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刘智刚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还真有点好奇,丰州机床厂虽然经营情况良好,但是,他们对五轴加工中心这样精密的设备并不是很需要,犯不着去买。不仅买了,前前后后买了两台。

  “叶老弟,你想想看,会是啥部门需要这样精密的设备?”梁广平打算考考叶晨。

  叶晨一转念头就想明白了,笑道:“我想,除了军方不会有别的部门。”

  “没错。”梁广平点头,道:“是军方。西方对我们国家有着诸多限制,什么巴统,什么瓦森纳协议,列出了详细的禁止销往天朝的产品。以前,限制特别严,现在要好些,但是严禁用于军事。我们国家造不出这样精密的加工中心,而国防又不能不建设。为了得到外国的精密设备,国家想了很多办法,通过中小企业去国外购买先进设备就是其中一个办法。”

  叶晨恍然,怪不得丰州机床厂要让庄老出面帮忙把关,庄老有着很强烈的军方色彩,可以说就是军方的人,这种与军方关系极大的事情,他不能不出面。

  “这样倒是一个办法,问题是,进口设备都有后门,尤其是这样先进的设备,后门更是不可少,要是用来加工军品,就会泄露军事机密。”叶晨有些想不明白,军方是如何克服这一难题的。

  “西方国家有张良计,我们有过墙梯,办法总是有的。”梁广平笑着道:“老弟,再猜猜。”

  “明白了,是分开来加工的。”叶晨一想,就想明白了,道:“把一个工件在不同的工厂加工,用不同厂商的设备,就不会泄密。”

  “没错。老弟的反应力真够快的。”梁广平很是赞赏。

  “这样一来,虽然不会泄密,但成本会增加,而且精度难以保证。”叶晨很是清楚这种做法的弊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比什么也不做强吧。”梁广平也是无奈一叹,道:“谁叫我们国家造不出这样精密的加工中心呢?除了芯片,我们都攻克了,要是我们国家做出了适用的芯片,我们可以很快就生产出高端机床。”

  又是芯片闹的,叶晨颇有点无语,不过,这正是他的强项,只需要设备一到,他就能生产出我们国家急需的芯片,道:“我想,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但愿吧。”梁广平却是没什么信心,叹道:“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用上高端国产机床。”

  要是你知道,我正在筹建光子芯片生产线,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叶晨在心里道。

  当天晚上,丰州机床厂领导齐聚,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感谢叶晨和萧令月。来丰州机床厂,让叶晨收获颇丰,心情极好,梁广平他们的心情也不错,一众人放了开喝放开了吃,尽欢而散。

  至于山本次郎他们,早就离开了丰州机床厂,这是西尼公司的伤心地,一天就损失六亿多美元,山本次郎才不想多呆,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第二天早上,叶晨在丰州机床厂吃过早饭,丰州机床厂派车把他和萧令月送回中心。

  临走时,梁广平又塞给叶晨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是两万块钱,这才是叶晨这次出差的“辛苦费”,昨天给的二十万,是感谢费。

  萧令月也有两万块。

  回到中心,不过九点多,才上班没多久,叶晨到宿舍里把包放下,赶去技术部上班。

  刚到技术部门口,遇到李少红。李少红忙冲叶晨道:“叶助,你要小心点。”

  “小心?啥意思?”叶晨一愣,这个李少红也太莫明其妙了,说话没头没脑的。

  李少红左右一阵瞧,道:“叶助,你的位子被人占了,你最好忍一忍。”

  原来是通风报信,叶晨有些好奇了,道:“谁啊?”

  叶晨是庄老的助理,好歹也是个干部,谁这么大胆,不经过他同意就把他的位子给占了。

  “是刘智刚。”李少红解释,道:“他是刘副校长的侄子,被刘副校长硬塞到中心来了。”

  中心是由丰州大学开办的,作为副校长的刘忠泽还是有些特权的,可以把自己的亲戚硬塞进来。

  “叶助对刘智刚这人不太了解,我给你说下。这人就一花花大少,没啥本事,仗着是刘副校长的势力,到处惹事生非。这次到中心来,听说是看中了萧大美女,想要追萧大美女,估计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就把你的位子给占了。”李少红说得很详尽。

  “追谁?追萧令月?他不想活了吧?”叶晨很是无语。

  萧令月是出了名的恶魔,是疯女人,还是世界级的妖孽,刘智刚要追她,那是在跳火坑。

  “嘿嘿。估计他是不晓得萧令月的厉害,以为仗着刘副校长的势,想要抱得美人归吧。”李少红一脸的幸灾乐祸。

  “谢谢了。”叶晨心说,这正好成全我。

  叶晨对萧令月这个恶魔,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有多远躲多远,一直没有机会离开她。现在,刘智刚来了,正好拿他顶缸,正大光明的搬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然而,叶晨一进技术部,脸就阴沉下来了。

  叶晨的东西被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刘智刚的脚还踩在叶晨喝水的杯子上,叶晨原本对他还有几分感激之心,现在对他只有怒火。

  “滚开!”叶晨来到刘智刚身边,沉声喝道。

  这个刘智刚太不是东西了,你要坐这里,也不能把我的东西乱扔,给我放好,你会死吗?而且,拿脚踩叶晨喝水的杯子,这也太侮辱人了,叶晨是怒火冲天。

  “你谁呀?”刘智刚斜眼瞥了叶晨一眼,不把叶晨放在眼里。

  “我是叶晨,我的东西,你为啥给我扔得乱七八糟的?你妈没教过你礼貌吗?”叶晨很恼火,见过无礼的,就没有见过这么无礼的。

  “哟嗬,你就是叶晨?你算哪根葱?”刘智刚一脸的不屑,冷笑道:“姓叶的,识相的给我滚得远远的,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我的伯伯是丰州大学的副校长,他一句话,你就得滚蛋。现在,趁我还没有发火的时候,有多远滚多远。”

  “一个狐假虎威的蛀虫,也敢说这话,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你,马上从我面前消失,不然,后果自负。”叶晨才不会吃他这一套。

  “你好大的狗胆……”刘智刚眼睛一翻,火气上腾。

  叶晨根本就不在乎他的火气,道:“在你滚之前,把我的东西给我摆放好。要是有一点不对劲,我要你好看。”

  “你还真是好狗胆啊。我给你说,在我面前,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你给我耍横,你会死得难看。”刘志向腾的站起来,脸色阴沉,快要拧出水来了,右脚狠狠一踩,叶晨喝水的杯子碎了。

  “你能把我咋样?”刘智刚挑衅的冲叶晨道。

  “啪!”他一句话没有说完,叶晨右手一抬,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