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丰州机床厂

超级科学家 +A -A

  自从掌握了光脑技术后,叶晨就在想着如何早点把光脑造出来,造福人类,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就从未想过利害之事,经过萧令月一番点醒,这才明白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是啊,以“十万亿美元”作单位的电子行业有多庞大,其势力有多大,可以想象得到。自己不可能与这么多人为敌的,那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教训,以后要多花些时间在这方面上,要多多想想利害关系,叶晨暗中告诫自己。

  光脑技术太过高端,要是推出的话,电子行业这么庞大的产业群就会废掉,这是巨大的浪费,很不划算。而且,从电子时代进入光子时代的条件也不成熟,还是稳一稳比较好,嗯,我就做硅光子吧。

  硅光子是现在的热门行业之一,比起现在的硅技术要先进得多,比起光子技术又有不足,可以说是从电子时代向光子时代进步的缓冲,有了这一步,要进入光子时代就方便多了,造成的浪费也小得多。

  就这么定了,就先做硅光子产品。

  “硅光子产品很多,我还是先做工业控制芯片。”叶晨选定了方向。

  芯片一直是我们国家的短板,也可以说是最大短板,每年进口的芯片高达2000多亿美元,已经超过了石油,成了我们国家的第一大宗进口商品。

  在这些芯片中,我们国家最急需的应该是计算机芯片和工业控制芯片。计算机与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息息相关,哪里没有计算机的身影?

  但是,我们国家更需要工业控制芯片。因为电脑芯片还能进口,暂时应付着。高端工业控制芯片,人家几乎不卖给我们国家。而且,工业控制芯片又关系着一个国家的装备制造业。

  MIDEINTIANCHAO虽然走向世界,让世界震惊,但,我们占领的主要是中低端市场,高端市场占领得并不多。这是因为我们的产业基础比起发达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这就涉及到装备制造业这个大国重器了,这是一个国家的基石。要是叶晨做出了工业控制芯片,那么,我们国家的装备制造业就会提升一个或几个档次,进而推动我们国家的产业升级。

  所以,我们国家现在最急需的就是工业控制芯片。

  “嘿嘿。从硅光子做起,这对我更加有利啊,我多了一次掏空消费者腰包的机会。”掉进钱眼的黑心奸商又高兴起来了。

  “嗯,以后,凡是涉及到电子行业,我就要狠狠宰上一刀。”叶晨豁达爽朗,但也记仇,电子行业是他的敌人,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了。

  等到叶晨想明白了,也到了丰州机床厂。

  丰州机床厂是丰州市的重点企业,是一家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机床厂,他们做的品种比较多,效益也还不错。

  叶晨一瞧,丰州机床厂占地几百亩,厂房林立,进进出出的卡车很多,看得出来,丰州机床厂的经营状况不错。

  宝马车停在接待室外面,司机请叶晨和萧令月下了车,把他们带到接待室,去向领导汇报。没过多久,司机和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

  中年男人原本满脸笑容,但把叶晨和萧令月一瞧,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神很不善,看着司机,压低声音训斥起来:“我要你去接人,你接的技术人员呢?”

  司机忙陪着笑脸,道:“梁总,您这可冤枉我了,他们就是中心的技术精英……”

  “技术精英?你不嫌这话太荒唐吗?他们才多大?二十来岁的人就是技术精英,那我岂不成了天才?”梁总语气很严厉了。

  司机忙解释道:“梁总,您莫看他们年轻,真的厉害着呢……”

  “你还敢狡辩?你这个月的奖金莫想了。”梁总的脸有些扭曲了。

  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这两人过于年轻,他们要是技术精英,那我这个中年人岂不成了天才?这么明显的事情,司机还敢狡辩,不想要奖金了,是吧?

  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萧令月和叶晨都听见了。萧令月以看白痴的眼神瞄了一眼梁总,就没有兴趣搭理他,自顾自的听歌嚼口香糖。

  叶晨在心里苦笑,脸嫩又不是我的错?谁说年轻就不能有本事?要是你知道我是计算机领域的第一人,你的脸色一定会很精彩吧?

  “梁总,你好。我是叶晨,是庄老的助理,帮庄老处理技术问题。”叶晨上前几步,来到梁总面前,把自己的工作证递了过去。

  “你好。”梁总虽然看不起叶晨,但出于礼貌,还是挤出了一点笑容,心说你就吹吧,这年头吹牛又不上税,你想咋吹就吹吧。你毛长齐了没?你也敢吹是庄老的助理,真不要脸。

  当他接过叶晨的工作证,一瞧之下,眼睛猛的瞪圆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要说不信嘛,叶晨的工作证写得明明白白,中心的助理。要说信嘛,这也太妖了吧。他才多大啊,咋就成了庄老的助理?庄老是院士,是云计算的权威,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成了庄老的助理,难道这年头的助理不值钱?

  叶晨的嘴角翘了翘,心说这就震憾了?我再爆点猛料,让你一次震憾个够,道:“梁总,这位是萧令月,庄老的学生,在读博士。”

  “在读博士?”梁总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

  叶晨年纪轻轻就成了庄老的助理,让他跟见了鬼似的。萧令月更加年轻,竟然是在读博士,这也太扯了吧。

  “梁总,你莫看她年轻,已经是五个博士了。”叶晨接着道。

  “啥?五个博士?天啊,还要不要我活。”梁总被彻底震憾到了。

  萧令月才十八岁,不仅是在读博士,还是五博士,这样的妖孽,整个世界又有多少?

  “原来是小叶啊,幸会幸会。”梁总反应也不慢,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原来传说中以年龄取人真的很容易犯错,忙堆起满脸的笑容,紧紧握着叶晨的手,一个劲的摇头,一副老朋友见面的亲热劲头。

  “哦,我叫梁广平,是常务副总,五轴加工中心这事就是我负责的。你们能来,是我们的荣幸,真是太荣幸了。”梁广平忙自我介绍。

  “过奖过奖。”叶晨心说,叫你小看我,被震憾到了吧。

  “小萧,你好。”梁广平和萧令月相互认识。

  萧令月仍是听着歌,嚼着口香糖,不咸不淡,和梁广平握了握手,算是见过了。她这副模样很不礼貌,但此时的梁广总哪敢有丝毫追究的意思,唯有一个劲拍马屁的份。

  梁广平请叶晨两人坐下,亲自动手给两人倒上茶水,这才吩咐司机:“你去一趟食堂,就说我们有两个贵客,要他们好好准备点酒菜。”

  “是。梁总,那我的奖金,还扣不扣?”司机很肉疼他的奖金,趁机问道。

  “扣个屁。快滚。”梁广平很不爽,你能不提不事吗?

  司机谢过梁广平,欢天喜地去了。

  “梁总,五轴加工中心到了吗?”叶晨问道。

  “到了。”梁广平现在是有问必答,道:“上周六中午到的,昨天就在安装,估计明天就能安装好,接下来就是调试,还请二位帮我们看看。小RB很无耻,坑人不带眨眼的,我们不得不防。”

  “梁总,你在这啊,小RB真TM不是东西。”叶晨还没有说话,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快步冲了进来,一脸的气愤,骂骂咧咧。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