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做局】

穿越之娱乐香江 +A -A

    防盗章节,七点左右修改。? ?

    写书不易,收入微薄。

    给您带来阅读上的困扰,实属逼不得已,希望各位书友体谅作者的不易。老白拜谢!

    ……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甭看,保证是骗人的。”夏天一口回绝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甭看,保证是骗人的。”夏天一口回绝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甭看,保证是骗人的。”夏天一口回绝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甭看,保证是骗人的。”夏天一口回绝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甭看,保证是骗人的。”夏天一口回绝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

    这叫什么事儿呀,堂堂的香港级富豪,竟然被人看成是穷光蛋,那人可真是瞎了眼了。

    “行了,别让这浑人打扰了咱们的兴致。”夏天摆摆手笑道,“去,那边看看,好像挺热闹的。”

    王柤贤点了点头,随他继续往前走着。

    “先生、小姐,来看看我的古玉吧。上好的古玉,价值连城呀。”两人正逛着呢,就见一个老头儿朝他们招手道。

    夏天对于这个向来不感兴趣。真要是价值连城的古玉,何必要在街边摆摊卖呢。直接卖给古玩店,或者交给拍卖行拍卖,不是赚得更多么。像这种街边摆地摊儿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蒙人的。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去。

    王柤贤却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好奇心害死猫,一见那小摊儿上真的摆放着一些玉器,看起来都古色古香的,顿时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去。

    “天哥,过去看看吧。”她向夏天说道。

    “别说的那么死啊,我看好像是有点像真的呀。”王柤贤却不死心道。

    “没想到会遇到那么一个浑人,真是被他笑死。”出了店门,夏天笑着向王柤贤说道。

    “是啊,竟然说你是穷叫花子,唉,他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呀?”王柤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头告诉大家听,保证让大家听了都笑死。”8