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操心

安缘 +A -A

    冬日里稍稍晴好两日,季安宁赶紧让王四嫂子带人整理厨房里的事务。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今年的年,会清淡的过,可是应该有的东西,还要要备得齐全。

    这时节,季树正夫妻从城里赶到城外顾家,还是让顾石诺和季安宁惊了惊,两人赶紧迎人入院子。

    季树正在院子里面朗声说:“我们想趁着有闲时,来你们城外瞧一瞧不同的雪景。”顾石诺听他的话,他的眉眼深沉了起来。

    季树正夫妻入房之后,给顾石诺和季安宁联手劝到主位上安坐,只是两人还是坐在客位上。顾石诺和季安宁自然是只能坐在客位上,大家先说了一通寒喧的话。

    稍后,季树正直接跟顾石诺说要去瞧一瞧他的书房,一会,再要顾阳景兄弟到书房来查一下他们的功课。

    他们两人走后,王四嫂子出房安排人张罗用餐的事情,而房里的大丫头,也被她顺带领着走了。

    邵氏瞧着季安宁微微一笑,说:“我瞧着她是越发的练了出来,行事很是稳妥周全。”季安宁对他们突然来临是心存疑虑,可是她深信长兄长嫂待她的情意,绝对不会弱于嫡亲的女儿。

    季安宁笑着说:“我们住在城外,得亏她和她的男人得力,事事都能用得上去。”邵氏瞧着季安宁眉眼间的好奇神情,她在心里暗叹一声,她们家的女儿,一个个心思都不深。

    她转而想到顾石诺的精明能干,又觉得如季安宁这样的心思浅,或许正是好。顾石诺只怕也愿意身边人单纯一些,可以全身心依赖他一些。

    邵氏瞧着季安宁问:“前一阵子,你那嫂嫂生病了,病得很重,你们知情吗?”邵氏很不屑顾大少奶奶的做法,她一样是会顾娘家人的人。可是她一样当夫家的人,是自家人照看着。

    季安宁惊讶的抬眼瞧着邵氏说:“她生病了吗?我们这边没有得到消息。上旬的时候,王四还送了一趟柴火去他家里面。”

    邵氏眉头轻拧着说:“那一天,是不是一样送了柴火给我们和田家?”季安宁轻轻的点头,这些面上的事情,她一向不会轻忽过去。

    邵氏听她的话,她冷冷的笑了起来,说:“你家那个嫂嫂那时候就病了,听说病了一月有余。家里都是她身边管事妇人打点,她则只能在床上管着家事。”

    
<center></center>    季安宁惊讶不已的说:“那这病得有些重,我赶紧让王四家的赶去城里瞧一瞧。”邵氏伸手阻止她说:“她已经好了,你现在让人去,只怕还会让外人瞧着觉得你实在没有心。”

    季安宁听了邵氏的话后,她转而轻摇头说:“大嫂,你说那边是不是想从此和我们这边一拍两散,一心一意只过她自已的小日子?”

    邵氏觉得顾大少奶奶大约没有这个意思,她只是想撑起那个家来,不能再让夫家人瞧她的笑话。

    邵氏瞧着季安宁面上的神情,这样小门小户的过着日子,幸好顾石诺待她一直很好。要不然,邵氏都要觉得替她委曲不已。

    她瞧着季安宁低声说:“你大哥来这里,不会为了女人家的小事情而来。他来这边是有别的事情,要跟小十说一说。”

    季安宁瞧着邵氏轻舒一口气,低声说:“大嫂,你放心。如今阳光的父亲,只有嫡亲兄长一家人最为亲近,只要那边心里还有我们一家人,我们两边就会继续来往。”

    邵氏轻舒一口气,她知道并不是季安宁知情不去的原因之后。她有闲心跟她说话起来,她笑着说:“其实你那嫂嫂也是可怜人,她的父母兄弟家人和她不来往了。

    而夫家又因为她娘家人的关系,差不多日后也会少了来往。你们两房人的关系,原本是处得极好,可是因为他们夫妻的糊涂行事,日后就是来往,只怕也恢复不了往日的亲近。”

    邵氏很是感叹的跟季安宁说:“日后,阳光兄弟娶亲的时候,不能单单瞧着女子一人如何,而是要瞧仔细她一家人的品性如何。”

    季安宁听着邵氏的话,低声问了问季树梢的亲事。邵氏笑着说:“那个女子不错,一家人的品性也不错。”

    自从顾家出了顾大少奶奶的事情之后,季田两家给孩子们定亲的时候,那心眼又深了几分。就是季洁悦的婆家,知道城里顾家的事情之后,对孩子们的亲事,都是更加的慎重起来。

    宣家有孩子们带着妻子在外赴任,如今家里人直接派人去查,有没有如顾大少奶奶那样行事的儿媳妇。

    邵氏跟季安宁说了城里一些人家的事情之后,她轻声说:“你那个大伯子的差事,只怕不会那样的顺。

    他要是只想要一份差事做一做,那就干脆不要在城里当差。因为顾大少奶奶和娘家闹出来的事情,对他的名声都有影响。”

    季安宁轻轻点了点头,季树正专门来这一趟,只怕是听到什么消息。她有些担心的问:“大嫂,那阳光父亲的差事,会不会一样有影响?”

    邵氏轻轻的点头之后,她又接着摇了头说:“你们两家到底是分了家,再说那有弟弟管得了兄长的内宅事情,对他的影响不太大。

    再说你大哥说了,他在军中这么多年,上面的人,也是愿意护着他。年后,他就职之后,差事大约还会有所好一些。

    听说他当初交差事给暂代他的人时候,他交得清楚明白。那一位可是不管在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说了他的好话。”

    季安宁轻舒一口气,这个世上果然聪明人多。季安宁又关心问了问季树林的亲事,邵氏笑着说:“有几家人选,只是还要仔细的瞧一瞧。你父亲和母亲说,这事不急,慢慢寻就是。”

    邵氏是很佩服季守家和田氏的心态,这两人不知道是绝对信服大房的人,还是他们天生就是心大的人。

    儿女的大事,一向由着大房做决定。邵氏想着季守家明明和季树正差不多的年纪,可是他的面相就是要显得年轻好几岁,季树正还是太过操心了。

    ps:感谢正是红叶时投了2张月票,感谢正是红叶时投了2张月票,感谢靳舒涵投了1张月票,感谢小云0812投了1张月票,感谢zhangpl911投了1张月票,感谢畅游书海2016赠送了礼物100起点币,多谢书友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