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黑心奸商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的脸色变了,捂着裤裆进了洗浴间,脱了衣服洗澡。洗好澡,换好衣服,吹干头发,坐在沙发上,叶晨以手捂脸,都没脸见人了。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看个岛国片竟然还放“炮”了,还是放的大炮,消耗的弹药可以干三仗了。

  叶晨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看电视嘛,全是泡沫剧,没兴趣;打游戏嘛,这是虐小菜鸟,没劲;欣赏苍井女神的神“做”,又会兽血沸腾。

  这要干点啥呢?

  想来想去,叶晨也没有想到该做点啥。算了,还是来好好想想下一步该做啥。

  以前,一直在为造出光脑而努力,现在,光脑造出来了,如何把光脑推向市场就成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该好好想想了。

  光脑,这是比电脑更加高级的计算机,要是推向市场,一定会大受好评,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嗯,先不用推出我使用的这种集计算机、电视和手机于一体的光脑,而是一步步来,先只推出光脑,便于升级。时机到了,我就说光脑升级,集手机和电视于一体,又能掏空不少人的腰包。

  还有,我先不推出投影屏,而是弄一个台式显示器。等到时机到了,再推出投影屏,又能大赚一笔。

  当然,可以把光脑分成不同的档次,普通大众就用台式的,和现在的台式机差不多大小。手镯这样大小的,也要推出,却要贵得多,没有几十万百万想都别想,要把手镯式光脑整成身份的象征。

  这样七七八八一算下来,我就可以多掏空很多人的腰包啊,天啊,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真没想到,我也有做黑心奸商的潜质。”叶晨笑得很YD,口水直流,为自己坑钱的馊主意沾沾自喜。

  得意了一阵,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始终想不起来究竟忘了什么,也就不去想了,这个礼拜天当了一回猪,吃了睡,睡了吃,好好休息了一天。

  累了这么多天,总算是轻松了一回。

  周一到了,该是去丰州机床厂的时候了。

  叶晨和萧令月下了楼,一辆宝马车停在楼下,正在等他们,这是丰州机床厂派来接叶晨他们的车。

  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四十岁的男子,他看见叶晨和萧令月,忙堆起笑容问道:“老弟,问下,你们的技术人员啥时间来?”

  叶晨翻翻白眼,我不就站在你面前了,你还问个啥呀。

  “我们就是。”叶晨道。

  “你们?”司机深表怀疑:“老弟,开玩笑没意思。”

  “真是我们。”叶晨心说,我和你又不熟,开啥玩笑。

  “老弟,我们要的是技术精英,你们才来的吧?这么年轻。”司机根本就不信。

  这也不能怪司机,萧令月十八岁,叶晨二十二岁,年轻得不象话,谁要是相信他们就是去丰州机床厂的技术精英,谁就是傻子。

  叶晨还要解释,萧令月把工作证抛了过去,也不等司机说话,拉开车门就上去了。

  司机拿起一看,还真是中心的技术精英,而且还是在读博士,脸上的怀疑之色顿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满脸的笑容:“原来是位美女博士,幸会幸会。”

  “这是我们主管,有事找他。”萧令月丢下一句话,就不再理睬叶晨了。

  “主管?”司机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这才多大的人啊,怎么就成了主管?难道这年头的主管不值钱?

  叶晨把工作证递给司机看,司机满脸堆笑,道:“原来是负责技术的助理,幸会幸会。叶助,请上车。”

  叶晨收回工作证,上了车,和萧令月坐在后排。

  本不想和萧令月坐在一起,但是,两人一起出差,要是叶晨坐在前面,也太不对了,只得强忍着心惊,坐在后排。

  司机发动宝马车,出发了,朝丰州机床车开去。

  萧令月瞄了叶晨一眼,道:“你有事?”

  “没事。”叶晨心想,我当然有事,我是恨不得离你远远的,但不能说。

  “没事你把眉头拧着?”萧令月道。

  叶晨昨天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又想不起来,时不时就会想到这事,就会拧着眉头。

  “习惯。”叶晨和萧令月没什么好说的,才不会告诉她。

  “你的问题很严重,全写在脸上了。”萧令月不屑的道:“多大的人了,一有事儿就写在脸上,要不要拿个高音喇叭四处广播。”

  “我说没事就没事。”叶晨死鸭子嘴硬。

  “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在心理学博士面前卖弄你的小聪明。”萧令月瞥了叶晨一眼。

  “心理学博士?你不会是说你吧?”叶晨给吓了一跳,萧令月是计算机的在读博士,是庄老的学生,咋又成了心理学博士?要说不信嘛,这个女人是个妖孽,并非不可能。要说信,她才十八岁,就成了心理学博士,还是计算机的在读博士,这未免太吓人了。

  萧令月不屑的斜了叶晨一眼,都没有心情回答他的傻缺问题。

  十八岁,就是双博士,这也太吓人了,叶晨差点把舌头咬断了。虽然早就知道这女人很妖孽,但也不能妖孽到这种程度吧?这要不要人活?

  想想倒霉催的自己,熬更受夜,起早贪黑的努力学习,也才读了个大本。看看人家,十八岁,就是双料博士,没法活了。

  司机相信这是真的,也是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轰了。

  “好吧,就算你是心理学博士,但我为啥要告诉你?”叶晨和这疯女人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才不想废话。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不爱说,我还不想听呢。”萧令月冷哼一声,朝耳朵里塞耳机,准备听歌了。

  叶晨有点犹豫了,这女人虽然疯狂,却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说不定真能帮自己想起是什么问题也说不定。好吧,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

  “我是说,如果有人造出了光脑,会咋样?”叶晨试探着道。

  萧令月给了叶晨一个大白眼,冷笑道:“看上去,你挺聪明的,咋就这么傻呢?”

  我傻?叶晨有些纳闷了,我哪里傻了?我要是傻,怎会大本就有研究生的水平?

  “你中了科幻小说的毒了吧?少看点科幻小说。虽说光脑是离我们最近的新一代计算机,但那仅仅存在于概念中,现实中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光脑。贝尔实验室虽然在上世纪90年代宣称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光脑,但只有10亿次的运算速度,比起电脑都要差,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光脑。这样科幻的事,你也好意思说出来。”萧令月一大堆数落,把叶晨说成了白痴。

  叶晨狠狠的还了萧令月一个大白眼,傻缺的是你,哥都造出了光脑,好不好?但哥就是不告诉你。

  “我是说假设,这是假设,有人造出光脑会咋样?”叶晨当然不会告诉萧令月实情。

  “那他死定了!”萧令月一副看死人的表情看着叶晨。

  死定了?为啥?叶晨彻底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