啥法啊?”

  “我们奉命抓你,到了局里,自然会有人告诉你。”领头的警察冷冰冰的道。

  “说了半天,你们也不知道为啥?”叶晨有些郁闷了。他一直没有想明白,自己究竟犯了哪条法律被抓,很想从警察嘴里套点情况的,他们却是一问三不知。

  “我们奉命行事。”领头的警察道。

  然后,他们就不再理睬叶晨了。

  没过多久,就到了市局,警察等叶晨下了车,推着他进了警局。

  推着叶晨来到三楼,来到一间审讯室前,警察打开门,把叶晨推了进去,关上门离去。

  叶晨一瞧,这就是传说中的审讯室?审讯室这种东东,叶晨只在影视剧中见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机会进来,睁大眼睛打量起来。

  审讯室不大,就几平方,一张桌子,三张椅子,靠墙那方一张,靠门这边两张。

  黑咕咙咚的,叶晨找到开关,把灯打开,一屁股坐在靠墙那边的椅子上,这应该是自己的位置。

  没过多久,门被推开了,进来两个警察,都是三十多岁。他们见叶晨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一点也不焦急,有些诧异。

  按理说,进了审讯室的人,都会焦虑,会很急躁,象叶晨这样平静的可不多。

  “把你手机交出来。”高个警察道。

  “凭啥?”叶晨可没有罪犯的觉醒,我就不是罪犯,好吧?

  叶晨的手机就是装样的,用来迷惑人,他一般都用光脑打电话。

  “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会和外面联系,进行串供。”稍矮警察道。

  “不好意思,我不可能交出我的手机。第一,我是不是罪犯,不是你们说了算,得法官说了算。第二,在没有我犯罪的证据之前,我还是合法公民,只是配合你们调查而已,所以,我有权不交出手机,我更有权与我想要联系的人联系。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你们无权剥夺。”叶晨反驳。

  两个警察脸上掠过一抹诧异,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不再在这事上纠缠,坐了下来。

  “你叫叶晨,在丰州大学云计算中心工作,是吧?”高个警察确认叶晨的身份。

  “没错。”叶晨道。

  “叶晨,老老实实交待你的罪行吧。”矮个警察脸一沉,冷冰冰的道。

  “我也想问问你们,我犯了啥罪?”叶晨反问道。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