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阴谋

超级科学家 +A -A

  在这一刻,叶晨只觉老爹很陌生,仿佛不认识似的。

  老爹有故事!

  叶晨仔细回想有关老爹的事,发现他对老爹的事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老爹参加过79年的自卫反击战,打到谅山,立过三等功。其余的全部不了解,因为老爹从来没有说过。

  “爸,你不要说话说半截啊,都说说。”叶晨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想要扒老爸的内幕。

  “小晨啊,听爸给你说。人啊,不能老活在过去,要着眼于未来。过去的事情属于过去,哪怕再好,那也是过去。一个人老是想着过去的事情,这样的人做不出大事,你要记住这点。”叶显东没有说他过去事的打算,而是告诫叶晨。

  “爸,你啥时间成了哲人,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叶晨笑道。

  “行了。你小子这点鬼心思,我还不清楚?你不过是想套我的话。我可给你说,你这点小心思,莫在这里耍了。”叶显东打击叶晨。

  “没劲。”叶晨咕哝一句,知道老爹的口风一向很紧,他不说的事儿,绝对问不出来,只得作罢。

  手机真是个好东西,老妈和舅舅舅娘他们学会了,虽然还很笨拙,有好多东西搞不明白,但个个兴致高盎,这一玩就是大半夜。

  第二天,叶晨起床练拳。

  “哥,来,比划比划,看谁厉害。”叶晓华嘿嘿一笑,很不怀好意。

  叶晨心说,真要比划起来,我五个也不是你对手啊,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叶晓华不喜欢读书,就爱舞刀弄棒,但天生是一块练武的好料子,只要是练武的事情,他一学就会,悟性特别好。

  至于叶晨,虽然不笨,但在学武这事上,比起叶晓华来,就不够看了。这是天生的,没法比的。

  “好啊,我来查查你的功课,看你有没有偷懒。”叶晨嘿嘿一阵奸笑,狠狠打击叶晓华,要考查他的功课。

  叶晓华本来如同斗鸡似的,一听这话,立即搭拉着脑袋,不满的咕哝起来:“哥,你就晓得欺负人。晓得我功课不行,还偏要提,有你这样当哥的吗?”

  论练武,叶晨远远不是叶晓华的对手。但说到学习,叶晓华又不是叶晨的对手了,叶晨这话捏到叶晓华的痛脚了。

  “你也晓得欺负人?你明明晓得我不是你对手,你竟然要和我比划,哼,看我咋收拾你。”叶晨得意的道。

  “没劲。”叶晓华咕哝着,走到一边练拳去了。

  叶晨看着,狠狠点头,这才多少时间没见,弟弟的功夫又更上一层楼了,一招一式稳重如山,给人山一般厚重的感觉。

  “或许,晓华真应该去当兵。”叶晨认为叶晓华天生就是当兵的好料子,他去当兵肯定大有可为。

  练了一阵拳,吃过早饭,就去拜访乡亲们,顺带请客。昨晚上商量好了,三天后请客。

  叶晨和叶晓华提着礼物,挨家挨户去请客,送出了不少礼物,收获也不小。

  “叶晨,你啥时间回来的?真是稀客。快,坐。”

  “叶晨,你空手来就是了嘛,带啥东西。嗯,我也没啥东西,我这是我捡的羊肚菌,你拿回去烧个汤。”

  “羊肚菌?”叶晨的眼睛亮晶晶的,口水差一点又流出来了。

  羊肚菌是一种野生菌,是一种山珍,有点象羊肚有着不少坑洼,味道特别鲜美,用来烧汤的话,吃了还想。

  乡亲们送给叶晨的东西全是山珍,野生菌、野菜、野果,在乡亲们眼里不算个啥,自己捡的嘛。但是,真要拿到城里去卖,不卖一百块钱一斤太对不住“山珍”这两个字了。

  甚至于,还有乡亲送了一只野鸡给叶晨。这是当地一种野鸡,数量比较多,并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味道很鲜美,叶晨直流哈拉子,又有好东西吃了。

