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病毒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发现了一个隐藏区域,这就是后门。我们国家进口的软件、芯片和电脑,都有后门,这在叶晨的预料中。但叶晨还是低估了小RB的无耻和阴险。

  实际上这是一个间谍程序,专门用来记录加工数据。这些数据要是落到小RB手里,丰州机床厂的秘密就被西尼公司知道了。要是丰州机床厂有什么好点子,好发明,小RB会直接据为己有。

  这相当于,西尼公司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丰州机床厂。

  说到底,这是专门用来窃取客户秘密,相当于客户在为西尼公司无偿搞发明创造。

  这也太恶毒了,小RB的节操掉在地上了,下限真够低的,这让叶晨很不爽,大爆粗口。

  这台五轴加工中心有这种间谍软件,另一台上一定也有,叶晨过去一查,果然如此。

  记录了大量的数据,非常详细,其中几组数据很特别,加工的曲面非常复杂,精度要求特别高,妥妥的军品。

  这要是让小RB得到这些数据,我们国家的军事机密也就泄露了,小RB真TM的不是东西。

  “小RB也敢吹科技发达,狗屁!小RB是小偷,是老鼠,是窃贼,专干这些见不得光的事,也好意思吹,我呸!”叶晨本来就对小RB没有好感,现在对小RB只有恶感,一个劲的损着小RB小RB想要得到这些数据,有我在,休想。”叶晨动手修改这些数据。

  这些数据要是落到小RB手里,丰州机床厂在小RB眼里就是透明人,完全没有秘密可言了。特别是军品数据,绝对不能落在小RB手里。

  “对了,我要误导小RB要把小RB引向误区。嘿嘿,要是小RB花费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发现这些是无用数据,不知道会不会剖腹自杀呢?”叶晨又想到一个收拾小RB的办法。

  想到就做,立即行动起来,经过叶晨一番改动,小RB一定会被带进坑里。

  “哈哈,爽!小RB欠收拾,就是要这样收拾!”叶晨越想越是开心,忍不住笑了起来。

  欢喜了一阵,叶晨抚着下巴思索起来:“小RB这么坏,这么阴险毒辣,绝不能轻易放过了小RB得再给小RB一个狠的。嗯,要怎样收拾小RB呢?”

  早就知道小RB很坏,却是没有想到小RB是如此之坏,叶晨很不满足把小RB带进坑里,得再狠点,要让小RB付出惨重的代价。

  “有了!病毒!我在这份数据里植入病毒,小RB要是敢破解,准有小RB好受的。”突然间,叶晨眼珠子一阵乱转,想到一个绝对够损的主意。

  小RB不是很坏吗?不是想要窃取我们的机密吗?等到小RB发现窃取的是病毒,那他们的脸色一定很精彩,想想就带感。

  “而且,以我的水平编写的病毒,全世界有几人能杀得掉?”叶晨是计算机领域第一人,他编写的病毒就很凶残了,小RB想要杀毒那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小RB的损失一定很惨重。

  “这还不够,小RB能够窃取我们的秘密,我也可以窃取小RB的秘密,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哈哈,我简直太聪明了。”叶晨的想法越来越完善,越来越让人欢喜。

  打定主意,叶晨动手做起来。

  首先,他上,从自己的邮箱里下载了一份病毒。这是他以前编写的,叫“熊猫之舞”。这病毒的水平很高,有些想法很独特,就是叶晨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是挺不错的。

  有了这个基础,叶晨要编写病毒就简单多了,运指如飞,不过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搞定。小RB等着倒血霉吧。”叶晨把病毒植入,这才离开车间,去食堂吃饭。

  食堂不远,很快就到了,一到这里,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山本次郎他们正在拼酒,个个脸色通红,跟斗鸡似的,谁也不让谁,想要把别人拼倒。

  “你们与我作对,可要想清楚了,我是你们的上司。”山本次郎端着酒杯,红着脸,大声喝斥起来。

  “不行不行,别的事情可以商量,这事没得商量。”西尼公司的技术人员红着眼睛,根本就不鸟山本次郎。

  梁广平抿着嘴唇,架着二郎腿,如同看动物园跳圈的猴子似的看着山本次郎他们表演。

  萧令月依然是那副无所事事的样儿,听歌嚼口香糖。

  叶晨就纳闷了,这是咋回事?难道小RB得了失心疯?

