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熊孩子

超级科学家 +A -A

  这些家长太热情了,把叶晨围得水泄不通,问东问西,叶晨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结婚。来我家里做客啦,我的女儿是你的粉丝,你可以娶了她……

  叶晨费了好大力气,这才挤出去,埋怨曾大爷,道:“曾爷爷,你瞧你干的好事,我来一趟容易嘛,整得我满头大汗。”

  曾大爷笑嘻嘻的道:“叶晨啊,大爷我是为了你好,你相中哪个丈母娘了?”

  叶晨郁闷了,相中丈母娘有蛋用,要相中丈母娘的女儿才有用。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叶晨赶紧闪人,来到办公室,找到自己的班主任曹老师。曹老师已经五十多岁了,在教育战线上奋斗了几十年,为国家培养了不少人才。

  “叶晨。”曹老师一发现叶晨,满脸的喜色,快步过来,拉着叶晨的手,一阵打量,道:“叶晨,你更帅了啊,小帅小帅的。”

  叶晨是曹老师教书育人几十年最好的学生,对叶晨特别喜欢,没少给叶晨争取好处,比如奖学金助学金之类的,给叶晨争取了不少。叶晨计算过,总共有好几千块,这对于家境贫寒的叶晨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要是没有这些收入,叶晨读书会更加艰辛。因此,叶晨对曹老师也是心怀感激,每学期放假回家,都要看望曹老师。

  曹老师拉着叶晨的手,来到自己的宿舍,请叶晨坐下,给叶晨倒杯茶水。

  “曹老师,来得匆忙,也没有啥,我买了点酒,请您收下。”叶晨把给曹老师准备的酒送给他。

  曹老师没事爱喝点小酒,这在东平县中学是有名的,叶晨买的是国酒。

  “还是国酒。”曹老师好酒之人,一见国酒,眼睛一亮。

  随即摇头,道:“叶晨,你能想着老师,我很高兴。但你家里的情况我很清楚,这酒我不能收。你把这酒去退了,给你爸买点营养品吧。”

  曹老师还是象以往那样关怀自己,叶晨心里一暖,道:“叶老师,您收下吧。我呢,托您的福,找的工作还不错,收入还行。”

  “哦,对了,还没有问你在哪里上班呢。”曹老师一脸的关切。

  叶晨说了,曹老师非常高兴,道:“叶晨,你果然不愧是我们学校几十年成绩最好的学生,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行,既然这样,我就收下了。”

  学生送东西给老师,并不在于价钱,而是在于心意,不管有多么低廉,老师都会很开心。

  “我这里有点营养品,你带回去,给你爸补补身体。”曹老师把自己还没有吃的营养品拿出来,一大堆,坚持要叶晨带回去给叶显东补身体。

  “曹老师,谢谢您。我这次回来,要把爸接到丰州去就医。这营养品您留着吃。”叶晨忙拒绝。

  “就医好。钱够不够?不够,我手边有点,可以给你。”曹老师忙道。

  “谢谢曹老师。我接了几个项目,赚了点钱,还够。”叶晨可不敢说他现在是几十亿身家的人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曹老师有多大反应。

  “真的?”曹老师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赚了有几十万吧。”算上中心给发的奖金和丰州机床厂给的钱,一共三十二万,也算几十万。

  “那行。要是你需要钱,你给我说。”曹老师心想这学生厉害啊,这才毕业几个月,就能赚几十万,看来我那点钱有点少,拿不出手了。

  曹老师问起叶晨的工作,叶晨说了,曹老师一个劲的夸叶晨厉害。同时,他以有叶晨这样的优秀学生而自豪。

  “曹老师,我这次来,一是看望您,二是接我弟弟回家。”叶晨说明来意。

  “你弟弟?哎,这孩子,太调皮了,他要是能有你一半就好。”一提起弟弟叶晓华,曹老师就是一脸的惋惜。

  说起这个弟弟,叶晨也有些头疼,不是叫调皮,是非常调皮,特别不喜欢读书,就喜欢舞刀弄棒。

  “这时候,他正在挨批评。”曹老师一个劲的摇头,道:“他又把同学给打了,老夏正在批评他。”

  叶晨无力的抚额,这个弟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熊孩子,而且,他的力气特别大,稍微用点劲,别人就受不了,不是摔倒就是撞在哪里头破血流。

  为这事,弟弟没少挨老爹的揍,但没用,今天挨了揍,明天接着犯事。

  曹老师带着叶晨,朝夏老师的办公室走去,叶晨远远就听见夏老师愤怒的吼声:“叶晓华,你要是有你哥一半好,你这成绩就不是这样。你哥哥,是我们学校几十年来成绩最好的学生,考上了华青和京大,却要为国家的科技事业做贡献,硬是不去,去了中原科大。你呢?你能象你哥这样牛B一回吗?”

  “都是一个娘生的两弟兄,差距咋这样大呢?”

  “我咋就摊上你这样一个学生呢?”

