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狮子开口(上)

超级科学家 +A -A

  小RB属狗的,说翻脸就翻脸。为了完成合同,不惜卑躬屈膝,赔尽笑脸,装孙子,现在,问题解决了,就翻脸了。

  这让人很气愤,更让梁广平气愤的是,山本次郎哪壶不开提哪壶,天朝人一提起“限制条款”,就恨得牙根发痒,凡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不想再经历,更不想提起这事。

  实在是这限制条款太操蛋了。

  梁广平双眼欲要喷出火来,双手捏成了拳头,恨不得把山本次郎揍成猪头。

  “怎么了?你不服气?你可以不买啊。是你们求着我们卖的,不是我们要卖给你们。”山本次郎更加傲慢了,咧着嘴冷笑,目空一切。

  在高端领域,“顾客就是上帝”这是屁话,正好相反,卖方才是上帝。他想卖给你就卖给你,不想卖给你就不卖给你。即使要卖给你,他还要加入很多限制条款,这样不准那样不准。但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买方不得不低头,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

  “****你姥姥,小鬼子!这样要限制,那样要限制,就连挪个地方都得你们同意,还要派人来监督,这还是不是我们的机器?”梁广平眼球充血了,恨意滔天。

  “支那人,我警告你,你这是对我的侮辱。支那人,我们大RB技术先进,造得出五轴加工中心这样全球领先的机床,你们没有本事,就只有任由我们狠宰的份。有本事,你自己去造啊。你没本事,是吧?”山本次郎目光直接从梁广平头顶上望过去了。

  “呼呼呼。”梁广平一个劲的喘粗气,胸口急剧起伏,如同波浪似的,他的拳头都快捏出水了。

  “哼。”梁广平冷哼一声,气冲冲的离去了,要是再呆在这里,他会吐血的。

  “去查查。”山本次郎冲手下道。

  一个西尼公司的技术人员来到以前购买的那台五轴加工中心前,装模作样的“审查”,实则是在窃取数据。

  丰州机床厂的工人看在眼里,气得不行,可是,在现实面前,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叶晨却是一脸的诡异,小鬼子,你们不开眼,这是作死啊!你爷爷我,不仅修改了数据,还植入了病毒,只要你们使用,后果嘛……极为严重。

  那个西尼公司技术人员搞定,出来向山本次郎点点头,山本次郎知道,搞定了,他此次天朝之行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RB去了。

  山本次郎带着一行手下,趾高气扬的离去。

  叶晨望着山本次郎一行的背影,非常不爽,恨恨的道:“小RB真TM不是东西,老子给的惩罚还是太轻了,能有啥办法再狠狠惩罚惩罚小RB呢?”

  叶晨植入的病毒绝对够小RB喝上一壶的,还会泄露小RB的技术秘密,但这让叶晨不解恨,还要再收拾收拾小RB啪!”猛然间,一道灵光在脑海里闪现,叶晨右手重重拍在额头上,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兴奋的想:“我真是太笨了,太笨了!我一直在为没钱办厂而苦恼,小RB不就是现成的凯子,等着我去狠宰一刀吗?”

  “小RB你等着大出血吧!”叶晨看着山本次郎一行的背影,兴奋得满脸红光。

  叶晨快步追了上去,道:“山本先生,山本先生。”

  “你有事?”山本次郎停下来,扭过头看着叶晨,眼里充满了恨意。

  昨天,他想要打萧令月的主意,却是给叶晨灌得醉得一塌糊涂,他也不笨,也想明白了,对叶晨是怀恨在心,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想干掉叶晨。

  “山本先生,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叶晨道。

  “姓叶的,我没觉得我们有谈的必要。”山本次郎傲慢得很,连叶桑也不叫了,称叶晨为姓叶的,连起码的礼节都没有了。

  “是吗?”叶晨诡异一笑,道:“你们卖给我们的五轴加工中心有那么多的BUG,你们也敢卖出来,真是狗胆包天啊。”

  “姓叶的,我警告你,你这是在诽谤我们大RB帝国的西尼公司,我要告你,我要请律师告你诽谤。”山本次郎嚣张的指点着叶晨,不可一世。

  “只要输入316689这些参数,就会精度下降,造成废品,我没说错吧?”叶晨道。

  山本次郎的脸色变了。

  “有时候,旋切会造成划痕。”叶晨又道。

  山本次郎一脸的震惊。

  “还有啊,时不时会就出现莫名的震动,从而造成工件损毁,我没说错吧?”叶晨再道。

  山本次郎一脸见鬼的表情。

  西尼公司当然知道五轴加工中心的问题所在,这是公司的绝密,只有少数高层知道,叶晨竟然能说出来,由不得山本次郎不紧张。

  要不是山本次郎再三确认,叶晨是天朝人,还以为叶晨是他们公司的高层呢。

  “既然山本先生不当一回事,我就没必要再留了,再见。”叶晨挥挥手,大有不带走一丝云彩的潇洒。

  “叶桑,请等等。”山本次郎回过神来,忙道。

  要是他放走叶晨,那就成了怪事。天知道,叶晨会不会把这事捅出去。真要捅出去了,那么,西尼公司就等着倒血霉吧。

  甚至于,有可能毁掉公司。

  五轴加工中心是用在高科技领域的,加工的工件有特殊用途,是高技术产品,很值钱,不比黄金便宜。要是让人知道,是因为五轴加工中心的BUG而损毁的,这赔都要赔死西尼公司。

  “你有事?”叶晨斜眼瞥着山本次郎。

  “叶桑,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山本次郎真是属狗的,说变脸就变脸,满脸堆笑,亲切得紧,跟见到老祖宗似的。

  可惜,他的热脸蛋帖到叶晨的冷屁股了,叶晨道:“小RB我没觉得我们有谈的必要。”

  山本次郎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叫你嘴贱,奚落叶晨,现在被叶晨原话奉还。刚才,他叫叶晨“姓叶的”,叶晨就回敬他“小RB后面的话一字没改。

  什么叫现实报?这就是!

  “叶桑,请原谅我的无礼,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郑重道歉。”山本次郎快步过来,在叶晨跟前站住,身子躬成了九十度,一副诚恳万分的样儿。

  “都说小RB是属狗的,变脸如翻书,说变就变,我可是领教过了,你的道歉我不敢相信。”叶晨对小RB没啥好客气的,狠狠的戳山本次郎的痛处。

  山本次郎都快哭了,他恨不得和叶晨决斗,却无可奈何,不得不赔着笑脸,道:“不知叶桑需要什么样的诚意?”

  “你说呢?”山本次郎想要摸叶晨的底,叶晨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吗?

  “叶桑,我们大日……公司愿意奉上一笔钱,还请叶先生为我们保守秘密。”山本次郎知道,西尼公司不出钱是不行的了。

  他心想,天朝人穷,象叶晨这样的年轻人,也不可能见过多少钱,随便出点钱就能堵住叶晨的嘴。

  “好吧。看在你有诚意的份上,那就给我一亿美元吧。”叶晨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