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办公室里的全武行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从小就在老爸的监督下练武,这手劲儿可不小,这一巴掌下来,刘智刚脸上出现五条清晰的指痕,血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整个人跟被人抽着的**螺似的,打着转儿。

  “啊。”同事们惊呼不已,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他们的印象中,叶晨是个好脾气,没有架子,哪会想到叶晨说动手就动手了。

  离得近的钟立俊忙过来劝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叶助,你莫要冲动。”

  “是呀,叶助,没必要为了一个位子而闹大。”同事们很为叶晨担心。

  不管怎么说,中心是由丰州大学创办的,作为副校长的刘忠泽完全可以整叶晨,逼叶晨离开中心。象中心这样好的工作,在哪里找,要是丢了工作,太不划算了。

  “不是我冲动,而是这龟儿子太不要脸了,欺人太甚。”叶晨满脸怒气。

  把叶晨的东西乱扔不说,还当着叶晨的面把叶晨喝水的杯子踩坏,这是赤��的打叶晨的脸,要是叶晨忍了,会气不顺的。

  “你你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打我,你不想活了。”好半天,刘智刚这才停止转圈圈,捂着肿得跟包子似的脸,指着叶晨叫嚣。

  叶晨回答他的是一个重重的反手耳光,刘智刚又反向打着转儿。

  转了几圈,刘智刚停下来,又要叫嚣,叶晨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把抓着他的胳膊一压,刘智刚就弓成了虾米状。

  钟立俊他们上来拉着叶晨,不让叶晨再动粗,道:“叶助,你消消气,犯不着为了这事生气,犯不着啊。”

  “不打都打了,你们认为还有转寰的余地吗?”叶晨反问同事们。

  同事们无言可答。是啊,叶晨已经动手了,这仇是结定了,不管叶晨现在打不打,都不会有妥协的余地了。

  “不打都打了,不如再打他一顿。”叶晨的思维与别人不太一样,要是换个人,很可能住手了,不想把事情闹得更大。他倒好,还要接着打。

  同事们无语,也知道叶晨说得在理,打一下是仇,打十下是仇,不如打他个几十上百下。

  刘智刚的******正对着叶晨,叶晨右脚重重踹在他裤裆里。

  “啊――”刘智刚蛋疼了,大声惨叫,凄厉得很,如同正在被人宰杀的猪似的。

  叶晨放开刘智刚的手,刘智刚捂着裤裆倒在地上,一个劲的吸冷气,脸色青紫。

  叶晨却是没有丝毫怜惜之心,右脚提起,刘智刚一个激灵,顾不得疼痛,一脸的惊恐,道:“你要做啥?”

  “你是不是被我打傻了?我当然是要收拾你啊。”叶晨冷笑道,右脚无情的踩在刘智刚的脸上,冷冷的道:“你要坐这里就坐这里,乱扔我的东西做啥?我又没有得罪你,你用得着做得这么绝吗?而且,你还当着我的面把我喝水的杯子踩碎了,你不是在踩杯子,是在打我的脸。你不给我脸,我就踩你的脸。”

  说着,脚上一用力,刘智刚的脸就变了形。

  同事们看在眼里,既觉痛快,又为叶晨担心。

  对于刘智刚这种人,没有同事喜欢他,都很讨厌他,只是他们不敢惹他而已。现在,看着他被叶晨收拾,个个觉得特别爽。

  叶晨把刘智刚的脸踩在脚下,这是让刘智刚彻彻底底的丢光了脸面,刘忠泽会放过叶晨吗?他们不得不为叶晨担心。

  “你好狗胆……”刘智刚有所依仗,仍然嘴硬。

  “嗯?”叶晨眼神一冷,右脚一用力,刘智刚一句话说不出来了,一张脸又变了形状。

  在叶晨的蹂躏下,刘智刚终于怂了,忙挤出笑脸,说起了好话:“叶晨……”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叶晨冷声道。

