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源码

超级科学家 +A -A

  以叶晨活一百年为一辈子算,要想凑够500万贡献值,他要活一百三十多辈子。要想凑够100万,也要活二十六辈子。这让叶晨完全看不到希望,郁闷得想要吐血。

  意外的是,可以提问,虽然要消耗贡献值,让叶晨很肉疼,总比一点办法没有强得太多了,叶晨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道:“如何获得贡献值?”

  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强,即使这办法太操蛋,也比绝望强得多。

  “宿主是否支付贡献值获得提问机会?请确认。”系统问询。

  一个确认框出现在眼前,叶晨点击确认。

  “宿主支付20贡献值获得一个提问机会。请宿主提问。”

  “如何获得贡献值?”

  “制造以及人们的认可均可获得贡献值。”系统的声音响起。

  叶晨揣摩起来。制造不用说了,我干了二十来天,制造出了一台光脑,得到20贡献值,就是这意思。人们的认可应该是指卖出去,让人们购买。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叶晨问道:“人们的认可是指卖出产品吗?”

  “宿主贡献值为零,若宿主要提问,请支付贡献值。”系统的声音机械而冰冷。

  “靠。”叶晨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也太不是东西了。

  忙了二十来天,熬更受夜的,好不容易获得20贡献值,转眼间就没了,还只是得到一个没有确认的答案,这让叶晨既肉疼,又气愤。

  虽然没有得到系统的确认,叶晨心想他大概没有猜错。光脑这么高端的东西,制造出来也才20贡献值,这也太少了,卖出去还能获得贡献值,这才符合光脑这高大上的尖端科技身份。

  也就是说,叶晨想要获得更多的贡献值,就需要大规模生产光脑。以光脑的高端,要是推向市场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贡献值会哗哗的流进来。但是,叶晨是草根出身,现在只有九万块的身家,他哪来的钱制造光脑?

  现在的电脑生产线,那价格是以“亿”作单位,还是美金。更别说更加高端的光脑生产线了,一条就需要好几亿美金,再加上别的开支,想要开一个象样的光脑生产厂,就需要几十亿,这远远不是叶晨所能拿得出来的。

  几十亿,把叶晨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要怎么办?

  “头疼啊。”叶晨抚着下巴,为钱伤脑筋。

  想了一阵,实在是没办法,叶晨索性不去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或许什么时间就到办法了也说不定。叶晨自我安慰。

  至于把光脑卖掉这事,叶晨才不会考虑,那是杀鸡取卵,太操蛋。更别说,现在的叶晨,只有光脑这样一个产品,要是卖了,他还能做啥?

  还没有检查光脑呢,看看光脑如何。一想到光脑,叶晨立即把没钱的事儿抛到脑后,睁大眼睛看着外观拉风的光脑,眼睛亮晶晶的,这可是他忙碌了二十来天的劳动成果,油然而生自豪感。

  拿起光脑,一股金属质感传来,很是舒服。

  叶晨启动光脑,一个大大的投影屏出现,足有一个家庭影院大小,大小可以调整,要大就大,要小就小,比起现在的显示器拉轰多了。

  还有一个用汉字字根为基础的投影键盘,看着这键盘,叶晨裂着嘴傻笑。叶晨制造的光脑,肯定不会再使用现在流行的美式键盘了,要有我们自己的特色。

  我们现在使用的是美式键盘,只要叶晨这键盘一出,必然会终结美式键盘,想想就带感。

  “嗯,这键盘就叫‘叶氏’键盘。”叶晨美得很,用自己的姓为键盘命名了。

  用手指一敲,如同敲击实体键盘似的,这投影技术太高级了。

  光是看看就知道光脑高大上,但是还用不了,因为没有软件。我们现在能够使用电脑,不仅仅是因为有硬件,还有软件。同样的,光脑只是硬件,还需要有相应的软件,这又需要一番功夫。

  叶晨想了想,在实验室做这件事,说不定就被人打扰了,还是回宿舍去做吧。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宿舍,兴奋中的叶晨立即投入工作,准备编程。

  现在的电脑基础是“硅”,所以有“硅谷”这个闻名全球的地方。硅,只能存贮“0”和“1”,所以电脑编程是二进制,这已经不能适用于光脑了,需要从头做起。

  打个比方的话,电脑是一个支乐器的话,那么,光脑就是一个乐团,差别非常明显。适合一支乐器的规则,不适合乐团。

  这第一件事,就是要解决源码。运行的软件是要经过编写的,程序员编写程序的过程中需要他们的“语言”。音乐家用五线谱,建筑师用图纸,程序员的工作语言就是“源码”。

  这些源码并不需要叶晨一一找出来,只需要进行验证就行了,这包含在光脑技术里面。光脑技术要是没有相应的源码,能叫光脑技术?

  叶晨启动光脑,投影屏出现,叶晨敲击叶氏键盘,开始验证源码。只见他的手指在键盘上不住敲击,富有节奏感,如同指挥家在指挥乐团似的,给人一种享受。

  叶晨身体挺得笔直,目光锐利,整个人如同山一般厚重,要是有人看见了,一定会感慨,他就是为计算机而生的。

  时间在无声中流逝,足足过了三个小时,叶晨这才长吁一口气,停了下来,这源码算是验证完了。

  叶晨站起来身,活动有些酸麻的手指,很是庆幸,幸好这源码包含在光脑技术里面,不然的话,他即使造出了光脑,也别想使用。

  要想找出这些源码,没有几年功夫,想都别想。而且,还需要一个大型团队支撑。

  叶晨费了三个小时,一是想要验证这些源码可不可靠,二是想要熟悉源码。光脑的源码与电脑的源码完全不同,要是叶晨不熟悉,就没有法进行编程。

  现在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是时候编程了。

  他要编写的第一个程序,并不是操作平台或者应用程序,而是编程语言。电脑编程有很多编程语言,可以大大的简化操作,节约时间,更方便编写程序。叶晨要做的就是编写出光脑的编程语言,这样的话,以后想要什么程序,就可以用编程语言来编写了,省事省力。

  叶晨泡了一杯浓茶,准备熬夜了,思索道:“现在的编程语言是英文,让国人学起来很操蛋,对我们很不利。我就用汉字字根做为符号编写语言,我要让老外学我们的语言。汉语号称世界上最为复杂最难学的语言,老外的脑细胞会死一大批又一大批。丫的,谁叫你们以前用英文为难我们TC人呢?嘿嘿,就这么干了。”

  身为TC人,要是再用英文为基础编写光脑编程语言,那太对不住自己这身份了。

  别的不说,用我们的字根作符号来编写,会为我们省很多事的说。以前,为了学编程语言,TC人不得不学习英文,浪费了太多的精力,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金钱。要是用我们的母语来编写,我们就不用再去学什鸟英文了,会省很多事,节约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

  要学,也要让老外学我们的母语哈。

  “太TMD的带感了。”叶晨坏坏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