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第一堂课

超级科学家 +A -A

  新的一周冲榜,请朋友们多多支持。冲进新书榜首页,加更。

  叶晨非常无语,非常不爽,非常气愤,这都什么人嘛,夹枪夹棒的给了叶晨一通不说,还把杂物朝叶晨的办公桌上放,也太欺负人了。

  “让开。”马明远眼睛一瞪,一副要吃人的样儿。

  “给我弄干净。”叶晨站着不动,脸色阴沉。

  “就不弄,你能咋的?”马明远耍赖了。

  “不弄,是吧?后果自负。”叶晨语气很不善。

  “咋啦?你还敢打我?”马明远一愣,这年头的小年轻都比较冲,叶晨该不会是要打他吧?他一个老头,肯定打不过叶晨这个小年轻,心中有些发虚。

  叶晨捏着指节,发出一阵炒豆似的声响,目光极为不善。

  马明远越发肯定,叶晨要对他动粗,后退一步,色厉内荏,道:“我给你说,打人是犯法的啊。”

  “小叶,莫冲动。”赵丽娟、石俊杰和包磊三人一见情况不对,忙冲过来劝架,拦在叶晨身前。

  叶晨裂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得很是玩味,道:“打你?你够格让我动手吗?我这是活动一下关节,好久没活动,都快生锈了。”

  赵丽娟三人很是无语,这个叶晨也真是的,太会捉弄人,你没看见这一活动关节,吓得马明远不轻,心中发虚吗?

  马明远知道被叶晨耍了,太丢面子了,很是不爽,沉声道:“有种你打死我啊。”仗着叶晨不会打他,气势陡涨,上前两步,冲叶晨吼道。

  “我的意思是说,你违反了纪律。你没看见这里帖着,杂物不准放在办公桌上吗?这可是要罚款的哦。”叶晨朝墙上帖着的纪律道。

  这是丰州大学的纪律标语,其中就有一条“办公桌不得堆放物,违者,罚款一百”。

  “噗哧。”赵丽娟一个没忍住,失笑出声,冲叶晨翻了翻白眼,这个叶晨也真是的,明明是要挥起纪律的大棒,还整得要打人似的,可把马明远吓坏了。

  石俊杰和包磊也是无语,这个叶晨真会搞事的,不愧是年轻人,花样就是多。

  马明远一瞧标语,气势有点矮,这要是真给叶晨报上去,一百块就没了啊。一百块虽然不多,但因为放杂物而失去,也不太划算啊。

  但是,真要拿下来,他也太没有面子了。一时间,他的老脸抹不开,道:“一百块,我给不起啊?你去告啊。”

  “我给你说,纪律这可是要记录在案的,关系着评级哦,你真不在乎?”叶晨道。

  马明远眼看着快退休了,要是能提为副教授,会多拿不少退休金的,他能不在乎吗?这种时候,不要说记录在案,就是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让他损失惨重。但是,真要拿下来了,也太没面子了,一时犹豫难决。

  “算了,我帮你拿吧。”赵丽娟也知道马明远的情况,真要让他不能成为副教授,他就会少拿不少退休金,当起了和事佬。

  但是,叶晨却不干了,拦着赵丽娟,道:“赵姐,这事不行。”

  “小叶,你就莫要拗着了,好不好?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不见,以后还要共事呢。”石俊杰和包磊也来劝说。

  “不好意思,这事儿没商量。”叶晨脸一沉,道:“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无怨无仇的,我又没有招他,没有惹他,他怎能那样对我呢?你咋拉出来的,就得给我咋吃回去。”

  “小叶,你莫要计较,好不好?老马眼看着就要到退休年龄了,这事要是报上去,对他不利,你理解一下嘛。”赵丽娟劝说。

  “他要退休了,就可以欺负我?我新来的没错,但也不能任由他欺负吧?”以叶晨记仇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小叶,你就当尊老吧。”包磊劝道。

  “尊老?我只会尊重值得我尊重的人,象他这种没教养的人,我不会尊重他。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你首先就得尊重别人。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没有仇没有怨的,他竟然如此对我,还想要我尊重他,那不可能。”叶晨的语气很严厉,道:“说话夹枪夹棒也就算了,我还能忍,但把杂物放我桌上,这是在打我的脸,绝不能忍!”

  赵丽娟、石俊杰和包磊想想,叶晨的话很有道理。叶晨第一天来上班,都不认识马明远,马明远说那样的话,也太伤人了。说话伤人,虽然让人很不爽,也还能忍,但马明远把杂物放到叶晨的办公桌上,这的确是太过份了。

  “老马,你也是,多大的人了,眼看着就要退休了,你用得着吗?结下仇怨,对你有啥好处?”赵丽娟站到叶晨这边了,数落起马明远。

  “老马,你眼看着就要退休了,用得着闹风闹雨吗?和和气气的工作到退休,多好的事。”石俊杰也认为叶晨说得再理,帮起了叶晨。

  天大地大,理最大,谁叫叶晨占理呢?

  包磊也认为叶晨说得对,道:“老马,你平时没这么大的火气啊,你今儿是咋啦?”

  “他抢了我名额。”一提起这事儿,马明远的火气就上来了,气呼呼的吼起来。

  赵丽娟三人恍然,怪不得马明远会发这么大的火,原来是关系到他的退休金一事。这可是大事,马明远发火也能理解。

  “我抢你的名额?我是庄老推荐的,特聘的,根本就不占名额。”叶晨也是醉了,他是庄老推荐的,也是特聘的,根本就不会占马明远的名额。

  “特聘的?”马明远也是惊讶。

  “真是特聘的?”赵丽娟三人也是好奇了。

  仔细想想,这也在理嘛。叶晨才二十二岁,工作不到两个月,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当上副教授的,只有特聘了。

  不过,正因为特聘,叶晨才更厉害。想想也对,能让庄老推荐的人,能不厉害吗?

  “谁给你说我抢了你的名额?”叶晨问道。

  “你管得着吗?我就是晓得。”马明远也隐隐觉得不对劲了,但依然嘴硬。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被人当枪使了。”叶晨冷笑道,刘忠泽啊刘忠泽,你这绊子也太没水准了吧,顶多就是给我添点小麻烦,能顶事吗?

  马明远不说话了,他想到他被刘忠泽给耍了,被刘忠泽当枪使了。

  赵丽娟三人倒是想要好好八卦一回,扒点内幕,但想到这事儿牵扯肯定不小,还是不要牵涉其中的好,也就闭嘴了。

  马明远把叶晨办公桌上的杂物拿下来,冷哼一声,快步离去。今天太冤了,平白无故的被人当枪使了,得罪了叶晨这个特聘,对他很没好处,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赵丽娟三人默契的不提这事了,这种事,自己卷入对他们没有好处。

  “小叶,有你的课吗?”石俊杰问道。

  “有。”叶晨道:“C语言。”

  “还有几分钟时间就要上课了。小叶,你找不到教室,我带你去吧。”包磊道。

  “谢谢包哥。”叶晨还真找不到教室,有包磊带着方便很多。

  时间有点紧,叶晨立即和包磊离开办公室,朝教室赶去。

  包磊眼睛一个劲的在叶晨身上瞄,叶晨知道他有点好奇,道:“包哥,你想知道我得罪了谁就直说嘛。其实也没啥,就是把刘忠泽的侄子给打了一顿。”

  “哦,这就对了。这个刘副校长……”包磊恍然,摇摇头,不再往下说。

  看得出来,他对刘忠泽也没有好感。

  到了教室,叶晨一瞧,眼珠差点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