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飙车

超级科学家 +A -A

  萧令月从法拉得里探出头,冲叶晨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眼:上车。

  叶晨很是不爽,法拉利了不起啊?说话能礼貌点吗?

  “好了,我这奥迪不上档次,土豪,我先走了。”钟立俊给了叶晨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萧大美女就一恶魔,让男同事们既爱又恨。爱的是,她太漂亮了,是绝色美女,谁不想亲近她呢?恨的是,她太能折腾了,谁惹上谁倒血霉。

  “莫跑啊,我就爱坐奥迪。”叶晨忙拦住钟立俊。

  钟立俊大是感动,冲叶晨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道:“哥们,算你有良心,不重色轻友,不嫌弃我这便宜货。”

  叶晨恨不得把这厮揍成熊猫眼,奥迪几十万的说,这也是便宜货,叫我这十万身家的土鳖情何以堪?

  “那是必须的。谁叫我是四有青年,五好模范,哪能做出这种人见人恨的无耻事情。”叶晨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这博得了钟立俊和同事们的好感,齐声赞道:“小叶,好样儿的,吾辈楷模!”

  他们一句赞扬的话还没有落音,眼珠子就砸在地上了,只见叶晨拉开法拉利的车门,一屁股坐到副驾驶上去了。

  “我靠!”一片声讨声响起,同事们纷纷竖起了中指。

  “我以为你不来呢。”萧令月冷冷的瞥了叶晨一眼。

  “我今天为你做事,又苦又累,死了那么多脑细胞,蹭次车不行吗?”叶晨反击。

  “苦?我看你一直是偷着乐,笑得腮帮子都快脱臼了。”萧令月冷笑道。

  我乐?我是巴不得离你越远越好,你这种恶魔谁愿意招惹?叶晨不以为然,道:“你虽然漂亮,身段儿也不错,但离我的要求还有很远的距离。”

  “切。口是心非。你的眼珠子出卖了你,在我身上一个劲儿的瞄呢。”萧令月狠狠揭发叶晨的不轨行径。

  “你的自我感觉总是这么良好吗?我是在想,你让我上车有没有不良心思。”叶晨当然不会认帐的。

  “你是巴不得我对你有不良企图吧?男人,爱口是心非。”萧令月撇撇嘴,一脸的鄙视。

  “真没有?”叶晨放心了,这恶魔的坏水太多了,不得不防。

  “你今天给我做事,又苦又累,人家看在眼里,也蛮感动的,总得给点鼓励吧。”萧令月冲叶晨温柔一笑,百媚生。

  叶晨大是受用,特别感动,谁说萧大美女是恶魔来着?这不挺会做人的吗?知道我辛苦,开着法拉利来感谢我,我好感动。

  萧令月好看的嘴角翘翘了,道:“这就象要让驴拉磨,既要用鞭子抽着它,也要用萝卜诱惑它。”

  “啥?你骂我是驴?”叶晨目瞪口呆,感动刹那间消失无踪,道:“停车停车,我要下车,我这是上了贼车。”

  “既然上了贼车,想下去,那可能吗?”萧令月笑得很是玩味,猛然一轰油门,法拉利箭一般飙了出去。

  加速度太快,叶晨那感觉好象被人在胸口砸了一锤子似的,有些难受,吼道:“你作死啊,开这么快。”

  “这叫快?我让你见识见识啥叫快。”萧令月狠狠轰油门,速度越来越快,只一会儿,就接近两百迈了。

  叶晨看着飞一般倒退的景物,吓得脸色发白,一个劲的吼道:“你不想活了?开这么快,这都两百迈了。”

  “不想活了?”萧令月脸色变了变了,难得的没有与叶晨拌嘴。

  “停下来,停下来。”叶晨吓得不轻,飙车是很爽,但是也不能这么拼吧?我还年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然而,萧令月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管叶晨怎么吼,都没有用。叶晨想要制住她,自己来开,那更危险,只得心惊肉跳的忍着。

