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赔罪

超级科学家 +A -A

  叶晨在心里给萧令月算了算她的罪行,飙车、挑衅警察、破坏公物、抗拒执法……林林总总算下来,不下十条,这已经不是扣分能解决的了,妥妥的犯罪,关她几年不是问题。

  作为从犯的叶晨,虽然罪行没有她严重,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吃牢饭是妥妥的。这要是被关上几年,还造什么光脑,叶晨的前途黯淡。

  这都是啥时间了,这女人仍是一副屁事儿没有的样儿,对警官道:“你真的执意要野蛮执法?”

  “野蛮执法?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交警,就没见过你这样恶劣的罪行,飙车到两百迈,你还拿民众的生命当回事?你也好意思给我说野蛮执法?要不是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保证不会打死你。”警官眼里都快喷火了,冲萧令月咆哮。

  说得太对了!

  叶晨作为最大的受害者,差点被吓尿了,对警官的话大为赞成。

  “给你个小东西。”萧令月右手一挥,一个东西朝警官飞去。

  “我给你说,你休想贿赂我,我严格执法……这……”警官还以为萧令月要行贿,更加不爽了,脸色铁青,却是发现萧令月抛过来的是一本证件,不由得有些纳闷,这是啥证件?

  哼哼!就算你是吃公家饭的,但这样严重的罪行,绝不能放过。

  警官打开证件一瞧,眼睛猛的瞪圆了,把证件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阵,再把萧令月好好打量一通,有些难以置信:“你……”

  “还有事吗?”萧令月脸色一冷,语气有些不善了。

  “没有。”警官一个激灵,一个立正,向萧令月敬礼。

  “你可以走了。”萧令月有些不耐烦。

  “是。”警官转过身,下令道:“收队,回去。”

  “队长……”有交警很不爽,这女人太恶劣了,绝不能放过她。

  “回去。”警官语气严厉。

  交警不敢说了,只得开车走人。只一会儿功夫,辆警车就没影了。

  叶晨的下巴掉下来,半天合不上,直愣愣的看着萧令月。

  “不认识?”萧令月冷哼一声。

  “是。”叶晨机械的回答。

  按照叶晨的想法,这次铁定了要吃牢饭,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来了一个神转折,屁事儿没有。不仅没事,警官还给萧令月敬礼,好象萧令月是他的上司似的。

  “你是哪里人?你家是当大官的吧?你的那个本本挺好用的,能不能给我弄一个?”叶晨的八卦之魂开始发威了,要狠狠扒扒内幕。

  “关你啥事?”萧令月冷冷的回敬一句,拎着包下了车,朝酒店走去。

  叶晨颠儿颠儿的跟在后面,一个劲的嚷道:“萧大美女,你是全世界最温柔最善良的女神,你就行行好,给我弄个本本吧,我以后装B就靠你了。”

  萧令月不理他,径直上楼,来到订好的包间,放下包,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养神。

  叶晨发现萧令月好象不对劲,脸色有些发白,还在出汗,问道:“你是不是病了?”

  “你才病了?”萧令月不满。

  “那你的脸色咋有点白呢?还有,你咋出汗了?”叶晨不解。

  “我热,不行吗?”萧令月很没好气。

  “开着空调的好不好?”法拉利有空调,包间里有空调,虽然天气热,也不至于出汗啊,叶晨咕哝道。

  “给我一杯热水。”萧令月的声音有些虚弱。

  叶晨忙倒杯水递给她,萧令月从包里拿出一瓶药,倒出几粒,就着热水吃下去。过了一阵,她的脸色这才红润起来,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收住。

  这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叶晨知道,他无意中知道了萧令月的一些事情。

  “今天的事情不得对任何人说起,晓得吗?”萧令月语气有些严厉。

  “明白。”很明显,萧令月的来历很不一般,叶晨没必要惹不必要的麻烦,才不会大嘴巴到处乱说。

  过了一会儿,同事们陆陆续续到来。

  “揍这丫的。”钟立俊一到来,扯起嗓子吼一声。

  “揍他。”

  同事们轰然响应,围上来,抓胳膊的抓胳膊,扯腿的扯腿,开始在叶晨身上一顿乱拍,谁叫这厮很无耻,重色轻友呢。

  笑闹一阵后,这才放开叶晨。

  没过多久,庄老也来了,说了一阵话,就开始吃晚饭了。

  一共摆了四桌,叶晨和庄老一桌,这是庄老特意把他叫过来的。庄老左边是******,右边是萧令月,叶晨挨着萧令月坐的。钟立俊和钱瑛、姚英才、吴钥也在这一桌。

  庄老没有架子,同事们也不拘束,气氛很好,说说笑笑中,菜过五味,酒过三巡,该是同事们敬酒套近乎的时候了。

  以庄老的身份,肯定第一个要敬他,叶晨端起酒杯,先敬了庄老。

  让叶晨惊讶的是,别看庄老快八十的人了,这酒量非常不错,同事们一杯接一杯的敬他,他从不拒绝,一口气喝了十几二十杯了,一点事儿也没有。

  庄老发现了叶晨诧异的眼神,道:“小叶啊,你啥眼神?你莫非以为我老了,应该吃不得喝不得?我给你说,莫看我老了,你这小年轻未必是对手。我一顿能解决半斤干的,喝七八两白的,你呢?”

  “庄老,我给你跪了,行不?”叶晨想想,自己一个小年轻,顶天了也就这样。而庄老已经快八十的人了,饭量酒量不比自己差,自己只有膜拜的份。

  “呵呵。”庄老颇有点小得意,开心的笑了。

  “小叶啊,你说过,吃得是福,还真的有理。”******给叶晨解释,道:“庄老是从特殊年代熬过的前辈。他们这一辈人,都特别经整。你要是稍加注意,就会发现,那些从特殊年代出来的前辈,八九十岁了,身体还不错,精神不赖,能吃能喝,走路象阵风。”

  叶晨仔细想想,那些在特殊年代做出特别贡献的前辈,他们的身体很不错。记得在一部有关军工的纪录片里,一个94岁高龄的前辈,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让人吃惊。

  “吃得是福!小叶,这话说得好,到了我这种年纪,特别能体味这话的涵义。来,我敬你一杯。”庄老特别赞成这句话,举起酒杯,和叶晨碰了一下,一口喝干,还冲叶晨亮了亮酒杯,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谢庄老。”叶晨心说,我当时被窘了,找的借口,好不好?

  接下来,叶晨和同事们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喝上了。一边喝,一边掀老底揭短,说些笑话,气氛非常好。

  正闹着,只见李少红端着酒杯过来。

  叶晨眼神一凛,他来做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