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报道

超级科学家 +A -A

  这人是叶晨的房东周旺财。旺财,这两个字让人容易联想到某种四足动物,他爹娘真会取名字。

  周旺财光着膀子,趿着一双拖鞋,叼着香烟,左手抚着裤裆,不停的挠着蛋蛋。这模样儿,也太恶心了。

  直接推门进来,太不礼貌了,这令叶晨很不爽,道:“你进来咋不敲门?”

  “敲啥门?这是我家,我想进来就进来。”周旺财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

  虽然这房子是周旺财的,但叶晨给了钱租下来,就是叶晨的私密空间,这也太无理了,叶晨更加不爽了,道:“你不晓得啥叫礼貌吗?”

  “少给我扯那些没用的,交钱。”周旺财左手挠着蛋蛋,右手朝叶晨一伸。

  “我上个月交的房租还有一个星期才到时间。”右手有没有挠过蛋蛋?叶晨只觉很恶心,朝后退了几步,离这货远点。

  “没到时间就不能收房租了?象你这样的‘穷’学生,我不放心,要是赖我房租,我咋办?得把房租提前收了。”周旺才一脸的鄙夷,很是瞧不起叶晨,嘲笑道:“大学生有俅用,还不如我这个包租公,每个月收收房租也有上万块,比你这样的‘穷’学生强得太多了。一万块,你晓得那是多少钱吗?你这样的穷学生,见过这么多钱吗?小子,你莫不服气,你这辈子也不可能赚到我这么多钱。”

  这不是打叶晨的脸,是把叶晨的脸踩到地上了,一点情面也不留。

  叶晨是个穷学生没错,但你也不能这样说吧?给人留点面子,你会死吗?

  叶晨的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心中转起了念头,我本不想与你一般见识,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一万块很多吗?我给你说,我基本工资就是一万块。”叶晨今天的应试非常成功,基本工资就是一万元,要是加上奖金福利津帖万多块,甚至几万块都有可能。

  “哈哈,笑死我了。”周旺财一脸的不信,笑得很大声,如同看见老母猪上树似的。

  在他的印象中,叶晨是一个穷学生,穷得只能用泡面对付着过日子,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本事?要他相信叶晨月薪万元,这不比老母猪上树容易多少。

  把周旺财这副嚣张样儿看在眼里,叶晨决心要把他的气焰打下去,道:“你晓得丰州大学云计算中心吧?我就在那里上班。”

  丰州大学是西南省名校,是丰州最好的大学,在丰州很有名气,连带的与丰州大学有关的东西都很出名,云计算中心周旺财当然是知道的。

  “你在云计算中心上班?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小子,你也不撒泡臊尿照照你的长相,你是那种人吗?小子,你想要到云计算中心上班,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到城南的南山寺去烧炷高香,试试苍天会不会开眼。”周旺财笑得更加猖狂了,不再挠蛋蛋了,双手捂着肚子,竟然把肚子笑疼了。

  “我明天就去上班。”叶晨双手抱在胸前。

  “就你这样的‘穷’学生,能有啥本事?你要是明天能去上班,我就从三楼跳下来。”周旺财打死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叶晨的嘴角翘了翘。

