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误会了

超级科学家 +A -A

  感谢辉美的打赏。

  庄老目光锐利,透着睿智,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有的气质,给人一种压迫感。

  不少人觉得这不太对劲,悄悄议论起来。

  “庄老这是咋了?看样子,他对刘副校长很不满。”

  “岂止是不满,是非常不满。你还不晓得吧?刘忠泽利用权力,把他的侄子刘智刚硬塞进中心,却给庄老开了。”

  “刘副校长有个侄子,说是很二,不干好事只干坏事,他这是以权谋私。就算这样,以中心的效益,养一个闲人也没啥吧,庄老犯不着为了这事对付刘副校长,把他侄子开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得从这个叶晨说起。刘智刚一到中心,就把叶晨的位子占了不说,还把叶晨的东西扔了一地都是,这让叶晨很不满。”

  “这种事,换作谁都不满,就是我也会很恼火。”

  “可不是嘛。”

  “这个刘智刚真不是个好东西,他不仅把叶晨的东西给扔在地上,还当着叶晨的面,把叶晨喝水的杯子给踩碎了。”

  “不会吧?还有这种人?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要是我,非揍他一顿不可。”

  “你还真说对了,叶晨真把刘智刚给揍了一顿,据说揍得挺惨的。刘智刚不服气,找刘副校长告刁状。刘副校长怒了,命令秘书去找叶晨,要叶晨‘滚’过来向他解释。”

  “刘副校长也真是蛮横,他就没有调查一下原因,判个是非对错吗?”

  “你还没有明白我说的话,刘副校长是要叶晨‘滚’过来,是滚,不是走,这是赤裸裸的践踏人权啊。”

  “这也太过份了吧?他还把人当不当人啊?咋就有他这样的人呢?”

  “所以,庄老也火了,叫人把刘副校长的秘书许传志从楼梯上给‘滚’下去。”

  “真的假的?”

  “这事都传开了,你只要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庄老真霸气!”

  “怪不得庄老对刘忠泽不满,要是我也很不满。”

  虽然在座之人都是高级知识份子,但也有八卦之魂,一旦燃烧起来,就不可收拾,狠扒内幕,一时间,叶晨和刘忠泽之间的恩恩怨怨全给他们知道了。

  “庄老这是要收拾刘忠泽,要打掉他这个出头鸟,以此来敲山震虎,给反对叶晨当副教授的人一个警告。”他们终于明白庄老这么做的原因了。

  刘忠泽一张脸涨得通红,想要说有意见,很有意见,却是不敢说。他也不笨,也能想得到庄老这是在当众打压他,但二者的身份地位相差太远,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不敢反对,忙堆着笑脸,道:“庄老,我没意见。”

  “你敢有意见吗?”庄老仍是不放过他,紧逼一步。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众人抱着看戏的心理看热闹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庄老如此说话,是要把刘忠泽的脸面扫光,刘忠泽还不敢反驳,只得陪着笑脸,道:“庄老慧眼识英才,您看中的人才,一定是精英中的精英,我全力赞成。”

  “算你识相。”庄老瞥了刘忠泽一眼。

  众人想要笑,却是不能笑,唯有憋着,不少人给憋得面红耳赤。

  真霸气!叶晨暗中为庄老竖大拇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收拾刘忠泽,真是爽。

  苏为民一脸的笑容,看着庄老收拾刘忠泽,大觉有面子。庄老是他的老师,如此霸气,作为学生能不爽吗?

  “谁还有意见?”庄老扫视众人。

  “没有没有。”刘忠泽这个副校长给庄老狠狠收拾了,谁敢触这霉头?

  “那么,这事就这么定了。”校长方天最后道:“叶晨,祝贺你。”

  “恭喜,恭喜。”众人向叶晨道贺。

  “谢谢。”叶晨一一回礼。

  叶晨站起身,来到刘忠泽跟前,伸出右手,一脸的笑容,仿佛是老朋友见面似的,道:“刘副校长,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啊。”

  包括庄老在内,所有人一愣,谁都知道二人不对付,叶晨还找他握手,这是唱的哪出?

