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偏见与傲慢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正准备去看看五轴加工中心,却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冲进来,气愤不已,骂骂咧咧的,不由得有些好奇,这是咋啦?

  “小乔,出了啥事?”梁广平也是一惊。

  “小RB太TM不是东西,把我们当牛当马的使唤,却这样不准我们看,那样不准我们碰,这还是我们的机床吗?”小乔气愤愤的,大骂起来。

  “小RB劳资受够你了。”梁广平一听这话,火气也上来了,眼里快喷火了:“我们以前进口了一台五轴加工中心,就受够小RB的冷言冷语,现在还要受他们的气,我们国家啥时间能造出五轴加工中心?”

  五轴加工中心,是一种高科技、高精密度,专门用于加工复杂曲面的加工中心。这种加工中心对一个国家的航空、航天、军事、科研、精密器械等等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现阶段,五轴加工中心是解决叶轮、叶片、船用螺旋桨、重型发电机转子、汽轮机转子、大型柴油机曲轴等等加工的唯一手段。

  这种加工中心关系着一个国家的高科技与国防安全,拥有这种高端机床会让一个国家的实力大为提升。

  其重要性有多大呢?“东芝事件”就是最好的说明。

  前苏联因为没有五轴加工中心,其潜艇的螺旋桨会产生不小的噪音,容易被美国的声呐发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前苏联从RB东芝公司高价购买了这种加工中心,使得苏联的潜艇噪声大为降低,美国无法探测了。

  美国知道这事不对劲,一查之下,原来是RB东芝公司违背了巴统协议,私自把五轴加工中心卖给了前苏联,恼羞成怒的美国对东芝公司实施严厉惩罚。

  由此可见,五轴加工中心对于一个国家有多重要了。然而,我们国家却没法制造这种关系国计民生的加工中心。我们国家的企业,很想攻下这一难关,但最多只能完成95%,剩下的5%却无法解决,这是芯片的原因。

  我们国家无法制造这种高端芯片,使得我们国家无法制造这种高端的五轴加工中心。

  至于进口芯片,这种高端芯片,人家根本就不卖给我们国家。即使要卖,也有诸多限制,比如不能用于军事,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即使出口,也还要经过别人同意,否则想都别想。外国人还要定期前来检查……一系列的限制条款下来,使得五轴加工中心的作用大减。

  整台进口,同样要受这些限制,这就使得五轴加工中心的作用大为减低,能发挥出百分之六七十的作用就不错了。但是,还不得不买,因为实在是离不开五轴加工中心。

  丰州机床厂购买的这台五轴加工中心就是接受了一系列的不平等的霸王条款,这才进口了这么一台。

  丰州机床厂花费巨资买下的机器,这样不能碰,那样不能摸,这还是我们买的机床吗?这钱花得冤啊,谁不气愤呢?

  “梁总,我们去看看吧。”叶晨知道,再气也没有用,问题还是要解决的,谁叫我们国家造不出五轴加工中心呢。

  “好吧。要是可以的话,我真不想见小鬼子,看着就不爽。”梁广平仍是愤愤不平。

  三人朝五轴加工中心安装车间赶去,没过多久就到了,远远的就听见一片争吵声,原来是机床厂的工人和RB技术人员在争执。

  “支那人,我告诉你,我说你们不能碰就不能碰。”一个RB技术人员趾高气扬,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儿,大声叫嚣。

  “小RB你给劳资听好了,这是我们花了钱买的机器,就是我们的,你凭啥不让我碰?小RB你够格吗?”工人们大声叫嚷,气愤不已。

  “凭我们是大RB的技术精英!凭我们西尼公司是全球最好的机床公司!凭我们能造出这样高端的机床,而你们造不出来,不得不求着我们卖给你们。”RB的技术人员不可一世。

  “小RB你TM的太狂妄了!”

  “不要脸的小RB工人们本就气愤,再听了这话,哪里还忍得住,大骂起来。

  不要说这些工人,就是叶晨听在耳里,也是气得牙根发痒。我们国家是造不出来,但我们花了大价钱买的机床,你就不能给我们一点面子,不说得这么难听,你会死吗?

  “小RB劳资早就受够了。”梁广平差点被气炸了肺,道:“每次机器出了问题,从RB买配件贵得要死不说,还要受小RB的气。现在,又要受小RB的气,这啥时间是个头啊。”

  “顾客是上帝”这说法,只能是普通行业有用,在高端领域是谬论,实际情况是反过来的,卖方才是上帝,你不得不拿着厚厚的钞票去求着人家卖。

  “山本先生,你们这样做太过份了。”虽然梁广平很不爽,很不想见小RB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交涉。

  这次西尼公司带队的是营销总监山本次郎,此人压根就瞧不起TC人,眼睛朝上翻,目光从梁广平的头顶上方望过去,正眼也不瞧梁广平一眼,道:“梁桑,这是你们求着我们卖的,我们想怎样就怎样。”

  “我们签了合同的。”梁广平差点被气得吐血。

  “合同?谢谢梁桑提醒。按照合同,我们有权随时监查,我们现在就在行使监查权。”山本次郎的嘴角直翘。

  机床还没有安装好,你行使的是哪门子的监查权?真不要脸!

  这合同就是霸王条款,西尼公司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而丰州机床厂却是完全的不利地位,不仅要出高价购买五轴加工中心,还要必须从RB买配件。都知道,RB人很阴险的,他们的设备卖得还算“便宜”,当然,这种便宜是比起欧美而言的。但是,他们的配件却是贵得吓人,比起欧美的配件还要贵,你买了他的设备,就必须要买他的配件,他就靠卖配件赚钱。

  在这之外,还有各种限制条款,各种不平等的条款。

  丰州机床厂也知道这合同对他们很不利,但是,他们又不能不接受,谁叫我们国家造不出五轴加工中心呢?

  “你不讲理。”梁广平气得指着山本次郎吼起来。

  “梁桑,请你说话小心些,小心我告你诽谤。我给你说,我很讲理了,我是按照合同在和你讲理。”山本次郎指点着梁广平的鼻子,冷嘲热讽。

  合同本就是霸王条款,你按合同来,不是在欺负人吗?还要不要脸啊?

  这也太嚣张了,叶晨气不打一处来。

  萧令月终于把耳机拿下来,上前几步,来到山本次郎跟前,道:“山本先生,既然你提到合同了,那么,我不得不好心提醒你一下,你们这是‘总交钥匙’工程,按照合同,你们明天必须要完成调试。要是超过了这时间,你们就违约了。”

  总交钥匙工程?叶晨眼睛一亮,心说,小RB你很狂妄,是吧?且看你们是如何喝劳资的洗脚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