  “当然。”周旺才笃定叶晨不可能去中心上班。

  “我们先把房租算一下……”叶晨准备把多交的房租拿回来,这也有五十大洋,够买日常用品了。

  “你小子总算说了一句人话,早这样不就得了?拿来吧,一个月的房租。”周旺财以为叶晨是要给他交房租。

  “……我是说,我明天就要去上班,现在就把房退了,你要把我多交的房租退给我。”叶晨道。

  “小子,算你识相……啥?你要退房?”周旺财好半天才搞明白,叶晨竟然是退房,而不是给他交房租。

  “你不会真上班吧?”周旺财的信心有点动摇了。

  要是叶晨不去上班,咋会退房呢?他这里虽然偏了些,但是在整个丰州市这样便宜的房子可不好找。

  “废话。”叶晨道。

  “你去哪上班?”周旺财不得不信了,叶晨真的找到工作了。

  “不是说了嘛,丰州大学云计算中心。我骗你又没有好处,有必要吗?”叶晨道。

  “你真去那上班啊?”要是叶晨没在中心上班,对他说谎也没有好处,他不能不信,周旺财的信心更加不足了。

  “快点吧,退房租。”叶晨不是小气的人,但现在的五十大洋对他来说,很重要,可以买些日常用品,对付一段时间,一定要拿回来。

  “小子,这房租一交就是一个月,没有退钱的说法。”周旺财这人贪婪,到嘴里的肉要他吐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你是在耍赖。我租房子的时候说好了的,住一天算一天,不够一个月你要退钱。”叶晨戳穿他的谎言。

  “小子,你莫要瞎说,我啥时间耍过赖了?我说按一个月算就算一个月算,哪怕你只住了一天,也得按一个月算。”周旺财很蛮横。

  “你要想清楚了,我在丰州大学创办的企业里上班,以丰州大学的影响力,我要整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叶晨冷笑道。

  “你敢。”丰州大学在丰州的地位很特殊,是丰州市最好的大学,影响力很大,要是叶晨真在那里上班,借用学校的影响力收拾周旺财不是不可能,他不得不怕。

  “我有啥不敢?你前天晚上偷看那家的女人洗澡;大前天晚上赌博,五十元一把,这早就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十五元一把,赌博罪名是成立的;还有,前段时间,那家女人的内衣不见了,你莫说和你无关……”叶晨数落起周旺财的罪状。

  这个周旺财不仅势利,还毛病挺多的,吃喝嫖赌样样都沾,想要知道他的破事儿不难。

  “我不是那样的人。”周旺财心中打鼓,有些惊奇,叶晨是咋晓得的呢?

  “退还是不退?”叶晨似笑非笑的问。

  “小叶啊,你说啥话呢?你没住满一个月,哪有不退的理。”周旺财变脸比翻书还快。

  “还有啊,你门都不敲就进来了,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有做案动机,是不是看中我的哪样宝贝了,这事儿咋说?”叶晨对周旺财没有好感,决定要再敲诈他些钱出来。

  叶晨一个穷学生,能有啥宝贝,周旺财现在底气不足,不敢再反驳,忙道:“小叶啊,那是大叔我不对,你就不要计较了,好不好?”

  “那可不行。要是我不敲门就进你家,你高兴吗?”叶晨断然拒绝。

  两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周旺财为了不实现诺言从三楼跳下来,最终不得不大出血,把叶晨交的两百大洋房租全部退给叶晨,叶晨这才大发善心放过他。

  叶晨的钱包终于鼓了些,可以买的东西就多了些,这日子应该好过些了,叶晨大是高兴。

  第二天一早,叶晨起来练了一阵军体拳,这是老爹叶显东教的。叶显东是反击战的侦察兵,身手很好,虽然他残废了,却是督促叶晨两弟兄练拳。每天早上起来练拳,这是叶晨多年养成的习惯。

  练完拳,带上行李,赶去中心报道。

  路过超市时,买了些日常用品,两百多大洋只剩五十多块了。在路边买了点豆浆油条,边走边吃。

  到了中心,直奔人事部,******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了。

  “小叶,你来了啊。走,我带你去报道。”******热情的道。

  叶晨报道非常顺利,只需要他填好表格就行,其他的事情,方大山和朱欣妍早就准备好了,前后不过十分钟就解决了。

  ******又领着叶晨去宿舍,这是三室一厅的套房,电视络家俱厨卫齐全,这令叶晨很满意。

  “小叶,我们中心有三幢楼,一号楼是办公楼,二号是技术部,三号楼是后勤和设备存放处,我先带你去三号楼看看,最后回二号楼。”******带着叶晨,直奔三号楼。

  “这里是芯片研发实验室。”******带着叶晨来到叶晨最想去的地方。

  说起计算机技术,叶晨要是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他完全可以找到一份千万年薪的工作,他之所以来中心上班,就是奔着芯片设备来的。

  能不能改造?叶晨很是担心。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