  刘忠泽恨死叶晨了,想要不握手嘛,在众目睽睽下,有失风度。要是握手嘛,他感觉跟吃了死苍蝇似的,一时间,拿捏不准,是该握手还是不该握手。

  叶晨却是脸色不变,好整以暇,静静的看着刘忠泽。

  刘忠泽的脸色几度变化,最后不得不伸出右手与叶晨握手,脸上挤出笑容,道:“恭喜。”这两字,是从眼缝里蹦出来的。

  “谢谢。”叶晨右手一伸,搂着刘忠泽的脖子,亲热得很,跟哥们似的,在刘忠泽耳边轻声道:“我说你不够格,真是说对了。你‘怂’了吧?你好‘怂’呢。”

  今天早上,两人第一次见面,刘忠泽就信誓旦旦的说,要让叶晨不能当上副教授,叶晨就回敬他“你够格吗”,现在,这一切都被证实了,刘忠泽真的不够格。在庄老的强势打压下,不得不怂。

  现在,被叶晨挑明了,他感觉这话就象针一样,扎着他的耳朵,让他特别难受。

  “你……”刘忠泽就是再能压抑自己的怒气,此时也是要爆发了,眼睛一瞪,就要发作。

  只见叶晨在他肩上轻拍一下,一脸的笑容,放开了他,从容走开,这让刘忠泽的怒火无法发作得出来,就象一拳打在空气中似的,特别难受。

  庄老把二人的举动看在眼里,算是明白过来了,叶晨这是在趁机收拾刘忠泽,不由得有些无语,微微摇头。这小子,真不是吃亏的主,有仇就报。不过,这时机把握得非常好,见机挺快的,真是个机灵的小子。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叶晨和校长方天说了一阵话。方天快六十的人,头发已经白了,干不了几年就要退休。他是庄老的学生,因此对叶晨特别亲切,说了很多勉励的话。

  然后,叶晨在苏为民的带领下,去计算机学院。

  计算机学院,在丰州大学的东北方,离会议中心有点距离,两人一边说,一边走着。

  “叶老弟,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见缝插针的人,竟然不放过任何一个对付刘忠泽的机会。”苏为民有些无语,笑着道。

  “不是我不放过他,是他不放过我。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他竟然要我‘滚’过去,他还把我当不当人了?”叶晨冷笑道:“这样的人,也配教书育人?这样的人,也配当副校长?真是苍天无眼啊。”

  “他能当上副校长,是因为他的后台很硬。”苏为民对刘忠泽也没有好感,透底了。

  “哦,能说说吗?”叶晨的八卦之魂燃烧了。

  “算了,这些事我们晓得就行了,没必要四处嚷嚷。”苏为民摇头,道:“叶老弟,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学院。我们学院,是学校最差的一个学院了,这年头,做技术不被看好,家长们看好的是金融行政,所以,我们学校的计算机学院一直很差。”

  “这我知道。据统计,工程技术人员差额两千两百多万,好大的缺口啊。说到这里,我就要发点牢骚了,我们国家的白领待遇比技术人员高得多,在国外正好相反。比如机械强国德国,技术精英的收入是白领的三到五倍。”叶晨也是感慨,道:“我们国家白领的待遇高,工程技术人员的待遇差,要想没有这么大的缺口也不行。”

  “虽然国家已经在下大力气要改变这一现象,就是不知道要啥时间才能改过来。”苏为民叹口气,道:“叶老弟,我们学院简称计院。”

  “啥?妓院?苏哥,你们真够前卫的。”叶晨下巴掉下来,半天合不上。

  “我说的是‘计’,计算机的‘计’,不是你说的那个字。”苏为民把叶晨震惊的样儿看在眼里,直翻白眼,数落起来:“你咋这么能联想呢?”

  “误会误会。”叶晨老脸一红,真是个大误会。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