  不一会儿,警笛声响起,交警开着警车追来了,可惜的是,警车哪里追得上法拉利,很快就被甩得没影了。

  叶晨暗自庆幸,交警没有追上来。但是,没过多久,警笛声响成一片,只见十几辆警车从各个方向开来,围堵法拉利。

  这么大的阵仗,这下子完了。这要是被抓进去,一定会好好受教育的,叶晨满肚子苦水。

  “好玩的来了。”萧令月却是很兴奋,搓了搓手,开得更快了,七拐八拐,就从警车的重重包围中冲了出去。

  她打开车窗,把一根好看的中指送给了交警。

  真是恶魔!

  叶晨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疯狂,这女人脖子后面的筋搭错界了,太疯狂了。

  也许是她的挑衅激怒了交警,也许是白天飙车太疯狂了,警方想要制止这一疯狂的举动,前前后后调集了上百辆警车,还设有不少路障,想要拦下法拉利。

  警方这么大的动静,叶晨以为完蛋了,铁定了被抓。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萧令月的车技实在是让人震惊,总是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突出重围。

  银都大酒店是四星酒店,是丰州最好的酒店,离中心十来里的路程,以法拉利这种疯狂的速度,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到了。

  到了银都酒店,萧令月也没有减速的意思,法拉利箭一般冲了过去,嗤溜一声就停了下来,稳稳当当的停在停车线内。

  这女人虽然疯狂了点,但这车技实在是让叶晨震憾。叶晨自认为车技还过得去,但和萧令月比,天差地远。

  “呼呼呼。”叶晨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气,这才发现全身湿透了,跟在水里洗过似的。

  这么快的速度,叶晨只在影视剧里见到过,就没有经历过,那感觉就象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尿意十足。

  萧令月却是云淡风轻,跟没有这回事似的。

  叶晨咕哝,这女人不仅脖子后面的筋搭错界了,还心理不正常。

  “你是不是在骂我BT?”萧令月冷眼看着叶晨。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聪明,好不好?叶晨有些心虚,忙道:“哪能啊。我是在想,你的车技这么好,不去玩赛车,太委屈你了。”

  “恭喜你又答对了,但没奖。我正准备去玩玩F4。”萧令月淡淡的道。

  F4是顶级赛事,别人都是使出浑身解数,她倒好,只是想玩玩,叶晨很受伤。

  警笛声震耳欲聋,只见黑压压一片警车冲了过来,把银都大酒店团团围住。警车停下,下来几十个警察,个个脸色难看,眼色极为不善。

  叶晨能理解警察,换作自己被这个疯女人挑衅了,也会很不好受。

  MD,警察这是要发飙的节奏,我完了。叶晨悲哀的发现,自己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点儿太背。

  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快步过来,脸色阴沉,都快拧出水了,来到法拉利前,敲敲车门,道:“下来。给我下来。”

  语气严厉,极为不善,要不是有纪律约束,估计会直接饱以老拳。

  叶晨听在耳里,一颗心直往下沉,劳资咋这么倒霉呢?以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

  “警官,莫怪我没有提醒你。按照你们的规定,你应该先给我敬礼,然后用礼貌用语说‘请这位美丽温柔的小姐下来配合我们调查’。”萧令月却是坐着没动,瞥了警官一眼道。

  叶晨差点吐出隔夜饭,你这疯婆子还好意思说温柔,你和“温柔”这俩字有关系吗?

  作得一手好死!

  叶晨在心里哀嚎,你小耍了这么多警察不说,还进行挑衅,警官都快气疯了,没有当场揍你一顿算是很礼貌了,你还要人家怎么对你礼貌?

  果然,警官额头上的青筋跟老树根似的跳了出来,眼睛瞪圆,右手捏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不住跳动。

  要是警察可以动粗的话,保证不会打死萧令月。

  “给我拖下来,押回去,把牢底坐穿。”警官愤怒的吼起来。

  叶晨眼前一黑,劳资这是没吃斋念佛,遭了无妄之灾。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