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受教育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报道时,李少红仗着自己是老人,想要欺负叶晨,却给叶晨收拾了。这让叶晨对李少红特别不爽,虽然后来李少红对着叶晨的敌意少了许多,但叶晨也没有打算原谅他。

  “你来做啥?”叶晨脸色一冷。

  李少红一愣,随即堆着笑容,小心翼翼的道:“叶助,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怪我有眼无珠,冒犯了叶助,还请叶助原谅。”

  搞了半天,原来是赔罪来了。

  同事们都知道这事儿,眼神怪怪的看着李少红。李少红在中心的口碑不太好,同事们对他也不太爽。

  “这和眼睛有没有珠子没有关系,而是和品德有关。”叶晨这人豁达爽朗,但是也记仇,对这事一直记着,有了这机会,自然是要好好奚落李少红。

  记仇这种事,叶晨的理由很正大光明,我又不是道德模范,又不争五讲四美,做不到不计较,你得罪了我,我记仇有错吗?

  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连仇都不敢记,还能叫男人?

  “是是是,是我的道德有问题,我不该仗着是老人欺负新人。叶助,您请放心,我一定改,以后再也不敢了。”李少红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做那事就是一傻叉。

  原本以为一个新人,欺负就欺负了,有啥大不了的?却是没有想到,流年不利,叶晨不是一般的新人,他是一尊大神。来到中心几天时间就解决了困扰中心许久的漏洞,而且,还以火箭般的速度升为庄老的助理。

  要是他再不拉下脸面,向叶晨道歉赔罪,求得叶晨的谅解的话,他别想在中心混了。

  要他离开中心,他还真不愿意,中心的工资福利津帖那么好,这样的工作到哪里去找?在中心工作三两年,就能买车。要是工作个六七年,就能买房。

  这样的好工作,整个TC也不多。

  这事让李少红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新人都能欺负,一个不好会踩中地雷,以后还是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同事们的目光集中在叶晨身上,这要看叶晨如何处置了。

  庄老也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叶晨。

  叶晨知道,球到他这边了,要是他不能有所表示,会让人认为他小肚鸡肠。再说了,这事儿虽然让他不爽,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这事儿都过去了,不再记在心上了。再说了,我也有不是,我说话太冲了。”叶晨伸出右手道。

  “谢谢叶助。”李少红受宠若惊,忙伸出右手紧紧握着叶晨的右手。

  “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是,我不想看到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不然的话,我只能请你另谋高就了。”紧接着,叶晨脸色一冷,语气很严厉。

  “一定一定。”李少红忙点头应承。

  这事已经给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久走夜路必遇鬼,欺负新人的事情做多了,说不定什么时间就会撞到铁板,打死他也不敢再干这种事了。

  庄老微微点头,对叶晨的处理方式很满意。上位者,既要展现出自己的大度,更要展现自己的威严。一句话,打一巴掌,得给颗枣,要软硬兼施。

  叶晨的处理方式,很符合这点,让庄老满意。

  两人相互敬了一杯酒,这事算是揭过了。

  有同事找钱瑛敬酒,不小心碰了钟立俊一下,钟立俊夹着的红烧肉掉在桌子上了。钟立俊放下筷子,拿起一张餐巾纸抓起红烧肉,准备放到装骨头的碟子里。

  就在这时,一双筷子伸过来,夹住了红烧肉。

  不是别人,正是庄老。

  钟立俊以为庄老要帮他把红烧肉放到碟子里,受宠若惊,忙道谢:“谢谢庄老。”

  庄老并没有把红烧肉放到碟子里,而是送入嘴里,吃掉了。

  这举动太惊人了,同事们个个目瞪口呆,跟看西洋镜似的。

  “庄老……”这是钟立俊的筷子夹过的,庄老吃了,这对庄老太不敬了,钟立俊急急的叫道。

  “呵呵。”庄老放下筷子,脸色凝重,目光深邃,道:“你们以为我吃这块红烧肉很掉身价,是吧?我给你们说,你们这样想,要不得。你们知道三年大灾荒时期,我们是如何挺过来的吗?那时候,不要说吃肉,能让肚子不饿就不错了。为了哄肚子,没错,就是哄肚子,我们啥都吃,草根树皮树叶。”

  说到这里,庄老的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道:“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同志们的身体垮了,看东西都一个颜色,红的是蓝的,白的是蓝的,黑的也是蓝的。这样的身体,不能搞科研,这可急坏了研究所的领导,这要如何给同志们补身体?所领导终于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去附近的皮革厂求情,把皮革厂用剩的废猪皮拉回来,分给同志们。在你们眼里,这样的猪皮连做皮革的资格都没有,能吃吗?我告诉你们,能吃!还很好吃!因为我吃过!”

  同事们的脸色变了,无比凝重。

  有关老一辈科学家为了国家的未来,民族的未来,吃苦受累的故事我们听得不少,但是,从一个当事人的嘴里说出来,那份量截然不同,让人心里沉甸甸的。

  “几十年过去了,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猪皮只有几百斤,而所里有几千号人,平均分的话,一个人连二两都分不到。所领导开会研究后决定,领导不分,党员不分,团员不分,战士们不分,分给小孩和科研人员。我当时不是团员,也不是党员,更不是领导,就分了半斤。放到水里煮了煮,连盐都没有放,半生不熟就吃了。那味道,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的美食了。几十年了,几十年了,我还记得那滋味。”庄老的泪水终于没有忍住,流了出来。

  同事们的眼眶发红,鼻子发酸。

  “钟老,是我的错。”钟立俊抹抹眼睛,忙认错。

  “不是对和错的问题,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一个道理,这是我们这辈人用血和泪,甚至用生命总结出来的:千万莫要浪费粮食!”庄老语重心长的道。

  “谢庄老教诲。”同事们受教,开始查看自己的碗碟,有没有没有吃完的,有没有浪费。

  有同事发现自己没有吃完,红着一张脸,很不好意思,忙着吃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们都是好小伙好姑娘。”庄老擦擦眼睛,非常满意。

  庄老看看萧令月和叶晨,赞道:“这一点上,小萧和小叶做得非常不错,没有浪费。”

  这么多人里面,食物吃得最干净的就是庄老、萧令月和叶晨三人了,其余人都或多或少有些浪费。

  萧令月的背景不简单,应该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不会浪费粮食。

  至于叶晨,这还需用说吗?养家的重担由老妈担着,食物都是老妈用汗水换来的,必须不能浪费。

  有了这事,同事们吃东西就仔细多了,没人再浪费。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中,快到十点了,叶晨喝得有点高,走路有点打晃了,看看钟立俊,喝得也不少了。再看看有车的同事,他们都喝得够可以的了,蹭车是不可能了。

  打车算了。叶晨准备叫车回去。

  “上车。”萧令月冰冷的声音又响了。

  叶晨一个激灵,还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