  “叶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刘智刚忙改口。

  “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做啥?”叶晨才没那么好糊弄。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叶助原谅,我愿意赔偿。”刘智刚的态度不得不更好些。

  “我在乎一个杯子的钱吗?”叶晨提出条件了,道:“要我放过你也可以,第一,必须向我道歉。第二,要把我的东西还原,要是有一丁点儿不对,后果你想得到。”

  刘智刚被叶晨整怕了,不敢不答应,一个劲的道:“是是是,叶助咋说我就咋做。”

  气也出了,叶晨这才放过刘智刚。

  刘智刚心说,还是先从这里脱身,然后再找刘忠泽告状,不愁收拾不了叶晨,只得老老拾拾的向叶晨道歉,道:“叶助,是我不对,不该把您的东西乱扔,请叶助原谅。”

  “你没吃饭啊,说得这么小声。”叶晨一副听不清的样儿。

  刘智刚知道叶晨这是在刁难他,但他不敢不提高声音,大声道:“叶助,是我不对,我不该把您的东西乱扔,请叶助原谅。”

  “终于不娘娘腔了?好吧,看在你还有点小小的诚意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叶晨点点头。

  刘智刚暗松一口气,动手整理起东西,在叶晨的监督下,把所有东西都放到原处。

  “叶助,您忙,我走了啊。”刘智刚很想早点向刘忠泽告状,恨不得立即走掉。

  “慢着,我的杯子你还没有赔给我呢。”叶晨叫住他。

  刘智刚心说,你不是说过,不在乎吗?咋又要我赔了呢?这话,他只能在心里说说,却不敢说出来,忙道:“叶助,这杯子多少钱?我这就去买。”

  “不用你去买,给我五百块就行了。”叶晨狮子大开口。

  “不会吧?五百?这不是十几块一个吗?”刘智刚尖叫起来。

  这种杯子也不贵,超市里面十几块就能买到,叶晨竟然要五百块,这也太黑了。

  “杯子是不贵,但我的精神损失,劳务损失,你是不是该赔呢?我是庄老的助理,主管技术,分分钟钟上万块的说,你担误了我这么长时间,我没有要你一万块,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叶晨道。

  同事们很想发笑,叶晨这一刀也太狠了点。不过,转念一想,以叶晨的技术,分分钟钟上万并非不可能,刘智刚担误了叶晨这么长时间,只要五百块,真的很便宜了。

  刘智刚很清楚,叶晨是把他当冤大头在宰,但他不敢惹叶晨,只得忍气吞声,陪着笑脸,给了五百大洋,然后飞也似的跑走了。

  离开中心,刘智刚怨毒的道:“姓叶的,我要你好看!我要你不得好死!我们走着瞧!”

  赶到丰州大学副校长刘忠泽办公室,放声大哭:“伯伯,你要给我作主啊。”

  刘忠泽正在处理文件,把刘智刚这副样儿一瞧,不由得大吃一惊,道:“志刚,你这是咋了?你撞墙了?你走路也不看着点,用得着这么急吗?”

  “伯伯,我不是撞墙了,我是被叶晨打了。”刘智刚叫起了撞天委。

  “叶晨?哪个叶晨?”刘忠泽没有反应过来。

  叶晨虽是庄老的助理,但刘忠泽不是叶晨的上司,虽然听说过,却是没有交集,印象不深,没往这方面想。

  “是中心的那个叶晨,就是庄老的助理。”刘智刚忙解释。

  “是他?他好大的狗胆,竟敢打我侄儿,还把我放不放在眼里?叶晨,我不会放过你的。”刘忠泽来到门口吼一声:“小许,过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小跑着过来,道:“刘校长,您有事?”

  “小许,你去一趟中心,要叶晨给我滚过来解释。记住,我要他‘滚’过来,不是走过来。”刘忠泽脸色阴沉,都快拧得出水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