  林林总总下来,不下百来斤,有的是干货,有的是鲜货。叶晨决定,鲜货先吃掉,干货带到丰州去吃。

  叶显东是倒插门,嫁到望东村的。他的老家离望东村有百多里,是上平村。叶晨开车,把二叔叶显望一家以及很亲的亲戚接来。

  叶显东就两兄弟,老大是叶显东,老二就是叶显望了。

  舅舅以及走得近的乡亲帮着张罗,到了第三天,叶晨摆了十几桌,请乡亲们好好吃了一顿,算是告别宴。

  乡亲们都很质朴,祝福的话并不多,也不高明,但是,那种真诚的心意却是实实在在的,让叶晨很是感动。

  第四天早上,吃过早饭,叶晨一家就离开了望东村,朝丰州赶去。

  现在正是秋收季节,农活儿挺多,要不然舅舅和二叔会跟着去的。

  XXXXXXXXXX

  丰州大学,刘忠泽办公室。刘忠泽靠在沙发上,喝着西湖龙井茶,很是享受。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刘忠泽拿起一瞧,眼睛一亮,忙坐得笔直,这才接通电话,亲切的道:“罗司长,您好。”

  “老刘,你好。”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响起。

  “罗司长,好久不见,怪想您的,抽个时间我们聚聚。”刘忠泽满脸笑容,虽然这人远在皇城根,但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大献殷勤。

  “老刘,聚会这事有时间再说,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罗司长问道:“老刘,你们丰州大学这次放卫星了,光子芯片已经被你们攻克了。”

  刘忠泽愣了半天,道:“罗司长,你说啥?光子芯片被攻克了?”

  光子芯片实在是太过高端,他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也属正常。

  “当然。”罗司长非常肯定。

  “庄老不愧是庄老啊,真心厉害。”刘忠泽首先想到的就是庄老。

  “什么庄老?是一个叫叶晨的人攻克的。”罗司长纠正一句。

  “叶晨?是他?不可能!不可能!罗司长,你开玩笑的,是吧?”刘忠泽一愣,随即就否定了,叶晨才多大,二十二岁,毛长齐了没?他能攻克光子芯片?开啥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人家的专利申请都提上来了,要不是我给压着,这事儿已经轰动全球了。”罗司长是国家专利局的一个司长。

  “真的?这不科学啊。叶晨才多大,二十二岁啊,他咋能攻克光子芯片技术?”刘忠泽很不想相信,但这么重大的事情,要不是真的,罗司长也不会拿出来说。

  “老刘啊,我看过了,以他的说明来看,十有八九是真的。”罗司长肯定一句。

  “走****运的小子。”刘忠泽一想到叶晨,就很是不爽,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叶晨可是把他的脸面踩了又踩啊。

  “老刘,你就没有什么想法?”罗司长意有所指。

  “想法?”刘忠泽立即明白了,有些迟疑,道:“罗司长,光子技术现在仅存在于概念中,很难攻克,要是他的技术有问题的话,得不偿失。”

  “老刘啊,第一,要是没有很大的把握,我能打电话给你?你要搞明白,我也是科研出身,我也是博士,会看不出来真假?第二,即使有问题,也不会差得太远。在这基础上进行研究,要不了多久,光子芯片就会问世。这有多大的影响,会有多少收益,不需要我说了吧?”罗司长有些恨铁不成钢。

  “罗司长,既然这样,我一定遵照您的意思办理。”刘忠泽双眼通红,真要把光子芯片技术弄到手,好处不需要想的,他会名利双收,会成为世界级的科学家。

  “老刘,我警告你,我什么也没有说,你可不要乱说。”罗司长提醒一句。

  “对对对,罗司长啥都没说。”刘忠泽心领神会,道:“罗司长放心,该咋做我明白,少不了罗司长的那份。”

  “那就这样了。”罗司长心情大好,挂断电话。

  “叶晨,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了得,竟然攻克了光子芯片。嘿嘿,你要有命享受名利才行。谁叫你瞎了眼睛,得罪了我,哼。”刘忠泽收起手机,特别兴奋,恶狠狠的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