  “我咋啦?是他自找的,能怪我吗?”叶晓华不服气的声音传来。

  “你还敢顶嘴?你看看,刘同学额头上这么大一个青包。”夏老师吼得更大声了。

  “要是我打他,不是起个青包,会头破血流。”叶晓华分辩。

  叶晨知道,弟弟说的是大实话,以他的力气,真要打人,不是起个青包,一定是头破血流,甚至于筋断骨折。

  “夏老师,你好。”叶晨进入办公室,向夏老师打招呼。

  “是叶晨啊,你啥时间到的?来,坐。”夏老脸原本满脸的怒气,一见到叶晨,就是满脸笑容,仿佛见到亲人似的。

  “哥。”叶晓华一见叶晨,满脸的喜色,就要冲过来。

  叶晨眼睛一瞪,斥道:“站着。”

  或许叶晓华是对的,但是,当着夏老师的面不能这样,得给夏老师面子。

  “哦。”叶晓华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老老实实的站着。

  叶晨看着弟弟,发现这个弟弟又长高了些。叶晓华今17岁,却是有着一米九左右的身高了,身材宽大,可以说是虎背熊猫了,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突起,如同铁疙瘩似的,一件洗得发白的T恤穿在身上,却被他的肌肉鼓得老高。

  别看叶晓华年纪不大,力气却不小,一只手举两百斤,轻松得很。家里的重活,基本上都是他干的。一百多两百斤的重活,叶晨感到很累,他却是跟玩儿似的。

  要是在古代,叶晓华妥妥的是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不可多得的猛将。

  好在,叶晓华听话,不管是父母,还是叶晨的话,他都听。

  “这位刘同学,你好,我是叶晓华的哥哥叶晨,你能说说这是咋回事吗?要是他不对,我要好好批评他。”叶晨和夏老师打个招呼,冲刘同学道。

  刘同学的身体也有一米七几了,但和叶晓华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而且,他整个人很瘦,跟竹竿似的,叶晨心说,就你这样,叶晓华真要打你的话,你现在在医院躺着了,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事说起来,也不全怪叶晓华。他们打乒乓争起来了,刘同学叫嚷叶晓华不敢打他,叶晓华就敲了他一下,他的额头就起了青包。”夏老师解释道。

  刚才一口咬定是叶晓华的错,现在口风变了,谁叫叶晨的面子大呢。

  叶晨颇有些无语,你竟然要叶晓华打你,你也不看看你这小身体承受得起吗?

  “刘同学,这是我弟弟不对,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叶晨心说,这个弟弟也真是的,这种气话当不得真的,你竟然真敲了。

  “你是叶晨学长?我好崇拜你哦。没事儿,没事儿,我和晓华闹着玩儿的。”刘同学很是激动,终于见到这个东平县中学成绩最好的学生了。

  “没事儿就好。”叶晨笑着道。

  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叶晨和曹老师夏老师说了一阵话,然后道:“夏老师,我准备把晓华转到丰州大学附中去读书,这手续要咋办?”

  “转学?不行不行。”夏老师一口拒绝。

  叶晨有些意外,你明明不待见我弟弟,你应该巴不得他转学吧,你咋又拒绝?

  “晓华同学还是不错的,团结友爱,爱帮助同学,粗活重活抢着干。”夏老师忙夸奖。

  叶晨心说,刚才还在批评我弟弟,现在就在夸了,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得,感情你是把我弟弟当苦力来使唤了,那我更得给他转学了。

  最终,经过叶晨一番说服工作,夏老师同意给叶晓华办理转学手续。以叶晨在东平县中学的名气,这手续没多久就办完了。

  办完手续,叶晨告别曹老师和夏老师,准备回家。

  “哥,你干脆给我办个不读书的手续吧。”叶晓华咕哝起来。

  “你不读书,你想做啥?”叶晨瞪了他一眼。

  “我要当兵,我要当军人。”叶晓华胸一挺,很是向往,道:“每当看到军人威武雄壮的影姿,我就知道,我应该成为一名军人。”

  “就算你想成为一名军人,也要有文化,不读书能行吗?你以为这是革命战争年代,那是时候不管有没有文化都行。现在,不行了。我们国家发展的是高科技武器,你没文化,你能使用这些武器吗?”叶晨数落道。

  “哦。”叶晓华搭拉着脑袋,很没精神。

  “上车。”叶晨来到猛士前,拉开车门道。

  “哥,这车是谁的?你借的?”叶晓华的眼睛亮得跟灯泡似的。

  “我买的。”叶晨道。

  “哥,你买车了?你真厉害。哥,给我开。”叶晓华兴奋得很,就要朝驾驶位上坐。

  “不行。”叶晨断然拒绝。

  开啥玩笑,你又没有驾照,开啥车,这不是要命吗?

  “哥,不理你了。”叶晓华腮帮子鼓得跟包子似的,气鼓鼓的。

  “要是你的成绩好,我可以给你买一辆。”叶晨诱惑道。

  “真的?哥,我们说定了。”叶晓华一下子来了精神。

  “当然。你的成绩要是能进入全班前三名,我给你买十万左右的车。要是能进入全年级前三,我给你买三十万左右的车。要是你能考上重本,你看上啥车我就买给你。”有道是堵不如疏,物质诱惑对于学习来说,不是不可以。

  “击掌拉勾。”叶晓华眼睛亮晶晶的,伸出右手。

  叶晨和他击掌拉勾,这事算是敲定了。

  然后,两弟兄回家。接下来的路程,全是山道,很不好开,有些地方很陡峭。好在猛士动力足,都不是问题。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叶晨终于到家了。

  “小晨,你买车了?这钱哪来的,给我说清楚。”一到家,老爹叶显东听嘴快的弟弟说叶晨买车了,脸一沉,严厉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