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没法治

超级科学家 +A -A

  刘忠泽的眼睛亮得跟灯泡似的,兴奋得手舞足蹈。

  “叶晨,真没想到,你竟然研究出了光子芯片,可惜,这会落到我手里。光子芯片比起硅芯片高级得太多,可以说是科学界的‘原子弹’,我把这专利拿过来,我就会名利双收,会成为爱迪生爱因斯坦牛顿这样伟大的科学家。”刘忠泽越想越是兴奋,沉吟着道:“这要怎样拿过来呢?”

  想了一阵,刘忠泽想到一个办法,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号码,道:“廖局,您好,我是刘忠泽啊。”

  “原来是老刘啊,我正在工作,你有啥事儿?”廖局问道。

  “廖局,好久没聚过了,我们今晚聚聚吧。”刘忠泽提议道:“我知道一个地方,菜好吃,酒好喝,特好‘玩’儿。”

  “那行,你安排吧。”廖局同意了。

  然后,两人说了一阵话,刘忠泽挂断电话,昂起头颅,得意得很,道:“叶晨,光子芯片技术是我的了!”

  XXXXXXXXXXX

  叶晨开了半天车,终于回到丰州了。望着高楼林立的城市,叶晓华特别兴奋,叫嚷个不停,他这是第一次进入大城市,什么事儿都感到新奇。

  “咳。晓华,你莫这样,好不好?一看就晓得你是乡巴佬进城。”叶晨干咳一声。

  “乡巴佬咋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乡巴佬不准进城的?”叶晓华根本就不在乎,依然指指点点,说个不住。

  老妈也是第一回到大城市,感到新奇,和叶晓华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老爹睁大眼睛,四下里打量,道:“好多年没来丰州了,丰州的变化真的很大,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我们国家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老爹当兵多年,走南闯北,见识很广。但是,自从退伍之后,很少进城,对城里的巨大变化不得不感慨。

  “当年,我退伍后,从丰州回家,那时的丰州很小,房子破旧低矮,和现在乡下小镇差不多。这才三十多年,丰州就有了这样巨大的变化,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老爹很是感慨。

  “爸,不要说丰州,全国哪里不是变化巨大?依我的记忆,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请客的时候,客人都是把肉吃完,把蔬菜剩下来。现在请客,客人是把蔬菜吃完,肉剩下来。这就是变化!巨大的变化。”叶晨也被勾起了情绪,忍不住点评一句。

  “小晨不错,凡事能从小处见大事。请客吃饭这事很小,一般人不会注意,小晨能注意到这点,很不错,非常不错。”老爹不惜赞美之词。

  一家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山顶别墅。

  别墅的家具家电已经弄好了,可以入住了。

  “哥,这房子好大好漂亮哦。”叶晓华望着别墅,夸张的瞪圆了眼睛,一脸的吃惊。

  “这房子真好。”老妈也是震惊。

  “小晨,这是你买的?很贵吧。”老爹倒没吃惊,平静的看着。

  “房子一千三百万,算上家具家电,一千五百万左右。”叶晨回答。

  “多少?一千五百万?”老妈的下巴掉下来,再也合不上了。

  “一千五百万?我的天啊。”叶晓华太过震惊,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跟雕像似的。

  “小晨,你现在有钱了,买房子是必须的,但买这么贵就不对了。”老爹的眉头拧在一起,有些不悦了,训斥起来道:“我们不说忆苦思甜的话,至少也不能浪费吧?这么多的房间,我们一家人住得下吗?”

  别墅的房间着实挺多,一家四口人,有三间住房就够了。其余的房间就空着了,在叶显东眼里,就是浪费。

  叶显东朴素节俭,对于这种浪费行为不能忍受,语气有些严厉。

  “爸,我买这里不是因为房间多不多,而是因为这里的风景好。爸,你行动不方便,没事的时候可以在这里看看风景,比起在山脚下买房好多了。”叶晨解释一句。

  叶晨虽然现在有钱了,是几十亿的身家,但他没有暴发户的心思,要不是照顾叶显东,他也不会买别墅。

  “的确,在这里看风景,整个丰州都能看到,好好看哦。当家的,小晨这是为了你,是一片好心,你可不能说小晨啊。”老妈放眼一瞧,把整个丰州尽收眼底,非常开心,为叶晨辩护。

  “晓得小晨是孝心,就是这孝心也太贵了点。”叶显东当然知道叶晨是为了他好,在这里,他可以看风景。要是在山脚下的房子里,他只能在屋里呆着,跟坐牢似的。

  叶晨把车里的东西搬下来,一家人动手,一会儿功夫就搬到屋里去了。然后,叶晨带着老爹老妈和弟弟看房子。

  对这别墅最满意的要数叶晓华了,他搂着叶晨,在叶晨脸上一个劲的啃着,嚷道:“哥,我爱死你了!哥,我好好爱你哦!”

  “晓华,我给你说,哥我,对男人没兴趣,把你的臭嘴拿开。”叶晨想要挣扎,却是因为叶晓华的力气比他大得多,根本就没用,只得抗议。

  “嘻嘻!哥,你真好,我好好爱你。”叶晓华不仅没有放开,还调皮的眨眨眼睛,恶作剧似的又要啃叶晨。

  “晓华,放开小晨。”老妈实在是看不过眼了,瞪了叶晓华一眼。

  叶晓华哦了一声,这才放开叶晨,兴奋得手舞足蹈,道:“有这么好的运动室,这么多的健身器材,我一定能练出一身腱子肌。”

  他酷爱运动,这里有这么好的运动室,这么多的器材,要他不乐疯都不行。

  歇了一阵,叶晨带着一家人去丰州城里的饭店吃了一顿,家里还没有开火,还没法做饭。

  然后,就赶去丰州人民医院,这是丰州市最好的医院,给叶显东检查。

  何成伟四十来岁,是丰州人民医院最好的医生之一了,叶显东就挂的他的号,在他的要求下,叶显东做完一系列的检查。

  “何叔,你是战斗英雄,我向你致敬。”何成伟看着手里的资料,眉头拧了又拧,抬起头来,向叶显东表示敬意。

  “你不仅是战斗英雄,你还是一条硬汉,比起刮骨疗伤的关羽也不差。”何成伟的评价更高,道:“这块弹片在你的腰椎里,你一运动,就跟用刀在刮骨头似的。你这一忍,就是几十年,这份意志太厉害了,我给你跪了。”

  作为医生,何成伟非常清楚,叶显东这几十年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可以说时时刻刻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这是几十年,不是几年,不是十几年,这份意志有多强大,可想而知了。

  “何老师,可以做手术,取出弹片吗?”叶晨充满希冀的问道。

  老妈和弟弟很是紧张,死死盯着何成伟。

  叶显东本人倒是平静。

  何成伟抬起头,眼睛望着天花板,过了老一阵,这才叹息一声:“哎。我很不想说,但我作为医生,必须要把实情告诉你们:很遗憾,没法动手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