  “梁总,咋回事?”叶晨来到梁广平身边,小声问道。

  “小叶来了。呵呵,我给你说,是这么回事……”梁广平先是瞄了一眼萧令月,在叶晨耳边小声说了经过。

  原来是小RB找不自在。到了食堂之后,山本次郎缠上了萧令月,要请萧令月喝酒,说到底,就是想要占萧令月的便宜。

  萧令月是世界级妖孽,哪会把山本次郎放在眼里,但她也没有拒绝,而是很暧昧的说,她只和最能喝的人喝酒,而且,还可以去没人的房间。

  这女人虽然疯狂,但她是绝色美女,再略施魅力,不仅迷倒了山本次郎,就是那些西尼公司的技术人员也给迷住了,叫嚷着自己是最强的,相互之间拼起了酒。

  对这些小RB梁广平很没好感,也想趁这机会收拾小RB立即叫人搬来一箱丰州大曲,小RB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干,喝起了丰州大曲。

  叶晨听完,差点笑抽了。这女人是个恶魔,整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小RB眼珠子长在**上了,竟然招惹这疯女人,不想活了吧?

  “小RB喝的是清酒,度数很低,他们喝五十多度的丰州大曲,嫌命长吗?”叶晨看着拼酒的小RB笑道。

  小RB的酒,度数最高也不过二三十度,喝五十多度的丰州大曲,还是这么猛灌,也不怕烧坏肠胃。

  “而且,他们还是空腹喝酒,这醉起来那就有得受了。”梁广平也觉得这事儿挺搞笑的。

  为了收拾小RB叶晨他们故意去得迟些,小RB早就饿得前心帖后背了,再猛灌这样的高度酒,酒劲一上来,有得他们受的了。

  “还是不够热闹啊。”叶晨坏坏的笑着。

  “小叶,啥意思?”梁广平有些不太明白。

  “梁总,麻烦再搬两箱丰州大曲上来。”叶晨道。

  “小叶,你不会是……哈哈,还是小叶机灵。来人,搬两箱丰州大曲上来。”梁广平站起身,道:“小叶,走,我们去给小RB加把劲。”

  两人互视一眼,入眼的是对方诡异的笑容。

  “山本先生,你远来是客,我敬你一坏。”叶晨端着酒杯来到山本次郎面前。

  “叶桑,谢谢啊。等这事儿结束了,我们再好好喝上一顿,我请客。叶桑,你来得正好,你看我是如何收拾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山本次郎很想收拾掉这些手下,他们好大的狗胆,竟敢和我抢女人。

  “山本先生,你还不晓得吧?我和萧大美女是同事,她的事儿我很清楚哦,你想不想知道?”叶晨坏笑道。

  “真的?”山本次郎眼睛一亮。

  “当然是真的。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告诉你。”叶晨道。

  “好。”山本次郎痛快的一口喝干。丰州大曲的度数太高了,他喝下去,如同喉咙被炭火烧灼似的,一个劲的叫难受。

  “好酒量!山本先生,你是海量,这杯干掉不会有问题,来,干了!”叶晨热情得很,给山本次郎倒上。

  “你说她……”山本次郎很想知道萧令月的事。

  “喝了这杯就说。”叶晨很是爽快。

  山本次郎又是一口喝干,还没有来得及问,叶晨又给他倒上,说上一句“这杯干了就说”,山本次郎又喝干了。

  噗通!

  几杯烈酒下肚,山本次郎摔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跟死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